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95.八月十五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220 2019-05-12 09:00:00

  阿星禀报完,下意识地就往赵默那边看了一眼。

  只见赵默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

  莫之初的脚眼下也已经恢复了,她又是那个能驰骋于天地之间的小霸王了。

  现在每日的体能训练也恢复了,莫之初没事还会在院子里做做运动拉拉筋。

  没一会儿,阿星便把人领进了院子。

  秦以风一看莫之初活蹦乱跳的样子,忍不住笑:“你这才刚好,就耐不住性子,仔细日后又伤着。”

  莫之初假装不悦:“有你这样做朋友的吗?你能不能盼我点儿好?”

  “行行行,你日后定然绝世无双。”

  “嘁,说得不带一点儿真心。”

  莫之初走回石桌旁坐下,秦以风这才看见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前的赵默。

  只见那少年举手投足间都是翩翩公子的气韵,俊美的样貌,让秦以风不觉愣了愣神。

  “这位是?”秦以风问道。

  “哦,给你们俩介绍一下。这位是赵言卿,鹤扇居的店小二。这位是秦以风,我的朋友。”

  两个初见的少年略带尴尬地相视一眼,道了声“幸会”便不再说话。

  赵默低头喝茶,想起上一世两人初见时的情形。

  那时的秦以风,面如冠玉,气宇不凡,还有着只身上前拦下失去理智的他的胆量和实力,和眼前这个瘦弱的孩子完全不同。

  “以风今日是来看我的?”

  秦以风笑笑:“是啊。听之清说,你的伤已经好了,我便来看看你,另外……”

  “另外?”

  秦以风深吸一口气,定定的看着莫之初:“另外,我是来和初儿道别的。”

  “你要走?”

  “初儿能照顾我这些时日,我已经很感激了。多亏了初儿这些日子相助,我也想清楚了,有些事是我必须要去做的,所以我也大概是时候离开了。”

  莫之初猛然想起,自己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八月十五这个日子了。

  上一世,她也收留了秦以风,而且他就是在八月十五这一天离开的。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竟然如此下意识地重视秦以风的动向。

  在此之前,莫之初已经和莫昌建敲定了如营之事,时间就定在了中秋节后的八月十七。

  想来,她定是无意识间便定下准备送走秦以风,再全身心投入自己的计划中吧。

  赵默显然也是知道这件事的,他只是不动声色地抬眼看了一眼莫之初。

  莫之初带着阳光般的笑,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一定支持你。你打算何时离开将军府?”

  “再过几日就是中秋了,我想……”秦以风眸子亮亮的,“我想和初儿一起过了中秋再走。”

  “好,那咱们就一起过中秋!”

  秦以风看着莫之初一尘不染的笑,不禁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微热。

  “初儿有客人,那我就先走了。”

  秦以风和两人道了别,便走了。

  秦以风一走,莫之初突然觉得有些感慨,上一世秦以风助她良多,只希望这一世,她可以好好还了这份恩情。

  只是此时的莫之初没有想到,人与人之间的牵绊,又岂是恩情二字,便可尽述的。

  赵默看莫之初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忍不住酸道:“他还没离开将军府呢,你就舍不得了?”

  莫之初回过神来,挑眉看他一眼:“啧,你这人怎么说话这么酸?”

  赵默委委屈屈地说道:“也不见我走时,你有这般舍不得的样子……”

  “你这三天两头往我这儿跑的,我还用不舍吗?”这赵言卿明明平时看起来成熟稳重的样子,莫之初也不知道他突然间是怎么了。

  莫之初转而说笑道:“你若哪天一去不返,我一定为你哭断长城,您看行吗?”

  赵默当即道:“那可不行,我可舍不得初儿哭,所以我一定会回来的。”他突然对着莫之初灿烂一笑。

  俊美的少年一笑生花,让莫之初不由地愣了愣。

  便是这少时不经意间的诺言,成了二人往后不可磨灭的印记。

  ……

  转眼,八月十五。

  这一日,照例宫中有宫宴,莫之初向来不参加,更何况这一日要给秦以风践行,她就更不会去了。

  于是,莫昌建只能带着林氏和莫子衿去赴宴了。

  宫廷晚宴热闹非凡,而此时的合欢苑,也是热闹得很。

  莫之初一早就和哥哥打了招呼,莫之清便抛弃了自家老父亲,来了合欢苑。

  而眼下合欢苑里也聚了不少人。

  莫之清和秦以风一走进合欢苑,便看见灯火通明的院子里,季修然和赵默已经到了。

  阿照和拂冬也是外向的性子,眼下不过是布个菜,也是吵吵闹闹的。

  莫之初被两人吵得头疼,正准备说说他们俩,便看见莫之清和秦以风走了进来。

  等莫之清看着眼前站着的赵默,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传说搬出了皇宫的四皇子,眼下却在将军府中。这可如何了得!

  见人都到齐了,莫之初便开始介绍。

  莫之初伸手指向季修然的方向,“哥哥!我给你介绍,这两位是季修然和赵言卿。鹤扇居的掌柜,”说着,手又转向赵默,“和店小二。”

  莫之清一脸难以置信,却见赵默恭敬地向他作揖:“莫公子,幸会。在下赵言卿,小小店小二能得小姐相邀,三生有幸。”

  莫之清有些说不出话来,这是怎么回事儿?

  晚膳开始前,莫之清寻了个空档,悄悄找了赵默。

  “殿下这是何意?”

  “还望莫兄提孤保密。”

  莫之清盯着赵默看了许久,才道:“皇上知晓吗?”

  赵默轻笑:“自然,否则孤早就被父皇抓回去了。”

  “虽然不知殿下是何意,不过,只要不伤害初儿就好。”

  “自然。”

  就这样,两人便算达成了默契,莫之清会替赵默保密。

  不久后,莫之初便扯着嗓子,让人过来用膳了。

  晚膳时,一大帮子人都坐在一起,除了几个应邀来的,还有阿照、阿星和拂冬。

  许妈妈怕自己一个老妈子坏了年轻人的气氛,莫之初怎么说都不肯和他们一块儿吃饭。

  这倒是让季修然很是意外。

  能和下人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整个京城,除了莫之初,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今日就委屈掌柜的和咱们这帮孩子一块儿用膳了。”用膳前,莫之初还有些抱歉地说道。

  “小姐客气了,在座的都是人中龙凤,能受到小姐的邀请,是修然有幸。”

  莫之初继续说道:“晚膳开始前,我还想说一句。今日这顿饭,除了是中秋家宴,也是给以风的践行宴。”

  闻言,秦以风微微一愣。

  莫之初举起手中茶杯,“祝大家中秋快乐,愿以风一路顺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