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86.离她远点儿!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220 2019-05-07 23:30:00

  赵默显然没有注意到青衣男子的问话,他只是觉得眼前这人和方才那些人不太一样,此时他的脑子里只有“战胜他”这一个念头,于是招式便愈发凌厉起来。

  青衣男子也明显感觉出来,赵默的动作和先前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是,一招一式都带着想要杀了他的气势。

  很快,青衣男子便落了下风。

  赵默挥舞着手里的青云剑,青衣男子眼下明显有些招架不住了。

  青衣男子看着赵默此时猩红的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任凭赵默的剑往他的肩膀刺去。

  “啊——!!”

  随着赵默的剑刺入青衣男子的肩膀,鲜红的血液迅速地使男子的青衣染成墨黑,围观的人群里,有胆小的姑娘吓得叫出了声。

  “咳咳……”青衣男子的嘴角有血滴下,他任凭锋利的剑刺在肩上,却不躲闪,反而让赵默的剑一寸一寸没入他的血肉,然后慢慢靠近赵默,就像是想让赵默冷静下来一般。

  “你……还想见她吗?”青衣人突然说道。

  赵默的目光这才有了焦点,慢慢聚焦在青衣男子身上。

  “你说……什么?”

  “初儿……你还想……见她吗?”

  赵默的睫毛不安地颤动着:“她在哪儿!”

  青衣男子眼睛都不眨一下,伸手就把赵默的剑从肩膀上拔了下来。很快就有人上来送了金创药给青衣男子。

  “随我来。”说着,青衣男子便抬步往前走去。

  赵默站在原地没动,“你是谁?”

  “秦以风。”

  原来是他,那个十岁时偶然被莫之初救下的男孩儿。没想到,最后替莫之初收回尸身的,居然是他。

  赵默这才转身跟了上去。

  等五城兵马司的人收到线报,说有人在将军府前闹事,再赶到现场时,当事人们和一众围观群众早就散了。

  赵默跟着秦以风一路绕出城门,又翻过山岭,这才来到一个洞穴。

  秦以风从属下手里接过火把,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按着另一边肩膀的伤口止血。

  好在赵默还有些人性,上前接过了他手里的火把,“走吧。”

  秦以风淡淡地看他一眼,便往前面走去了。

  阴暗潮湿的小道弯弯曲曲地向前延伸,眼前是一片黑暗,身后亦然,只是渐渐升起的寒气,是赵默切切实实感受到了的。

  走到一处,秦以风突然停了下来,他面前的是一座石门,“将火把灭了吧。”

  赵默默不作声地灭了火把。

  黑暗中,只听到一声细微的“咔嗒”声,石门便缓缓开启,而随之而来的,便是夜明珠温和的光亮和猛然剧增的寒气。

  呈现在赵默眼前的是一间不大的石室,石室里堆了许多冰块,而正中间,则是一具冰棺。

  一瞬间,刺骨的寒冷似乎都不存在了,此时在赵默眼里的,只有那具冰棺。

  他缓缓地走过去,虽然一开始听秦以风说还能见到她时,他心里还隐约带着一丝期望。

  当年他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的离开是对她最好的祝福,只是他实在没想到,两人再见竟是以这样的方式。

  冰棺里的莫之初双目紧闭,双手交差搭在腹上。她眉眼如初,若不是那双呈着黑紫色的唇,他都不敢相信,此时躺在冰棺里的她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初儿……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的眼里依稀有泪,唇边却挂着最温柔的笑。

  ……

  赵默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冰冷的石室,眼里不知什么时候,也蒙上了一层薄雾。

  路枫看着邵玉轩开始渗血的脖颈,心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殿下!您快把剑放下!”

  “……”

  ……

  赵默想起拿到邵德铭罪证的那一天,当他把所有证据呈到承元帝面前时,染病许久的承元帝是如何暴怒着命御林军将丞相府一家打入天牢的。

  后来,他奉命提审邵德铭。他将所有酷刑都在邵德铭的身上用了一遍,却只见他笑得越来越癫狂。

  “说!你到底还和提兰人做了什么交易!”

  “哈哈哈!四殿下!贤亲王!为了那莫家孤女,竟也能做到如此地步吗!”

  “我不想听你的废话!”

  “果真世人皆愚蠢,情爱惹人痴。贤亲王?真是可笑!哈哈哈!”

  赵默猛地起身,青云剑陡然出鞘,直指邵德铭眉心,“既然你这么想死,本王不介意送你一程。”

  邵德铭却笑得毫无畏惧,“贤亲王,您觉得,单凭我小小一个丞相,是如何使莫昌建麾下十万大军,全军覆没的呢?”

  赵默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他往下说。

  “别的我也不多说了,您不是很厉害吗?那便由着您亲自去查吧。哈哈哈……”

  “你觉得本王会信你所说吗?”

  邵德铭只是安静地看着赵默隐忍怒气的双眼,半晌,突然放声大喊:“莫昌建是罪有应得!他是死有余辜!他……”

  刑房里回荡着的邵德铭疯狂的喊叫声,最终消失在了赵默的青云剑下。

  ……

  赵默回过神来,便看到路枫正帮着邵玉轩那死胖子躲开他的剑。

  赵默手腕用了用力,剑锋就重新抵上了邵玉轩的脖子。

  “殿下!……”

  “闪开!”路枫刚准备劝阻他,就被他给喝开了。

  路枫只好退到一边,一脸忧心地关注着眼前局面。

  只见赵默握剑的手不动分毫,他抬起左腿踏上邵玉轩坐着的太师椅,上身微倾靠近一脸惊慌的邵玉轩,盯着他惊恐的双眼。

  “以后,离她远点儿!”

  说罢,赵默便收回了青云剑,还拿起一旁崭新的毛巾,擦拭剑身上的血迹。

  “路枫,送客!”

  “是!”

  路枫仿佛得了释放一般,赶紧扶起邵玉轩往外走去,生怕他家喜怒不形于色的殿下会突然变卦。

  邵玉轩走出会客小院,这才回过神来,气愤地对路枫说:“他什么意思!”

  邵玉轩指指自己脖子上还在往外冒血珠子的伤口,“他就这样,就让我走了?!”

  路枫不好意思地冲愤怒的小胖子笑了笑:“嘿嘿,您这不是刚刚遇了刺客嘛!”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诶,邵公子可不能这么说。要不是我家殿下及时出现,您哪儿能在这儿站着呢?您说对吧?”

  “要是他不出现!我现在早在家里躺着了!”

  “那谁让您害之初小姐受伤了呢?”

  “……”

  邵玉轩无法反驳,他害莫之初受伤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这才回想起来,赵默方才确实说了,让他以后离莫之初远一点儿的对吧?

  邵玉轩突然笑笑往念园门外走去。

  有仇不报非君子。

  想让他离莫之初远一点儿是吧?他偏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