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94.看看我放心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200 2019-05-11 21:00:00

  “妹妹真是有心了。”孟如烟一挥手,便让白溪将桃婉领下去了,算是收下了邵沛柔的礼。

  客套也客套完了,想来邵沛柔也该表明来意了。

  以往孟如烟都是等着邵沛柔挑明来意,她向来不做那个主动进攻之人。

  可是月前发生的事,让她惊觉,若是她不主动出击,那么将会受到伤害的,不仅是她,还有她珍爱的两个孩子。

  想起方才赵默留下的锦囊,孟如烟放下手中茶盏,缓声说道:“妹妹来得正好,本宫正想寻你呢。”

  这话也让邵沛柔有些意外。

  皇后和她这大昱唯一的贵妃,虽然明面儿上相处和睦,但是私底下她到底放过多少暗箭,只有她们俩自己清楚。

  最了解你的,也许不一定是你最亲近的人,相反,那极有可能是你的敌人。

  正如眼下,邵沛柔瞬间听出来,这似乎不是孟如烟一直以来的路子。

  可是皇后开口了,她断然没有可以不听的道理。

  “如此还真是巧了,不知姐姐寻妹妹何事?”

  孟如烟一如既往温和地笑着,“言乐今年也十六了吧,妹妹准备何时给言乐纳妃?上月宫宴,妹妹可看中了哪家小姐?”

  孟如烟的话,如同一柄锋利的匕首,直击邵沛柔的心脏。

  说实话,邵沛柔今日前来,正是为了皇子婚事一事。

  上一次她试图促成雪晴和太子的婚事,却被一个垂髫小儿给搅和了,她本还想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该是时候重新提起了,没想到,她却被孟如烟将了一军。

  邵沛柔有些不悦:“皇子婚事自然还是等皇上下旨再……”

  “妹妹这话可不对,皇上日理万机,婚嫁一事,本就该咱们这些妇人们多操些心,为皇上分忧才是。”

  “姐姐教训的是。”邵沛柔微微低头,一副听从教训的样子。

  说到这里,孟如烟突然问起:“对了,上回宫宴,本宫听说雪晴那丫头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是怎么回事儿?”

  这后宫,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邵沛柔打死都不相信,孟如烟对此事一无所知。

  就算不知,也不会到如今才问起。孟如烟是故意的!

  如是想着,邵沛柔低垂的眸子里泛着幽幽寒意:“多谢姐姐关心。左右不过雪晴内向,胆子小了些罢了,并无大碍。”

  “如此便是最好了,妹妹还得多安慰她才是。”

  “是,妹妹知道。”邵沛柔假装恭敬地回道。

  “言乐如今也不小了,京中公子,大多十五便有了婚约在身,言乐也该抓紧才是。左右本宫近来也无事,不若,本宫也帮着瞧瞧?”

  邵沛柔嘴唇微颤,“此事,妾身觉得还是要看言乐自己的意思……”

  孟如烟沉吟片刻,“也是。婚娶一事,终究是孩子们自己的事,还是自己的心意最重要。妹妹此话有理。”

  孟如烟打量邵沛柔一眼,说道:“今日便说到这里吧,本宫也乏了,妹妹今日便回去吧。”

  “是,臣妾告退。”

  行完礼,邵沛柔便一如进来时的样子,回玉芙宫去了。

  若香这时上来给孟如烟添茶,“想来娘娘今日的敲打之意,贵妃娘娘定是能听进去的。”

  孟如烟轻扣杯盖,“本宫倒是不担心她听不进去,就是不知道,她能安分到几时。”

  “说来,这还是娘娘第一回,如此不给贵妃娘娘面子呢。”

  “毕竟有些人,容易蹬鼻子上脸。”说着,孟如烟喝了一口清茶。

  ……

  都说时光易逝,转眼一月时间又过去了。

  这一个月,莫之初之前好不容易建立的“硬汉”形象,瞬间就被打破了。

  只因为她扭了个脚腕。

  将军府上下都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就连捧在手心里都还怕她摔了。

  这一个月里,赵默倒是成了将军府的常客,三天两头的寻着各种由头来看莫之初。

  赵默说,“我这几日在集市上寻到了几个有趣的小玩意儿,想来初儿养伤甚是无聊,便给你送来。”

  过两日,“我这几日无意间寻到了一家不错的点心店,想来初儿也会喜欢,便带来给你尝尝。”

  又过两日,“我这几日看到了几本不错的画本,想来初儿不爱读书,画本却是不错,便送来给你看看。”

  艳阳之日,“这几日天气炎热,想来初儿怕热,我做了刨冰,给初儿送了些来,快吃吧,不然一会儿该化了。”

  雷雨之时,“今日天气转凉,唯恐初儿伤口保护不当,我便来看看。”

  莫之初:“你又不是大夫,你看了还能立马好了?”

  “看看我放心,不然老担心着。”

  莫之初觉得有些好笑:“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伤的又不是你。”

  赵默小心地给莫之初的脚腕涂药膏:“若伤的是我倒好了。”

  莫之初听了,老脸一红,心里想着这赵言卿怎么就缠上她了呢?

  不过也多亏了赵默三天两头的给莫之初寻了乐子来,莫之初这些不能乱动的日子过得倒是有滋有味。

  多亏了赵默的麒麟膏,莫之初的扭伤,不出十日便好得差不多了。

  这一天,赵默又来了将军府。

  赵默一走进合欢苑,就发现莫之初眼神不善地盯着他看。

  “初儿这般瞧着我做什么?”赵默也莫名地看了看自己,难道是今日的衣服有什么问题?

  只见莫之初冲着他勾了勾手指头,赵默便会意地走到她身旁的位置坐下。

  “听哥哥说,你给我的药膏,可是宫里御用的呢。你哪儿来的?”莫之初一脸探究。

  “这是我之前入宫时,四殿下赏赐的。”

  “他为什么给你这个?”

  “之前我在宫里不小心崴了脚,四殿下许是可怜我,便给了我这药膏。怎么?这药膏有什么问题吗?”

  莫之初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像是想要看出他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似的。

  然而赵默却面不改色地笑得温和,硬是什么破绽也没有。

  莫之初放弃了,“没看出来这位四殿下人还挺好。”

  “哦?初儿怎么知道的?”赵默突然有些高兴。

  “直觉!”

  “那初儿的直觉倒还挺准的。”

  不知道为什么,莫之初觉得赵默好像心情不错。

  “你今日又是借着什么由头来的?”莫之初问道。

  赵默晃晃手里的药膏:“给你送些药膏来。”

  “我这都好了,你还送来做什么?”

  赵默轻轻弹了下她的脑袋,“给你备着。日后若是不小心磕着碰着了,便用一些。这药膏功效甚好,你放心用。”

  两人正聊着,阿星跑过来禀报,“小姐,秦公子来了。”

  “以风来啦,带他进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