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99.又见高祖父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30 2019-05-14 09:00:00

  秦以风看完信,小心地把信纸折好,连同玉佩一起,重新放回锦囊中。

  虽然秦以风还不明白赵默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想来定有他的理由。

  不过让秦以风觉得奇怪的是,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和赵默说过,为何他会知道“此去艰险”呢?

  秦以风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先将此事放在一边,转而开始思考,自己今后的去向。

  ……

  将军府。

  府中此时已经用完了晚膳,莫昌建又留下了莫之初和莫之清。

  莫之初作为莫家第一个踏入军营的女孩子,而且还是宝贝疙瘩,莫昌建自然格外看重。

  晚膳过后,莫昌建带着兄妹俩来到了莫家祠堂。

  莫昌建和往日有些不同,今日看起来似乎格外严肃,搞得莫之初一路上都不敢说话了。

  三人来到莫家祠堂,莫昌建先对着祠堂内的各位英灵们鞠了一躬,继而转身,眸色凌厉地看着莫之初。

  “莫之初!”

  “是!”

  “你下定决心要加入我莫家军,成为莫家军的一员吗!”

  “是!”

  “好,那今日,我便要你在莫家列祖列宗面前起誓,你敢吗!”

  “自然!”莫之初目光灼灼。

  莫之清看着眼前父亲动真格地带着妹妹进行加入莫家军的仪式,心里莫名觉得有些不真实。

  他从来没想过,从小被捧在掌心里的小公主,突然有一天,就要像个男孩子一样,进入莫家军了。

  莫之清又有些说不出来的心疼。

  莫昌建点了三炷香,交到了莫之初手里,“现在,以你的忠诚,起誓吧!”

  “我莫之初,自愿成为莫家军的一员,虽为女儿身,但绝不临阵退缩。今日我在各位列祖列宗面前发誓,我必将以莫家军之荣为荣,忠于大昱,忠于百姓,愿以我血荐轩辕。若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莫之初说完,起身将香插在了香炉中。

  莫之初的誓言,久久回荡在莫昌建的脑海里。

  其实这不过是一个仪式,他心里清楚,所以先前都没和莫之初说过,不过就是想走个过场,可是,他的女儿似乎并不这么想。

  莫之初稚嫩的声音铿锵有力地说出的誓言,让他一个八尺男儿都有些心潮澎湃。

  他似乎小看了女儿的决心。

  莫昌建定定地看着莫之初,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

  最终,莫昌建只是叹了口气,拍了拍莫之初的肩膀便走了。

  莫之清走到妹妹身边:“我们初儿真厉害。”

  得了夸奖的莫之初,高兴得眼睛都亮了,“真的吗?”

  “真的,初儿说得真好。”莫之清伸手将莫之初额前的碎发捋到一边。

  “那哥哥当年起誓的时候说了什么呀?”

  莫之清有些不好意思:“就说定当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哥哥说得也好,这不就是咱们莫家儿女的使命吗?”

  莫之清笑笑,“没错。”

  ……

  这天晚上,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莫之初的誓言用力太猛了,那位仅有一面之缘的高祖父,又到了莫之初的梦里。

  莫海轻轻拍着莫之初的脸:“嘿,丫头?醒醒!你看看谁来了?”

  莫之初有些不悦地眯着眼睛一看,当即坐了起来:“哇!高祖父!您终于来了!”

  “那是,老夫都被你的誓言感动了呢。”

  莫之初静下来想了想,不对啊,今晚她没睡在祠堂啊!那这位高祖父是怎么入她的梦的?!

  “高祖父,您既然能入我的梦,上一世怎么不来?”

  “臭丫头,你以为入梦那么容易的吗?要是没有点儿连接,老夫上哪儿入你的梦去?”

  莫之初想了想,说出了心中的猜想:“所以您的意思是,上一世因为我一直没有去过祠堂,所以您没办法和我建立连接,就没法入梦了?”

  “嗯……”老头儿捋捋胡子,“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原来如此。行吧,那您今日大驾光临,请问有何贵干呐?就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感动之情?”

  莫海胡子一吹:“臭丫头,怎么说话呢!难怪要被你爹关祠堂里!”

  莫之初突然想起上一回老祖宗卖的关子:“对了高祖父,您上回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帮手?什么姻缘?您倒是说清楚呀。”

  莫海一副高深的样子:“所谓……”

  “天机不可泄露!”没想到,祖孙二人竟然同时说出了这六个字。

  莫海诧异道:“丫头你怎么知道的?”

  莫之初耸耸肩膀,一脸看透:“像你们这种半仙不仙的人啊,不就是喜欢卖关子嘛。什么天机不可泄露,说到底指不定你们知不知道呢!罢了罢了,你不说,我还不乐意听呢!哼!”

  莫海顿时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质疑,当即说道:“丫头!你说谁不知道呢?我还就告诉你了,你这姻……”

  看着莫之初亮晶晶的眸子,莫海突然顿住不语。

  半晌,才得意地冲莫之初笑笑:“嘿,臭丫头,竟然敢对老夫使激将法,老夫还险些着了你的道了!”

  莫之初一脸可惜,不过这也在她意料之中就是了,毕竟人家那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精啊!

  “哼!不说算了!行了行了,问候也问候完了,表达感动之情也表达过了,我要睡了,您走吧!”莫之初开始赶人。

  莫海遥遥地一弹手指,远处的莫之初便觉得自己的额头被不知名的东西弹了一下。

  “臭丫头!你这要进军营了,可要记得接收老夫给你的礼物哟~哈哈哈……”

  说完,老人的身影便消散在了雾里,仿佛不曾出现过一样。

  莫之初暗骂一句:最讨厌这些神神叨叨的老祖宗了!说话永远只说一半!

  也许是梦里太过生气,没想到莫之初就这样被气醒了。

  不知什么原因,莫之初莫名觉得自己很是烦躁。

  眼下不过才刚天亮,左右也睡不着了,莫之初干脆起了床。

  今日,八月十七,莫之初入营的日子。

  莫之初换上黛色行装,将长发竖起,俨然一个神采飞扬的俊俏公子。

  莫之初自己更衣梳洗完毕,便出门跑步去了。

  而和往常一样来喊莫之初起床的拂冬,今日进了房间却没见着人,着实又把小丫鬟给吓了一大跳。

  或许是因为今日就要入营了,莫之初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着,身体里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

  莫家军,您可瞧好吧!我莫之初来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