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02.你怎么也在这儿?!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40 2019-05-15 09:00:00

  刘越见沈宏伯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有些头疼,“我只知道,将军如何吩咐,我便如何做就是了。”

  “刘越,我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听将军的话呢!”沈宏伯指着刘越的鼻子说道。

  莫之初看着眼前两位都快吵起来了,而且似乎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赶紧上前调停。

  “沈伯伯,初儿是自己要来的,您就把我当成男孩子教就行了。初儿不怕吃苦!”莫之初笑嘻嘻地说道。

  沈宏伯一听,就觉得是莫之初不知军营疾苦,闹着玩儿才这么说的。

  沈宏伯一个七尺壮汉,此时笑得一脸宠溺,蹲在莫之初面前,给她解释。

  “小初儿啊,这军营里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每日累得跟狗一样不说,那可是一个不小心就要受伤流血的,你还这么小,沈伯伯都不舍得你来吃苦。”

  “沈伯伯,初儿不是闹着玩儿的!初儿是认真的!沈伯伯说的这些,初儿都知道。”

  “你知道还往军营里跑?而且你还是个女孩子……”

  不等沈宏伯说完,莫之初就双手叉腰地说道:“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要是厉害起来,一点儿也不比男孩子差!”

  见莫之初这么执着的样子,沈宏伯无助地望向莫昌建:“将军,这……”

  “行了,”莫昌建严肃地开口,“我不是在同你们商量,而是在通知你们,此事就这么定了。

  今后,宏伯,初儿的外功功法就交给你了。日后看看她适合什么武器,再着重教授便是。

  至于内功功法嘛,阿越,就交给你了。

  这是军令,不是闹着玩儿的!要是还有什么意见,就按军法处置!”

  “是!”刘越一开始就知道,这位将军府大小姐就是与众不同,哪怕眼下是进了军营,刘越也只有期待,不知日后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沈宏伯虽然心里还是不赞同,但毕竟莫昌建才是将军,将军都下令了,他也只有听从的份,只好闷闷地回了一声:“是!”

  得了两人的回答,莫昌建点点头,才继续说道:“初儿始终是个女孩子,所以为了避免在营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以后,初儿就是将军府的小公子了。你二人可要记住了!”

  “……”这话倒是让两员副将都有些惊讶,两人相视一眼,才回道:“是!”

  过了一会儿,营门外突然想起了敲门声,刘越看到莫昌建脸上有一瞬间的烦闷。

  只听莫昌建继续说:“除了初儿之外,阿越,你还有一个徒弟。”

  莫昌建冲着营门的方向,喊道:“进来吧!”

  只见紧闭的营门缓缓打开,一袭白衣的俊美少年走进了营房。

  此时屋外阳光灿烂,少年逆着光走进营房,阳光明媚地勾勒着少年的身姿,就好像从天而降的仙人一般。

  少年单手执剑,步伐坚定而平稳。

  直到刺眼的阳光逐渐隐去,少年的样貌才被屋内几人看清。

  少年眉清目秀,面如冠玉,只是他浑身都散发着静谧的气息,莫名让人觉得,这少年深藏不露。

  眼前少年本就长相俊美,此时嘴角含笑的样子,让几人都不由心下赞叹不已。

  卓尔不群,这是此刻刘越能想到的唯一的词了。

  只见少年一走进营房,目光便遥遥地定在莫之初身上,薄唇微翘起温柔的弧度。

  刘越和沈宏伯还在赞叹少年的样貌,就听见莫之初惊讶的声音:“言卿,你怎么也在这儿?!”

  然而,赵言卿只是笑笑看着她并没有回答。

  “阿越,这便是你的第二个徒弟了。”

  听了莫昌建的话,刘越仔细地打量少年一眼,这才发现少年手里握着的居然是青云剑。

  不等莫之初和赵言卿叙旧,莫昌建便派了人,带莫之初去看她的营房。

  莫之初有礼貌地和几人道了别,才跟着莫年走了。

  果然是军营对于莫之初而言太过新奇,莫之初一走出莫昌建的营房,就把赵言卿为什么也在这儿的事儿忘了个一干二净。

  而莫昌建的营房内,显然并没有结束介绍。

  刘越也看出来,莫昌建似乎有什么事儿,并不想让初儿知道,他也压下了心中疑问,等莫之初走了才问。

  “公子手上的可是青云剑?”

  沈宏伯一听,惊讶道:“青云剑?!不能吧……这位公子看来尚且年幼,怎么会……”

  可是,赵默还是回道:“正是。”

  果然。

  青云剑是江湖中有名的三大宝剑之一,传言青云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配上路家的无邪剑法,更是无人能敌。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样一把宝剑,会在一个孩子身上。

  “青云剑为何会在你身上,你和路家什么关系?”刘越犀利地问道。

  “刘统领日后会知道的。”赵默一改方才温和的样子,清淡地答道。

  “好了!”莫昌建适时开口,“日后你们有的是时间好好交流。”

  刘越闻言只能压下一肚子的疑问,沉默地站在一边。

  莫昌建继续说:“这位是赵默,那位的儿子……”

  沈宏伯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哪位?”

  而刘越却是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少年。

  “除了来习武,他还是为了保护初儿而来。”说着莫昌建剜了赵默一眼,才继续说:“所以,日常对他管理松散些也无妨。

  阿越,稍后你可考校他,若是可用,便让他先带兵吧”

  “是!”刘越接下任务。

  莫昌建觉得该说的也都说的差不多了,便让人带了赵默去了他的营房,并且和两员副将交代了工作,这才让他们离开。

  一走出莫昌建的营房,沈宏伯就好奇地问道:“老刘,方才那少年什么来头啊?”

  刘越斜眼看他一眼,半晌才道:“也不知你是如何生出语堂那般聪明的儿子来的。”

  沈宏伯哈哈一笑:“自然是因为他爹我聪明啊。老刘你别打岔,你快给我说说啊!”

  刘越头疼地抬步往前走了,沈宏伯急忙追上去:“诶!老刘你别走啊!你倒是给我说说呀……”

  另一边,赵默去了营房才发现,自己的营房居然和莫之初的营房相邻,这让他有些欢喜。

  莫之初此时已经参观完了自己的营房。

  军中不似将军府,营房内只有床和简单的桌椅,但还是不难看出,莫之初的营房也算是精心布置过的。

  军中通常十人一间营房,莫之初能单有一间,她已经很满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