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96.那就造作吧!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200 2019-05-12 21:00:00

  秦以风怔怔地看着眼前那个目含星光,笑容璨若星河的小姑娘。

  这是过了多久了呢?父母去世多久了呢?他只身一人多久了呢?他又被忽视了多久了呢?

  不知为什么,秦以风突然有种心脏被填满的感觉,自己那颗空落落的心终于装填了些阔别已久的东西。

  那些东西像是冬夜升起的星然火苗,一点一点,逐渐放大,直到这颗心温暖如春。

  他似乎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莫之清见秦以风出神的样子,轻轻拍了他一下,“以风。”

  秦以风这才回过神来,才发现除了他之外,大家都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一桌子的人都笑着望着他,等着他也和他们一样,举起手中的杯子,一起分享节日的喜悦。

  莫之初调笑一声:“想什么呢?举杯呀!”

  秦以风这才赶紧举起手中的茶杯,眼底热热的。

  莫之初笑着说道,“中秋快乐!”

  “锵——”大家把杯子碰在了一起,杯盏相撞的声音似乎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悦的笑容。

  这一顿家宴,有了莫之初这个气氛调节器,真是热闹的不得了。

  赵默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小姑娘唱歌还挺好听。

  就是不知道,那些他从没听过但分外悦耳的歌,小姑娘都是哪儿学来的。

  赵默也发现,莫之初这个人,真的是越了解就越会发现,他曾经对她的认识真的只是冰山一角。

  就像他原来从来不知道,小姑娘这么能闹腾,兴致上来了,这都不让人走了。

  但是今日中秋佳节,大家的兴致也都很高,也没人想着要结束这场相聚。

  “哎,你们知道这中秋节是怎么来的吗?”莫之初突然问道。

  “小姐,你知道?”拂冬懵懂地扑闪着大眼睛问道。

  于是,莫之初便开始了今日的“说书”,绘声绘色地给大家讲述起嫦娥奔月的故事。

  不过这毕竟是个传说,莫之初便凭着影响说了嫦娥飞升成仙,后羿在八月十五思念妻子的故事。

  故事说罢,拂冬整个人有些怏怏的,“小姐,明明后羿都是大英雄了,可为什么还是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呢?”

  莫之初懒懒地看拂冬一眼:“毕竟这天下,不是所有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的,缘分这事儿啊,真是妙不可言啊。”

  “那如何才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呢?”拂冬又问道。

  莫之初想了一会儿,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小丫鬟的问题,偷偷白了一眼,“你当小姐我是神仙呢,什么都知道?想知道?”

  拂冬点头如蒜捣。

  “你自己去追个男人试试不就知道了?”

  莫之初的话让小丫鬟小脸一红,“小姐,您说什么呢!真不知羞!”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是人不过七情六欲,喜欢一个人真是在正常不过了,有什么好害羞的?拂冬啊,小姐我告诉你,日后你若是遇到了喜欢的男人,只要那人还没名草有主,你就去大胆追求,小姐我支持你!”

  说着,莫之初还哥俩儿好地拍了拍拂冬的肩膀。

  只见小丫鬟被莫之初说得脸颊通红,像是快要滴血了似的。

  “哎呀!小姐!我不理你了!”说着,小丫鬟就跑远了。

  莫之初还委屈了呢,“小丫头怎么这么害羞?”

  莫之清无奈地一个栗子敲在莫之初的脑袋上,“你呀,在哪儿学的这般口无遮拦的!”

  莫之初抱着脑袋,突然窜到秦以风面前,“以风,日后你若是要成婚了,可一定记得喊我去喝喜酒!”

  秦以风笑得温柔,“一定!”

  赵默也将情绪隐藏在茶盏下,被杯盏遮住的嘴角微微弯起。

  看样子,秦以风是不足以成为情敌了。

  赵默莫名心情很好。

  眼下时辰不早了,许妈妈虽然也还想让孩子们再玩一会儿,可是时间确实是不允许了,只好去院子里提醒兴致尚高的孩子们,该散了。

  最后,这场家宴便在深夜结束了。

  秦以风回到清风苑,行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只是心里升起的浓浓不舍,让他觉得难受。

  秦以风独自站在房间正中央,一寸一寸地看着屋子里的一切,像是想把这一切都刻进脑子里似的。

  只是,不管是看到屋子里的哪儿,那里仿佛都有一个欢腾的身影,分外鲜明。

  他想起莫之初晚上说的“缘分真是妙不可言”,谁说不是呢?

  若不是那些变故,想来他这一生都不会踏出越州,更不会和她相遇了吧。

  这几个月的时间,仿佛转眼一瞬间,但仔细想起来,又是那样漫长而鲜活。

  浓烈的不舍,充斥着秦以风的呼吸。

  屋子的桌子上,还有一个钱袋,那是方才莫之清送来的。

  莫之清说:“虽然不知你今后会遇上什么,但这些银子,总是会用得上的。

  不用觉得受之有愧,就当,是我对朋友的关照吧。你若真当过意不去,来日请我喝酒便是。我在京城等你回来!”

  秦以风嘴角弯弯,本就是一个落魄少主,何其有幸,能拥有这样一位朋友。

  秦以风正想得出神,却听见后面窗户上发出了一些细小的响动。

  他有些好奇地走过去,打开窗户,只见莫之初正蹲在他的窗户下,拿石子扔在他的窗户上。

  秦以风忍不住笑了,“这么晚了,初儿这是做什么呢?”

  莫之初咧嘴一笑,“聊聊吗?”

  不等秦以风回答,莫之初便冲他勾勾手指头,示意他爬窗户出来。

  无奈,秦以风也不知道莫之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伸手一支,转眼便落在了莫之初身边。

  莫之初有些意外,“你功夫都回来了?”

  “你每日送那么多吃的过来,我自然不能辜负你的好意。”

  莫之初一路带着秦以风绕过将军府的各个暗角,最终目的地,竟然是将军府的酒窖。

  秦以风惊恐地往酒窖外面望一眼,生怕被人发现了。

  “初儿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既然聊聊当然需要一点喝的了~”莫之初狡黠地眨着眼睛。

  也不知莫之初是怎么知道的,只见她抓起两坛酒就准备走了。

  还做贼心虚般地压低声音说道:“咱们走吧!”

  秦以风赶紧伸手拉住她:“初儿,你才五岁!”

  “我知道啊,咋的啦?”

  “你不能喝酒!要是让你爹知道了,又该罚你了。”

  莫之初打开酒坛盖子,往秦以风鼻子底下凑:“哎呀!果酒!你怕什么。快走快走,不然一会儿来人了!”

  莫之初说着,就缩头缩脑地跑了。

  秦以风轻叹一口气,反正也是最后一夜了,那就造作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