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88.府中规矩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10 2019-05-08 21:00:00

  莫之初一脸懵逼,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有什么好气的?更何况,她也没有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而且,就眼下的情况来说,莫之初不仅不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相反,她现在可惜命了。

  可是伤哪儿不好,偏偏伤在脚上了,不能走也不能跑的。

  莫之初低着脑袋暗自想着,她还打算最近好好练练,好到时候进了军营不用被练趴下。

  现在好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她这要不了一百天,但是半个月也够她受的,指不定到时候脚养好了,她变得和邵玉轩一样了,成了个大胖子。

  赵默也不知道此时小丫头在想些什么,只是她闷闷地低头不说话的样子,惹得他心慌。

  “我开玩笑的,你该多注意才是。不然你一受伤,你爹得多心疼啊?”而且他也心疼。

  赵默小心地把她的脚塞回被子里,“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告辞了,你好好养伤。”说完,便起身准备出去了。

  莫之初这个时候才回了神,转而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忘恩负义。

  “诶,你等等!眼下时间也不早了,要不留下用个午膳?就当……就当是昨日你帮了我的谢礼?”

  赵默回望着坐在床上的女孩儿清亮的眸子,笑了,“都听初儿的。”

  “好。那你先到外面等我一会儿,我收拾一下。”

  “小心伤处。”赵默嘱咐着便到院子里等着去了。

  拂冬小心地一边打量着这位看起来并不一般的公子,一边端着铜盆小步走进了莫之初的房间,转身关上了房门。

  眼下阿照和阿星被莫昌建叫去问话了,院子里只有赵默一人,他便干脆在院子里转了转。

  这里的一花一木都和上一世一模一样,赵默温柔地漾出笑意。

  信步走到合欢石下,赵默微微仰着头,想要看到巨石的顶端,但是这显然是做不到的。

  赵默眉眼带着一丝怀念和浅笑,仿佛看到了合欢石上慵懒地躺着的少女。

  俗话说,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向来不踏足合欢苑的林青曼,偏偏这个时候来了。

  林青曼牵着莫子衿的手,缓缓走进合欢苑。

  当看到院子里负手而立的少年时,林青曼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赵默显然听到了动静,眉眼微抬,侧头向门外看去。

  眼下阳光正好,赵默眉眼如画,一袭白衣衬得他仙气十足,看起来着实气质非凡。

  林青曼哪怕是第二次见他,也依旧在心底赞叹了一句少年的好相貌。而莫子衿,显然被赵默的样子给吸引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林青曼沉着脸说道:“这么大的合欢苑,却没有一个看门的吗?怎么什么人都往院子里放?”

  一直在小厨房忙活的许妈妈闻声赶来,看到院子里站着的赵默时,也不由心下一惊。

  但是想来赵默此刻站在这里,定是小姐应允了的,便也放下心来。想着上次入宫时,少年的与众不同,许妈妈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了。

  “回夫人,院里的小厮方才被将军叫走了,这才没个人伺候着。”

  林青曼冷哼一声,杏眸看着赵默,“伺候也就罢了,合欢苑乃女子院落,随意放陌生男子进来,怕是不好吧?许妈妈年事渐长,难不成这种小事也不记得了?”

  此时还坐在床上任凭拂冬收拾的莫之初,听到了门外的动静。

  见林氏一来就欺负许妈妈,莫之初心里一阵冷笑,嘴里却催着,“拂冬,动作快些。”

  “是。”

  拂冬加紧时间给莫之初洗漱更衣,手上动作如飞。

  赵默原本还没在意突然走进来的人,直到听到她毫不客气的话语,这才正眼打量了林青曼一眼。

  这一打量才发现,哟,他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这个女人。

  他可记得清楚,上一世将军府落难之时,这个女人都干了些什么。

  莫昌建当初怜悯她一个外乡女子流落京城,便娶她做了续弦。这对于林青曼来说,原本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归宿了,偏偏人心不足,一旦她得到了一些东西,便会想要得到更多。

  当莫之初在到处奔走搜证时,这个女人竟然卷了莫家家财,自修休书逃走了。那个时候,莫之初打点一切都需要银子,可是回到库房一看,却是看到库房被席卷一空。

  赵默心疼莫之初这个向来不理家事的大小姐,最后为了莫家,历尽艰辛。

  虽然赵默最后用了她喜欢的方式,让她受尽了折磨,可眼下再见到她时,赵默依旧很是愤怒。

  “回夫人,这位公子是小姐的朋友……”

  “许妈妈!”林青曼打断她,“就算他是初儿的朋友,也不该在初儿未醒时,候在初儿的院子里!你难道就不顾初儿的声誉了吗?!”

  “林夫人!”许妈妈突然一改方才温顺的样子,正色道:“我合欢苑的下人自然会为小姐的声誉着想,倒是林夫人,还望林夫人莫要在他人面前说些令人误会的话。”

  许妈妈言之凿凿,倒是让赵默有些刮目相看,看样子,是不需要他出手了。

  林青曼冷哼一声,“呵!许妈妈的意思是,我在外面坏了初儿声誉了?”

  “荷夏!”林青曼突然叫了身边婢女的名字。

  “奴婢在。”

  “按照府中规定,府中下人对主子妄加猜测,该如何处置?”

  “回夫人,应当掌嘴三十,再贬为粗使下人。”

  “那还愣着做什么?”林青曼吩咐着身边的小厮。

  两个小厮对视一眼,只好走上前去,轻道一声“许妈妈,对不住了”,便不顾许妈妈的挣扎,一人一边扣着她的胳膊。

  荷夏扭扭手臂便走到许妈妈面前,“许妈妈,别以为您在将军府有些资历就能胡言乱语。您还是得看清楚,如今谁才是这将军府后院的主子。”

  说罢,荷夏抬手就往许妈妈脸上挥去。

  只是,一院子的人却没有听到意想中的巴掌声。

  只见赵默不知何时闪身到了许妈妈身边,拦下了荷夏急速落下的手臂。

  许妈妈睁开眼,看着眼前风姿卓卓的少年,觉得有些出乎意料,但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

  “若是在下没记错,将军府也有规定,府中唯合欢苑与清风苑下人,只由两院主人做主吧?”赵默声音清润,却带着让林青曼不敢置喙的森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