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15.赔礼道歉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060 2019-05-21 21:30:00

  阿文赶紧附:“就就!半大小汉子,谁娇气,就让尝尝拳味道!”

  阿武,道:“初儿棒!”

  一五岁孩子,小小纪就入军营,虽才,一次听见莫之初叫苦叫累。

  威虎营训练强度弱,哪怕孩子身体尚未长,却跟将士一训练,努力掉队。

  一努力孩子,又谁缺心儿呢?

  沈语堂见莫之初依旧微微皱小眉,继续道:“小初儿何威虎营呢?”

  莫之初软软糯糯口:“将保卫,效力……”

  “就!小初儿记,如今所做一切大昱就行!用觉意,相反,觉该谢谢言卿呢!”

  赵默闻言,抬沈语堂一,便听继续:“谢谢照顾!”

  阿文:“错!小子手艺真错!嘿嘿!”

  阿武难口,此:“咱沾初儿光,才吃吃菜。营里饭菜差!初儿用介意!”

  “啊!阿武,营里饭菜差?认真吗?”沈语堂瞪大睛道。

  完,又跟二皮脸似凑莫之初面:“小初儿,儿蹭饭吗?”

  莫之初无措赵默,赵默却宠溺。

  沈语堂便:“小初儿!别啊,意,言卿一定意见!”

  阿文实沈语堂一皮脸人。

  熟,才任由玩笑,,孩子,才入营几呐,沈语堂意思口!

  阿文当即一巴掌拍沈语堂脑袋:“瞎呢!吃饭堵住嘴?!”

  沈语堂抱脑袋,意味明阿文:“哟,咱阿文做人……”

  沈语堂略带歧话,无疑又让阿文拳痒:“小子找练呢!”

  最终,再安顾虑,顿饭沈语堂活跃用完。

  ……

  饭,一行人便一莫之初送营房休息。

  阿文阿武先行一步各自营房,,便剩将餐具送膳堂赵默沈语堂。

  路,赵默突:“任初儿兄弟儿受罚,沈兄良心安吗?”

  沈语堂听微微一愣,快又恢复一副贱贱子:“何良心安?送饭吗?”

  赵默冷冷一:“望沈兄日莫再初儿该话。”

  “言卿话,该?”沈语堂赵默冰冷目光视而见,贱贱道。

  “初儿刚入营,道山果园吧?沈兄爱捉弄人性子何改?”

  沈语堂答,反而笑道:“言卿入营才日,又如何道山果园呢?”

  人藏秘密,又沉默语。

  最,沈语堂丢一句“日饭菜,便劳言卿啦”便扬长而。

  ……

  午,终练间。

  营内兄弟根据自己喜,跑拉练,习十八般武艺。

  而赵默,则早早演武场等刘越。

  见刘越带一卷羊皮卷快步走。

  “师傅。”赵默抱拳行礼。

  刘越:“今日始,便先教授青阳功法。若连套功法练,龙阳功法,忘吧!”

  “!谢师父!”

  赵默投身内功修炼,另一,莫之初却被莫昌建沈宏伯拎阳海村村民赔礼道歉。

  小小莫之初,怜兮兮被莫昌建抱怀里,走通往山脚山道。

  “莫之初,闯祸心里难受?”莫昌建气。

  “……道果树别人种呀……山长呢……”莫之初委委屈屈道。

  “依意思,告诉,错?”

  莫之初无言。

  莫昌建见觉自己老一花,险怀里女儿摔。

  底谁!谁让原本爱女儿长性子!

  “告诉,今日若村里百姓肯原谅,怎收拾!”莫昌建假装凶狠道。

  “……大,就当买!银子就完吗……”

  莫之初虽嘴,其实内心忐忑。

  道,老父亲面,莫之初就闹。

  走半道儿,莫昌建突,扭道:“今怎果树?”

  “就,师兄跑跑就呀。”莫之初无辜扑闪大睛道。

  “咱设定拉练路线,片果园。”莫昌建意味深长莫之初一。

  莫之初缩缩脑袋,实话实:“听另外一师兄,山片果园,才……”

  “胆大包,带师兄摘果子?”莫昌建接话茬。

  莫之初小心。

  莫昌建伸手就往莫之初脑袋弹一。

  “长本啊!谁告诉?!”

  “……”莫之初咬嘴唇话。

  “,就府抄规!”

  半晌,莫之初才定决心一般,吐字:“沈语堂……”

  “沈师兄告诉……”

  跟身沈宏伯,莫名其妙就被树杈绊一。

  莫昌建,意味深长盯沈宏伯。

  沈宏伯当即老脸一红,“咳!最近山路怎难走!改日让兔崽子清清山道!”

  罢,莫昌建一,便自顾自往走。

  留一脸茫莫之初老父亲:“沈伯伯怎?”

  莫昌建气道:“次算走运!老实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