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17.赔偿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080 2019-05-22 21:00:00

  莫昌建话倒让徐红安。

  徐红安解道:“将军……此话何意?”

  莫昌建瞪莫之初一,莫之初便老老实实徐红安面跪。

  徐红安虽生,莫之初番举依旧让小老百姓心生惶恐。

  “使使!小公子做!”

  莫昌建才道:“小儿顽劣,今日营拉练,摘少山果园里桃子,请村长一,桃树谁,依数赔偿!”

  听莫昌建话,徐红安才道生。

  虽替村民一“无妨”,情况……

  徐红安难:“……”

  莫昌建老村长难,道:“村长必难,桃树谁。若麻烦话,劳烦村长,将位人请,亲自谈。”

  徐红安皱眉,半晌才答应:“吧,一儿老夫将人叫。,将军否将桃树具体位置描述一番,老夫确认,底谁果树。”

  莫昌建闻言,将果树具体位置描述一番。

  ,徐红安村里滴滴解。

  仅仅听莫昌建口描述一番,心里便大致数。

  “老夫数,请将军稍等片刻。”

  “就劳村长。”

  徐红安闻言摆摆手,便门找人。

  此莫之初跪,眨巴湿漉漉大睛,怜巴巴望自老父亲。

  莫昌建见莫之初子,心里真又气又心疼。

  半晌叹口气,气道:“吧!”

  老父亲恩赦,莫之初当即狗腿跑老父亲跟撒娇:“爹爹最~”

  莫昌建听,若无其烫嘴茶盏递莫之初手里。

  久,徐红安便带一老实巴交汉子。

  见汉子穿浅色粗麻布衣,双手拘谨交叠放身,诚惶诚恐走屋子。

  见世面乡野村民第一次见赫赫名大将军,甫一屋子就跪倒:“草民见大将军。”

  莫昌建赶紧扶:“位乡亲必礼,快!”

  虽莫昌建,老实汉子显一儿放松。

  徐红安便口介绍道:“位便几颗桃树人,徐康。”

  见徐康一听村长介绍,一旁小心应。

  莫昌建见紧张子,道该怎办,让自己尽量笑善。

  “位乡亲,别害怕。今日乡亲道歉!”

  莫昌建话又吓老实乡亲差跪倒。

  一摆手一道:“敢敢!将军您真折煞草民!”

  莫昌建摇摇继续道:“小儿顽劣,今日山训练,一贪嘴便偷摘乡亲少桃子,望乡亲莫怪罪。

  另外,乡亲桃子值少银子,就当买。”

  徐康一听,微微一愣,一儿才惶恐道:“敢将军,位便将军公子吗?”

  莫昌建一莫之初推:“。”

  莫之初错改孩子,当即冲老实相亲鞠一躬。

  “今日一贪嘴,偷摘叔叔桃子,请叔叔莫怪罪,!”

  徐康被莫之初郑重一鞠躬又吓轻:“使使!左右桃子,公子喜欢便摘就,无妨!无妨!”

  莫之初苦哈哈解释道:“,叔叔,今日带……人,所摘……您就别跟客气,您就少银子吧!买!”

  听莫之初财大气粗语气,莫昌建反手就一脑崩儿。

  “您别听小孩子胡。您少银子,赔您,请您原谅!”

  徐康莫昌建客客气气子,摆摆手道:“真用!桃子再长呢,公子喜欢便最!将军用介意。”

  莫昌建当就算,管莫昌建怎,徐康就肯收莫昌建银子。

  办法,最莫昌建谢老乡大度,便让走。

  徐康才如释重负,几人道别走。

  走门口,又往屋里一。

  神隐忍,又无力,半晌,便抬步走。

  一,莫之初见。

  莫之初当即便觉叫徐康老乡似话,许介意屋子里某人才口。

  种摸人窗户纸感觉,捅破呢,捅破呢?

  莫之初当选择捅破!窗户纸就用捅破嘛!

  莫之初当机立断,借口尿遁跑。

  刚一走村长巷,就听一女人凄凄惨惨哭骂。

  “哎呀!用!怎就道将军银子呢!……呜呜……真跟错人……”

  “诶呀!人将军,敢跟人口吗!”男人耐烦道。

  听音,莫之初便道,男人就方才走徐康。

  “!今桃子,稻子收,拿养活儿子爹娘呀!……真气死!”

  “就几桃子嘛!诶……别打!”

  “就几!刚山!树桃子呀!用!气死!”女人哭骂。

  站远处偷听墙角莫之初却羞红脸。

  偷许桃子,真住……

  听夫妻俩意思,怎连日子似呢?

  莫之初刚如,就听女人继续道:

  “见快入秋,今爹娘爹娘冬衣重新制,冬儿如今连套冬衣!

  红婆脸,东西般涨价钱,日子怎呀!”

  莫之初一听,,话里信息量就大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