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08.早膳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10 2019-05-18 09:00:00

  赵默四处看看,也没看到麒麟膏的影子,就知道这丫头定是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儿。

  他微微皱着眉头,轻轻把莫之初怀里的枕头抽出来,又扶着她躺好,帮她盖了被子。

  其实他很想帮小丫头揉一揉腿,过度操练之后的酸痛感他是知道的。

  哪怕稍微动一动,腿部也会酸痛不已。

  他舍不得他的小丫头明日忍着酸痛感继续练武。

  可是一想到莫之初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又觉得有些气闷。

  赵默看着莫之初肉嘟嘟的小脚丫,脚指头圆圆润润的,一想到上一回她扭伤时,她的小脚丫握在手里小小的、软软的感觉,突然间,俊俏的脸颊上就爬上了一丝奇异的粉红。

  最终,他还是帮莫之初压好被角,起身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他还不停地担心着,这小丫头,明日有她苦头吃的!

  第二天太阳初升的时候,莫之初就悠悠转醒了。

  莫之初抬眼看看窗外的天色,自己都觉得奇怪,她怎么醒的这么早。

  许是昨日消耗了太多体力,莫之初只觉得昨晚睡得特别好,一夜无梦,醒来也只觉得神清气爽。

  以往醒来的时候,她都还是迷迷糊糊的,总想着再睡个回笼觉,也不知道这两天是怎么了,醒得早了不说,每每醒来还都觉得自己很是精力充沛。

  这个时候,营里的起床号都还没有吹响,莫之初就自行起床更衣洗漱了。

  只是果然被赵言卿那厮给说中了,莫之初只是穿个鞋子,腿部稍一用力,就有细细密密的酸痛感涌上来。

  莫之初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皱了皱眉。

  果然是一下子练得太狠了啊……

  莫之初忍着腿部传来的细密的酸痛感,更衣洗漱。

  入秋的清晨有些寒凉,冰冷的清水扑在脸上,莫之初下意识地缩了缩脑袋。

  但是清水却很好提神。

  莫之初放下手里的毛巾,拍了拍自己肉肉的脸蛋,转身跑出去了。

  等营里的起床号吹响,将士们迅速地穿完衣服,到演武场集结的时候,只见演武场上已经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跑步了。

  刘越和沈宏伯站在司令台上,远远地看着迈着小短腿的莫之初,相视一笑。

  “一个五岁的孩子都比你们努力,你们好意思这么懒散吗!”沈宏伯一声大吼,声音便传遍了整个演武场。

  有些热血的士兵们的血性一下子就被激起来了。

  “咱们当然不能输给一个孩子!”又有士兵喊道。

  很快演武场上便响起了将士们训练的声音。

  莫之初跑得没知没觉,远远地跑过来才发现,将士们已经在演武场上集结了。

  五千将士们动作整齐划一,随着出拳喊出的声音震天动地。

  莫之初呆呆地放慢脚步,看着眼前这些热血汉子们的动作。

  “初儿!”

  莫之初循声望去,才发现刘越在冲她招手。

  莫之初走上司令台,站在刘越面前:“阿越叔叔。”

  “初儿,你来看看,可有什么感受?”

  “……很震撼,原来这就是咱们莫家军的样子!”莫之初转头看着下面精气神十足的将士们,眼睛亮晶晶的。

  “日后,就是你站在这儿指挥他们了,你有信心吗?”

  热血总是能很快传递,当有一个人披荆斩棘而上时,很快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人紧紧跟上。

  莫之初只觉得此时的自己心潮澎湃。

  她好像能想象到未来她带着这样一支军队,所向披靡的样子。

  “嗯!”莫之初肯定地点点头。

  刘越伸手摸摸莫之初的脑袋,“那就加油吧!”

  这一日早晨过后,莫之初就像打了鸡血一般,每每习武的时候都万分专注,和沈宏伯学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尽可能做得完美。

  沈宏伯也很是满意,每日汇报的时候,都会在莫昌建好一番夸奖,就好像那是他的闺女似的。

  ……

  晨练结束后,莫之初带着满心的震撼回到营房,却发现自己房间的桌上已经摆放了精美的早餐。

  她其实已经去过膳堂了,她知道今日将士们的早膳是什么。

  每日如一的馒头,早膳时再配上大米粥和腌咸菜。

  莫之初早前在将军府的时候,每每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并没有用早膳的习惯,便先回了营房。

  她没想到居然有人给她备了早膳。虽然也是馒头和大米粥,但是莫之初的桌上还放了四碟精致的小菜。

  就像是考虑到她的食量一般,每一碟小菜都是小小的一碟,被人精准地盛放在碟子正中央。

  莫之初在营房里四处看看,并没有其他人。

  她突然想起昨晚赵言卿说的,以后都由他来给她做吃的。

  说实话,她昨晚真的以为,他只是开玩笑的。

  莫之初走到隔壁营房,伸手敲敲门。

  赵默今日也是一袭白色行装,俊美的像是神仙一般。

  赵默没想到开门就看到了莫之初,“初儿怎么来了?”他有些惊喜。

  “我房里的早膳是你准备的?”

  他点点头,“初儿喜欢吗?营里没有太多食材,我就只能拣着做了。”

  认识这么久了,莫之初依旧有些承受不了俊俏的公子温润微笑的样子。

  莫之初撇开目光,“其实你不用这样。”

  “怎么了?初儿不喜欢吗?”他有些紧张。

  “那倒不是,只是我入营又不是来享受的,你也不是专程来伺候我的,你不用做这些事。我和将士们吃一样的就好了。”

  赵默算是明白了,莫之初是觉得自己受了特殊照顾,怕别的将士们有意见。

  “可是初儿还小呢。”赵默一边说一边领着莫之初走回她的营房。

  “初儿若是大了,倒也无妨。可初儿眼下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要吃得好些,这样才长得快。”

  “可是……”

  “难道初儿觉得日后长得瘦小也无妨吗?这样若是以后遇上强大的敌人,初儿该如何是好?”

  眼下手无缚鸡之力的莫之初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被说服了。

  是啊,她现在还是个孩子呢,日后她若真想为将军府做些什么,总不能就这样站到敌人面前吧。

  莫之初没有说话,赵默把她按坐在圆凳上,给她盛了碗粥。

  “吃吧。”

  莫之初茫然地拿起筷子,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也没用早膳吧?一起吧?”

  赵默眉眼含笑,“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