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97.屋顶走起!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50 2019-05-13 09:00:00

  秦以风无奈地跟在莫之初身后。只见莫之初居然巧妙地躲过了将军府守卫的盯防,又绕回了合欢苑。

  莫之初站在院子里,往头顶指了指,“以风,你能带我上去吗?”

  过了一会儿,秦以风才下定决心般地点点头。

  “屋顶走起!”莫之初压着兴奋说道。

  秦以风一把抱起莫之初,脚尖一点,转眼,两人便到了屋顶。

  莫之初在最高的地方坐了下来,抬头看看深蓝的夜空,圆圆的月亮散发着温柔的光芒,三两星星在夜空里闪亮着。

  “哇……”

  莫之初看着夜空,秦以风却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月亮。

  也不知莫之初是从哪儿掏出两个酒杯来,还献宝似的晃了晃。

  秦以风无奈地笑了笑,真是败给她了。

  莫之初倒了两杯果酒,递了一杯给他,“这是咱们一起过的第一个中秋。”

  “嗯。”

  “往后每年中秋,你都可以回来,大家都在将军府等你。”

  “嗯。”

  “你不打算说些什么?”

  “……”秦以风捻着手中酒杯,轻轻晃着,却不说话。

  其实秦以风有好多想说的,但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了。

  人类的语言,总是到了用时才发现,它是多么苍白又令人无奈的东西。

  莫之初只是安静地等待着。

  良久,秦以风才说道:“我这次一走,便不知何时才会回来了。”

  莫之初望着星空,笑了笑,“想来也是。你这次回去,作何打算?”

  “夺回属于我的东西吧。”秦以风不太确定地说道。

  “记得写信给我哦~将军府是你坚实的后盾!”莫之初说着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看着莫之初这一杯接一杯的,秦以风也抬起酒杯喝了一口。

  甜蜜的果香味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连同呼吸中似乎都带着水果的甜味,酸酸甜甜的味道刺激着味蕾,却又恰到好处地泛着并不会让人讨厌的微苦。

  难怪初儿这么喜欢。

  “谢谢。”

  “谢啥!咱们是朋友!”

  秦以风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苦涩。他想站在和莫之初平等的位置上,而不是单纯接受她帮助的那个。

  不是像现在这样,时时刻刻都提醒着自己,他不过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落魄少主。

  莫之初突然想起什么,“对了,还有你妹妹的事儿,我也会一直注意着的,若是有了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多谢。”

  一阵沉默后,秦以风突然问起:“如果初儿是我,你会怎么做?”

  莫之初想了好久,才认真地回答:“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了。以风,虽然我能明白你想要夺回一切的心情,但是,无论如何,万事小心。”

  “我知道,我向你保证,这一定不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

  听到秦以风这样说,莫之初轻松一笑:“那是当然。以风,或许你换个角度,自己去想想到底什么才是长风派,或许你想明白了,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莫之初的话,让秦以风脑海里,一瞬间闪过许多零星的想法,只是他却没来得及抓住它们。

  “嗯,我会仔细想想。”

  或许果酒太诱人,也许离别前的夜晚分外漫长,后来秦以风回想起这一夜,总会不自觉地弯起嘴角,不禁想着,这个五岁的小姑娘定是贪嘴喝多了,后来才会告诉他那个秘密。

  莫之初轻轻说道:“以风,你之前不是问过我,我是如何知道你的身份的吗?”

  “是啊,初儿现在愿意告诉我了?”

  “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你说,我听着。”

  “从前有一个女孩,是人人羡慕的大小姐,她有疼爱她的父亲和哥哥。她的父亲和哥哥都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最后战死沙场,却被奸臣说成了卖国通敌的罪人。

  女孩不服,为了洗清父亲和哥哥的冤屈,四处奔走搜证,只是女孩没想到,最后竟然中毒身亡。

  女孩带着愤懑和愧疚死了,或许是上天垂怜,让她重新回到了她小的时候。”

  秦以风静静听着莫之初说的故事,原本应该震惊的秦以风,此时却平静地看着目光清亮又有些迷离的莫之初。

  “那个女孩儿……是你吗?”虽然是问句,但秦以风可以确定,这大概就是莫之初身上最大的秘密了。

  而此刻,莫之初愿意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他。

  莫之初没有说话。

  “你方才说的,就是你的上一世吗?所以,你才会小小年纪就想要进军营锻炼?”

  莫之初转头看着秦以风,“你会替我保密吗?”

  “秦以风保证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莫之初放心地笑了,“我相信你。上一世也是我救了你,而到了最后我孤身一人四处奔走的时候,那个唯一愿意帮助我的人,就是你。”

  “上一世……我后来如何了?”

  “哈哈哈,不知道,说出来不就没有意思了?”莫之初调皮地吐吐舌头。

  “嗯,不说也好。说不定就和上一世不同了呢?”秦以风说着,举起酒杯向莫之初的方向伸过去。

  莫之初会意地和他碰了碰酒杯。

  秦以风温润地说道:“不论到了哪一世,只要你需要,我一定会站在你身边。”

  “我知道。”莫之初喝了杯中的果酒,“所以,该说多谢的,是我。”

  不知不觉间,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

  秦以风倒完了酒坛里最后的两杯酒,“这是最后两杯了。”

  “……嗯。”

  “愿初儿一切顺利,也愿……河清海晏,天下太平。”

  说完,秦以风转头,才发现,莫之初已经睡着了。

  秦以风温柔地笑了笑,看着莫之初睡着的样子,轻吐:“这一世,我一定护你周全。”

  说罢,秦以风便起身把莫之初送回了房间,转而收拾了屋顶上的酒坛子,这才回清风苑去小睡一会儿。

  ……

  “小姐!”拂冬用力地晃着莫之初地肩膀。

  “干嘛呀……”

  莫之初一张嘴,拂冬就闻到了丝丝酒味。只是眼下情况紧急,拂冬也来不及探究了。

  “小姐!您快起来啊!您再不起来,秦公子就要走啦!”

  一听这话,莫之初瞬间睁开朦胧的双眼,“腾”地从床上坐起来:“你说什么?”

  “秦公子要走啦!阿照和阿星都去送行了!”

  莫之初听罢,立马爬了起来,往将军府大门跑去。

  身上还是昨晚一起喝酒时的衣服,发丝也凌乱着。

  这就是秦以风看到莫之初时,她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