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09.我想你对我有些误会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30 2019-05-18 21:00:00

  莫之初就这样怀着一丝不安,和赵默一起用了到威虎营来的第一顿早膳。

  早膳过后,莫之初就去了兵器场,而赵默则去了演武场。

  眼下还不到训练的时间,刘越却已经在演武场等着了。

  “师傅。”

  “来啦。”刘越回头看一眼风姿卓卓的赵默。

  “师傅是在等言卿?”

  刘越点点头,“往后,早晨你就和将士们一同训练,午后的个练时间,我再教导你。”

  “是。”

  刘越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可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赵默轻笑,“什么都逃不过师傅的眼睛。言卿感谢师傅能收言卿为徒,言卿有个不情之请。”

  “说来听听。”

  “言卿想和师傅学习龙阳功法,此外,还望师傅,日后可以传授初儿凤阳功法。”

  刘越闻言,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和戒备。

  “你是如何知道这两门功法的?”

  龙阳功法和凤阳功法,在刘家中那也是顶级功法的地位,非得家主同意,刘家子女连看一眼这两门功法的机会都没有。

  这两门功法,是刘家先祖留下的,也是刘家的传家宝。

  就像刘家在江湖中是传说一样,这两门功法也是传说一般的存在,因为至今,除了先祖,并没有人能够习得。

  所谓龙阳和凤阳,自是两套功法。男子习龙阳,女子习凤阳,当两套功法携手而出时,视为无敌也不过分。

  “言卿自小便听了许多江湖传说。”

  赵默回答得含糊,刘越自然是不相信的。

  “哼!凭你现在的实力,还是不要肖想龙阳功法了!”

  “言卿自知实力不足,这才拜师傅为师。以后,便有劳师傅了。”

  虽然刘越嘴上不客气,但是心里却是知道的,一个九岁少年,能让路家将青云剑交付于他,还教了他无邪剑法,自然是有资质的。

  眼下刘越知道了赵默的身份,自然也知道了青云剑是如何到他手上的。

  只是,还有一件事,他想不通。

  “堂堂四皇子,何以到威虎营这种地方来受苦?若是想讨个军功,比威虎营方便的地方,比比皆是。”

  赵默想起那个肉嘟嘟的小丫头,“自然有别的理由。”

  “哦?”

  赵默无奈,“徒儿得来看着初儿啊,万一日后让人抢去了,徒儿上哪儿哭去?”

  刘越一听,惊了,他先前一直以为,那不过是赵默为了进威虎营而造的借口。

  没想到,原来,进威虎营才是那个借口。

  不过一看眼前少年稚嫩的脸庞,刘越说:“年少轻狂。不过九岁孩童,焉知日后如何?”

  赵默一听,脸上的笑意微收,转而认真地说道:“若不是因为初儿要来,我也不会进这威虎营了。师傅该知道,要说服父皇放我进来,有多不易。”

  刘越沉默了。

  两人谈话间,将士们已经渐渐在演武场聚集起来了。

  刘越看看天色,眼下也该是训练的时候了,只好收起心里那些震惊和疑问,开始着手准备训练。

  将士们渐渐到齐了,他们整齐地列着队伍。

  营中向来着黑色训练服,此时司令台上站着的那个白衣少年,不断吸引着将士们的目光,他们也在猜测着,这个少年是什么人。

  待将士们都到齐了,刘越走上前一步。

  “想来大家也知道,营中进了新人。如大家所见,赵言卿,从今日起便是咱们威虎营的一员了!另,九队队长一职空缺至今,今日起,由赵言卿任九队队长!”

  站在底下的将士们一时间鸦雀无声,九队成员间面面相觑,而其他队伍的人都转头看着九队的成员。

  赵默虽然有一瞬间愣神,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

  刘越冲赵默点了点头,赵默就会意地行了一礼,走下了司令台,往九队那边走去。

  ……

  威虎营的训练,上午是分队间的训练,下午是个练,将士们可以选择自己擅长的项目进行训练。

  眼下,各队散开后,赵默站在九队队员面前,和这百人分队大眼瞪小眼。

  赵默在人群里扫了一眼,“不知早前哪位任代理队长?”

  只见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留着络腮胡的壮汉走上前来,“是我!”

  “敢问兄弟姓名?”

  “叶恒!”只见这个名叫叶恒的将士狠狠地瞪了赵默一眼。

  “往后,叶兄弟便任副队长吧,队内训练一切照旧,我不插手。”

  赵默觉得当甩手掌柜也没什么不好的,大事把握方向就好。而且这些人之间的默契和习惯早已形成,硬生生打断并不好。

  赵默觉得自己是为了他们好,没想到却反而引来了叶恒的不满。

  “既然一切照旧,那还要你这个队长做什么?!呵,小子,军营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看你还是回家去把毛儿长齐了再来吧!”

  军营里向来是荤话不断的地方,九队队员们也对赵默这个年幼的孩子担任队长一事不满,此时听见叶恒毫不掩饰的嘲讽,大家瞬间都大笑了起来。

  赵默冷冷地看叶恒一眼,“叶兄弟可是对刘统领的命令有何不满?”

  叶恒一听赵默的话就来气。

  自九队队长一职空缺以来,他就一直在为此努力。

  为了能当上队长,他为九队付出了多少心血!

  凭什么!凭什么这个黄毛小子就能如此轻易地抢走他努力已久的位置?!

  不就是凭着和刘统领有那么些关系吗!

  他叶恒,最看不惯的就是拉关系走后门这一套!

  “你敢拿刘统领威胁我?!”

  “我只是在提醒叶兄弟,做好自己该做的。”赵默淡淡地说道。

  “我该做的?我该做的就是坐上队长之位,而不是在这儿听你一个毛儿都没长齐的孩子瞎指挥!”

  叶恒的愤怒的话语,反而引来赵默弯唇一笑。

  俊美的少年唇角弯弯,阳光下闪光的眼眸,九队的队员们不由地都看呆了。

  看着俊秀的少年,说出的话却一点儿也不客气。

  “我想你对我或许有些误会……”

  叶恒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赵默转瞬就到了他眼前,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赵默一腿踹在了膝盖后。

  叶恒吃痛地单腿跪地。

  不甘和羞辱瞬间充满了叶恒的脑海,他红着眼睛冲赵默挥出一拳,不想被赵默接下,还被赵默直接借力扣在了他身后。

  赵默一伸手就轻松拔出了叶恒腰间匕首,反手抵上他的脖颈,冷声道:“误会我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