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98.送行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10 2019-05-13 21:00:00

  秦风见莫之初迷迷糊糊子,眉温柔笑,走帮莫之初将额碎撩耳。

  “走。”

  “嗯,路小心!”

  “。”

  “若找落脚方,就信告诉一。”莫之初眶红红。

  “。”秦风莫之初,底温柔。

  莫之初少。

  虽瘦弱,歹再当初,一就营养良子。一袭墨色行装,衬人格外精神,笑透坚定柔情。

  或许秦风自己意识,莫之初而无意识心暗示,让意间,就恢复曾自信意气风。

  ,“期!”

  ,“期!”

  少翻身马,策马往。

  深怕哪怕再一,犹豫,愿往。

  莫之初站将军府门口,目送秦风远远离,心里停少便饱风霜少祈祷。

  善良人该世界温柔啊。

  相信今一切顺利吧。

  许感受莫之初伤感,拂冬偷偷,冲莫之初耸鼻子嗅嗅。

  “小姐,您快洗洗吧。一儿该臭。”

  莫之初脸色一滞,低闻闻自己身味道。

  嗯……确实怎。

  “拂冬。”莫之初笑一脸忍住脏话子。

  “小姐,怎?”

  莫之初伸手拂冬脑袋轻弹一:“次种话悄悄?!小姐面子吗?!”

  拂冬泪汪汪捂额,委屈巴巴:“道……”

  完,莫之初转身,嘴角挂一丝意笑。

  小丫逗呢,道。

  世界啊,温暖儿啊。

  一身酒臭味,熏够呛。老父亲,估计又被唠叨一顿。

  ……

  清秀少,策马一路南。

  南城门外十里亭,人早备一桌饭菜,等。

  秦风及收满心舍,就见人站官道旁。

  唯恐小心撞,秦风放慢速度。

  却见人就秦风马身,径直拦马。

  秦风赶紧拉住缰绳,将奔跑马儿拉停。

  等秦风,人便先做一揖:“秦公子,殿恭。”

  秦风才明白,原人找自己,人,并见啊。

  秦风马跳,路少就接缰绳:“殿面十里亭等您,马就交吧。”

  “公子哪位?殿又哪位?”秦风站马,并认识。

  “路枫,殿大昱四皇子。”路枫耐心解释,“您快吧。”

  虽心解,秦风往小山丘走。

  山丘顶便一片阔平,平旁遍栽桂花树满树金桂,香味空气弥漫。

  满金桂深处,便十里亭。

  秦风走近,见此亭子里备酒菜,一白衣少,负手站亭子里。

  位就四皇子吧。

  少虽背秦风,觉一丝熟悉感觉,并且何,心直觉觉位皇子定一副相貌。

  秦风走,道:“四殿?”

  少闻转身,“恭,终。”

  “?!”

  赵默微笑,“。”

  秦风吃惊,日默鹤扇居店小二,摇身一变,就大昱尊贵四皇子!

  赵默示意坐,“此路途遥远,送行。”

  秦风桌丰盛饭菜,“与殿似乎并算熟识?殿何般?”

  赵默自顾自坐,拿一旁酒壶,倒杯酒。

  “初儿朋友,便赵默朋友,何?”,赵默其一杯酒放秦风面。

  赵默话却让秦风太舒服:“殿此话何意?”

  “觉,秦公子结交之人。坐吧,一儿该凉。”

  秦风才赵默面坐,满疑惑面俊美少。

  “何瞒初儿身份?”

  “何瞒?及罢。”

  最,赵默逼迫,秦风一块儿用顿送别饭。杯酒,人却默契。

  用完膳,赵默怀掏一锦囊,递秦风。

  “?”秦风道。

  “一路,大概轻松,留吧,备之需。”

  “谢殿意,风怕接受。”

  “何?”赵默眉含笑。

  “无功受禄。仅如此,风若收,日怕无报。”

  赵默却话,半晌,“留吧,日用。”

  赵默手就伸半空,等秦风将锦囊接。子,大秦风若接,就放手架势。

  秦风拗,伸手接放入怀。

  赵默举杯闲置许久酒,“秦兄一路顺风。”

  酒杯相碰,烈酒入腹。

  酒似昨晚果酒般温,老酒醇香浓烈,一喝烈酒秦风险咳。

  灼辣感觉,就预示秦风今生活一般,水深火热而挣扎其。

  秦风赵默道别,才马,继续路。

  此,路枫赵默身,“人派?”

  “殿放心,按照殿吩咐,安排。”

  “嗯。”愿一切顺利吧。

  程,注定漫长而艰难。

  赵默并期望秦风快,希望关键,赶就。

  ……

  日近黄昏,行半日秦风沿途一条河停休息。

  才打赵默交锦囊,里面一块玉一封信:

  秦兄,此玉乃孤之私玉,日秦兄见二轩招牌,携此玉寻掌柜,自人将消息传递孤。此艰险,万望珍重,静待君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