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05.晕了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80 2019-05-16 21:00:00

  正在处理公务的莫昌建,听得有人来报,刘越收了赵默为徒,他只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好像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

  不过也确实如此,自见到赵默的第一眼起,莫昌建便看出来,这个少年定不一般。

  所以,在最后的考量中,莫昌建最终同意了承元帝信中所言之事。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刘越竟然这么快就收下了赵默。

  真是才人辈出啊!

  莫昌建满意地笑了笑。

  ……

  另一边,兵器场。

  演武场那边向来是刘越的地盘,而兵器场这边,就是沈宏伯的天下了。

  沈宏伯虽然不似刘越一般,出身世家,但是却凭着过人的毅力和气力,自小习武,精通十八般武艺,这也是威虎营中至今无人能敌的。

  眼下,莫之初正被沈宏伯叫着扎马步。

  小小的孩子,站在烈日之下,扎着标准的马步。

  虽然莫之初之前已经加强了体力,但是她毕竟还小,还不到会生成肌肉的年纪。

  莫之初此时双腿下蹲,烈日当空,豆大的汗珠子一颗一颗地往下掉,腿却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沈宏伯光是看着都心疼了。

  在威虎营中,将士训练,扎马步那都是一炷香的时间起的,不说莫之初这是头一回,她还是个女孩子呢,沈宏伯并不打算对她练得太狠。

  可是最后下任务了,莫之初居然自己要求和其他新兵将士一样操练。

  没有办法,沈宏伯只好说了让她扎马步一炷香时间。

  此时,沈宏伯看着小娃娃的腿不停地颤抖的样子,实在是觉得于心不忍。

  “小初儿啊,要不咱们今日就练到这儿吧?这习武也不是一日能成的,咱也别一下子练得太狠了。”

  “那可不行!”虽然腿在抖,人也被晒得狠了,可是莫之初却不服输,“军人就要言出必行!要不……以后……我还怎么带兵啊……”

  沈宏伯一听,懵了:“带兵?什么带兵?”

  可是还没等到莫之初回答,小人儿就两眼一黑,晕了……

  莫之初晕过去了,这可吓坏了沈宏伯,当即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幸好莫之初旁边的一个新兵蛋子,反应过来了,赶紧过去把莫之初抱了起来,抱到了阴凉处,还拿自己的外套给莫之初扇风。

  沈宏伯这才反应过来,抓了一个小兵就喊道:“赶紧喊军医去啊!”

  “啊?哦哦哦!”小兵掉头就往军医处跑了。

  沈宏伯赶紧倒了杯水,往莫之初嘴里送,一边还不安地说着:“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说第一天别练太狠吧,你非不听我的!你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儿,让沈伯伯可如何交代!”

  过了好一会儿,莫之初才悠悠转醒。

  一睁眼,便见自己的头顶上黑压压的都是人。

  莫之初一脸茫然:“怎么了……这是?都……围着我干什么?”

  “小初儿啊!你听沈伯伯的,别折腾了好吗?回家吧,好不好?”

  “沈统领,您说什么呢!”莫之初急了。

  “你这才第一天,就让我给练晕了,以后可怎么办哪?”沈宏伯简直快壮汉落泪了。

  围在周围的新兵蛋子们也都一脸关怀,劝道:“是啊,你还这么小,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莫之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竟然晕过去了。

  莫之初皱着眉,扶住自己的脑袋:丢人!

  沈宏伯一见莫之初扶额的样子,还以为她又要晕了,当即被吓了一跳:“初儿啊,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就是觉得……丢人……”莫之初扶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莫之初一边懊恼自己弱鸡般的身子,一边着实觉得沈宏伯对自己照顾太过。

  莫之初起身把沈宏伯拉到一边,正色道:“沈伯伯!爹爹不是都说了嘛,你就像待哥哥一般待我便是,您可不能这么照顾着我!”

  “那怎么行,你跟你哥哥怎么能一样!”

  莫之初有些头疼,沈宏伯要说倔也是挺倔的,除非他自己认准了,否则轻易还真改不了他的想法。

  “沈伯伯,您记住了,初儿现在是个男孩子!如若您还这般松散地对待初儿,日后初儿要是上了战场,您这不是在害我呢嘛!”

  莫之初说完,就看见沈宏伯把眼睛睁得铜铃般大。

  莫之初急忙说道:“这话话糙理不糙啊!沈伯伯,您再看看那些将士,”莫之初伸手往后面指了指,“您待我这么好,以后,您还怎么让他们服气?他们指不定背地里说您偏袒爱护我呢!”

  沈宏伯一听,当即道:“他们敢!”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喊着,但是莫之初说得确实在理。

  军营这种地方,就是要平等对待,底下的兵才会听话。

  沈宏伯虽然心下不忍,但最后,还是犹豫着看莫之初一眼,“那你可想好了,沈伯伯可不会手下留情!”

  “想好了!沈伯伯您放心吧!”

  莫之初一脸跃跃欲试,随即又想到什么,说道:“沈伯伯,在军营里,我只是个普通的兵,你可别再初儿初儿地喊了,这样我多不好意思啊!”

  沈宏伯笑着戳戳莫之初的脑袋:“小机灵!”

  刚说完,沈宏伯便拉下脸来,“既然恢复了,还不给我扎马步去?!”

  莫之初当即站得端端正正,“是!”

  只是可怜了军医,提着医箱匆匆忙忙赶来,还没瞧见病人呢,就又被打发回去了,白白跑了这一趟。

  这一天,沈宏伯还教了莫之初一些简单的招式,但是让沈宏伯感到惊讶的是,莫之初天赋极佳,学得很快,这让沈宏伯也很是欢喜。

  习武之人最爱的便是一个有慧根的弟子,但凡遇见一个,合了他心意的,便愿意倾囊相授。

  眼下,沈宏伯和刘越正在将军营房内汇报今日一日下来的事。

  两人俱是对两个孩子赞不绝口,这也让莫昌建觉得很高兴。

  “既然如此,你们便好好培养他们吧。将来,他们定是能超越咱们的出色之辈啊!”莫昌建欣慰道。

  这时,沈宏伯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将军,今日我听初儿说,她以后还要带兵?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话刘越听着也新鲜,默不作声地等着将军开口解释。

  只见莫昌建轻叹一口气:“那臭丫头,竟然在皇上面前说,要给她带出大昱最优秀的军队来,皇上这才同意初儿入营的。”

  “什么!”沈宏伯当即惊叹道。

  刘越虽然心下也很是惊讶,但是却没有作声。

  “这事儿,你们俩怎么看?”莫昌建抬头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