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93.锦囊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90 2019-05-11 09:00:00

  这世上的大多数烦恼,不过都是庸人自扰。

  或许你会因为一时的迷茫而不知所措,或许你会因为长久的心结而难以前行。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比豁然开朗更珍贵的东西呢?

  此时的秦以风,终于如释重负,放松地摊开双臂躺在床上,嘴角勾勒起好看的弧度。

  盛夏清凉的夜晚,秦以风自离开越州以来,第一次这样沉沉地睡去。

  也不知是怎么的,邵玉轩他们来探病之后的第二天,仿佛全京城都知道莫之初受了伤似的,上门来探病的人络绎不绝。

  京中但凡有些权势的官员,都带着自家年岁尚小的孩子,来到将军府,说是来探望莫之初。

  好在莫昌建向来知道莫之初的脾气,那些连莫之初的面都没见过的,莫昌建都直接好言回绝了。

  莫之初在合欢苑过着自己的舒心小日子,自然不知道原来府上还发生过这样的事。

  这天下午,莫之初午睡醒来,拂冬便来报说,秦以风在外面等着。

  莫之初在拂冬的搀扶下蹦到门口的时候,只见瘦弱的少年,静静站在院子里,若是用一个词来形容他,那就是温润如玉。

  他和昨天一样,上来搀扶莫之初,只是莫之初明显感觉出,他有些不一样了。

  或许是嘴角上扬的弧度,或许是他已然松开的眉头。

  两人在石桌旁坐下,秦以风笑着问道:“昨日初儿说,自见我第一面就知道我的身份?”

  莫之初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那初儿可以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的吗?”

  莫之初沉默了。

  这要她怎么说?说她重生了,说她还有上一世的记忆,因为他们上一世就是朋友?

  这话说出来,大概对方也只会觉得是天方夜谭吧。

  秦以风见莫之初沉默,理解地说道:“初儿不想说便不说了,何时想说了,再告诉我就是。”

  莫之初听了,如释重负般地点点头。

  之后两人稀松平常地聊聊天,不久,秦以风便回去了。

  秦以风走后,莫之初就支着下巴,坐在石桌前,不知在想些什么。

  拂冬走过去,“小姐似乎对秦公子格外上心呢。”

  “是啊。难道你没发现,小姐我对你也很上心吗?”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小姐对我是像家人一样,但是对秦公子和对我不一样。小姐似乎对秦公子格外小心。昨日小姐在那儿给秦公子说书的时候,我可都看见了呢。”

  “哦,看见什么了?”莫之初随口问着。

  “小姐看着好像没心没肺的,实际上是因为看到秦公子皱着眉头,才想逗他笑的吧?”

  “就你眼尖!你才没心没肺呢!”莫之初没好气地说道。

  是啊,她也觉得自己有时候是下意识地关心秦以风,就好像秦以风是个瓷娃娃似的,稍一用力就碎了。

  当然,这是之前的秦以风给她的感觉。

  但是今天她却明显感觉到有些什么不太一样了。

  这一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莫之初百思不得其解。

  ……

  翊坤宫。

  赵默已经搬出皇宫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时间里,有无数人到孟如烟面前打听,企图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孟如烟自己也并不完全确定。

  赵默走前确实去过她那儿,但是那个孩子什么都不肯告诉她,她也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孟如烟正坐在软榻上喝茶,若香上来问:“娘娘,殿下走前留下的锦囊,您不看吗?奴婢还好生收在锦盒里呢。”

  孟如烟这才想起,赵默走前确实给她留下了一个锦囊,可是因为赵默要搬出皇宫的消息太让她震惊,她都忘了。

  “瞧本宫这记性。若香,快去取来!”孟如烟笑着拍拍自己的脑袋。

  不一会儿,若香便取来了一个月白色的锦囊,那是月华锦做的。

  孟如烟打开锦囊,只见锦囊里整齐地叠放着两张信纸。

  孟如烟打开第一张,赵默隽秀有力的字迹赫然其上:

  母后,儿臣出宫帮您寻儿媳去了,儿臣一切都好,望母后勿念。另望母后原谅儿臣独断之举。言卿敬上。

  孟如烟读完微微一愣,不久后便轻笑出声。

  这个臭小子,果然是亲娘比不过媳妇儿!

  孟如烟随即打开第二张信笺,只见赵默写道:

  母后乃国母,该适时替皇子选妃才是。皇兄仁厚,万事由母后操劳,莫忘言卿,有召必回。言卿敬上。

  孟如烟轻叹一口气,放下手中信笺,眼底却有些濡湿。

  她是如此有福,有两个如此懂事的儿子。

  她很高兴儿子不为身份所敷,勇敢追求所爱,她也很高兴,儿子时刻都在为家人着想。

  这看似简单的品质,放在皇室中又是多么可贵啊!

  孟如烟心下正感动着,却见翊坤宫的掌事太监白公公匆匆进来禀报:“娘娘,德贵妃求见。”

  “哦?她今日过来又是所为何事?”

  孟如烟折起信纸重新放进锦囊中,交给若香,心中心思百转。

  自六月六宫宴以来,这还是邵沛柔第一次在请安时间外来求见。

  若是说孟如烟原本还抱着仁厚之心对待邵沛柔,那么宫宴之后,这一丝心思便没有了。

  “让她进来吧。”

  “是。”白公公应着下去了。

  不一会儿,邵沛柔便拖着华丽的裙摆,缓缓走进了大殿。

  她在孟如烟面前柔柔跪下,“臣妾给姐姐请安,姐姐金安。”

  “德贵妃似是有些不懂规矩。既然是请安,贵妃理应唤本宫皇后。”

  孟如烟清冷的声音让邵沛柔很是尴尬,在邵沛柔的印象里,这是孟如烟第一次对她这么苛刻。

  邵沛柔并不明白孟如烟为何突然如此,但是皇后威仪在此,她只好重新磕头请安。

  “是,臣妾失礼了。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起来吧。若香,赐座,赐茶。”

  邵沛柔这才起身,坐到软塌的另一边。

  “妹妹今日怎么突然来了?”

  “今日是妹妹唐突了。只是妹妹方才得了皇上赏赐,得了不少涪州荔枝,便想着给姐姐送些来。”说罢,桃婉便捧着御盒走了进来,御盒中正是新鲜的荔枝。

  说来,今年涪州知府特地命人快马送来了几盒荔枝,两日前方才送到。

  以孟如烟和邵沛柔的位分,自然荔枝一到便得了皇帝赏赐,早早就有人送来。

  可是邵沛柔眼下这般,显然是来显摆的。

  不过这几日,承元帝确实对邵沛柔宠爱有加。

  在不时还有美人送入宫中的如今,邵沛柔还能如此得宠,也实在是个厉害的角色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