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85.我不和你好了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60 2019-05-07 12:30:00

  听了莫之初的话,赵默微微一愣,转而也笑了:“只要你能安分一些,好好养伤,啰嗦一些又何妨?”

  “嘁……”莫之初不满地努努嘴,“说得好像我只会捣乱一样。”

  “难道不是吗?”

  “……”

  向来能说善辩的莫之初,偏偏这个时候卡了壳儿,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话。虽然如此,但是要想莫大小姐不回嘴,也是不大可能的。

  “哼!我不和你好了!”莫之初噘着嘴,把脑袋扭向一边,不看赵默。

  向来听惯了莫之初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拂冬,当听到了莫之初无言反驳,而且还用了这么符合她年纪的话语回嘴时,诧异地扭头望着莫之初,不知该说什么好。

  赵默也没想到,竟然能在无意间看到莫之初这么童真的一面。

  俊秀的少年嘴角弯弯,动作熟练地揭下莫之初脚腕处微凉的毛巾,用温润的声音轻轻说道:“好~既然初儿不愿和我好了,那便不和我好了吧。”

  莫之初:“……???”

  莫之初心里还有些紧张,自己说了那么“狠”的话。原来小孩子是这么玻璃心的吗?她就是……随便说说,那个做不得数的!

  莫之初刚想跟他解释,这不过是一句戏言,让他别当真,就看见少年把微凉的毛巾用开水重新烫了之后,小心地敷在她的脚踝上,还用自己的手掌包着毛巾,防止毛巾掉下来。

  “只要我和初儿好就行了。”说罢,少年抬头冲着坐在他床上的小女孩儿甜甜一笑。

  “轰——”莫之初只觉得有一股莫名的感觉直冲脑门,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那么热呢?热得她耳朵都不好使了。明明看见眼前赵默嘴一张一合的,却听不见他说了什么。

  “初儿?”赵默又喊了她一声。

  “……嗯……啊!你说什么?!”

  赵默笑笑:“我是在问你,你今日是怎么和邵玉轩碰上的。”

  “哦……就是……在店里……碰到的嘛。”一想到在哪儿碰到的,莫之初莫名有些心虚。

  莫之初明明没有说去了哪儿,但是赵默就是好像知道了一般,低头笑了笑,揶揄地说道:“原来初儿是这般……风流的性子~”

  赵默的揶揄让莫之初无意间就红了脸。

  “我……我想回去了!”莫之初有些不敢看赵默。

  赵默见莫之初的目光闪烁,还以为是自己一时唐突了,“好,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冲,莫之初小心地打量一眼赵默,摇摇手转而语气软了下来:“不用了,我还有阿照和阿星,今日多谢你了,你……你早些休息吧!”

  莫之初的脸在烛光下透着肉眼可见的粉红,赵默好像发现了宝藏一般,眼睛亮亮的:“好,都听初儿的。”

  赵默又烫了一次毛巾,还细心地用纱布将毛巾绑在莫之初的脚踝上,这才伸手把她扶起来,走出房间。

  阿照和阿星已经候在门外了,两人见莫之初出来,急急上前询问莫之初的伤势。见她只是扭了脚,两人这才放下心来。

  因为莫之初的脚踝暂时不能用力,阿星便主动上前把莫之初背了起来。一行人道了谢,这才辞行回将军府。

  出了鹤扇居的莫之初,懒懒地趴在阿星背上,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好像少带了什么东西似的……

  ……

  鹤扇居。

  赵默方才还温柔地送走了莫之初,他眼见着莫之初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眼里还是依依不舍。

  “殿下。”

  “人呢?”

  “留在念园了,眼下正闹着呢。”

  赵默收了脸上的笑意,抬腿往念园的方向走去:“不闹他就不是邵玉轩了。”

  念园在离鹤扇居不远的平安街区外围,也是承元帝给赵默准备的住所。不过赵默平时不常来。这里远离闹市区,很是安静,承元帝私以为,这里位置方便,赵默素来喜静,他会喜欢的。

  院子外简内奢,倒是让邵玉轩开了眼。

  赵默一走到会客小院门口,就听见了邵玉轩的声音:“你们凭什么这么关着我!就算他赵默是皇子,他也不能无缘无故地软禁我!我一定会将此事秉明皇上,让他……”

  赵默推门而入,邵玉轩嚣张的叫喊声便顿时戛然而止。

  邵玉轩眼下什么事儿也没犯,遭遇刺杀不说,还让并不熟识的四皇子关着不让走,他早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和不满了。

  看着赵默有如神祇般走进门来,邵玉轩也不行礼,站在原地看着赵默的眼睛:“四殿下!”

  赵默恍若未闻,起式拔出青云剑就将剑锋抵在了邵玉轩的脖子上。青云剑带起的凌厉剑气直接划破了邵玉轩的脖子,有血珠微微渗出。

  “殿下!”路枫连忙制止自家殿下的下一步动作,他真怕殿下一个不留神,就直接杀了那个小胖子。

  赵默的动作实在太快,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邵玉轩清晰地感受着青云剑贴在他脖子上的冰冷,和血滴渗出的感觉,满脸惊恐:“你干什么!”

  赵默眼神如冰,仇恨一瞬间将他的眼底染红,凌厉地盯着邵玉轩。

  眼前的小胖子和多年后一表人才的某个身影慢慢重合。

  重生以来,赵默也发现了自己时常情绪不稳的问题,尤其是看到和她相关的人时。

  因此赵默去太学时,都早早地赶到,坐在第一排,只看着夫子。下学了便匆匆离开,是以,赵默和邵玉轩着实见得不多。

  此时,上一世害死莫之初的人就站在眼前,赵默只觉得那些被他刻意遗忘的过去,那些前尘往事都如同洪水一般,再次席卷而来。

  ……

  赵默一路快马加鞭赶回平京,一路风尘仆仆,他却连换身衣服都顾不上,就冲到了将军府去。

  眼下,荣威将军府已然成了无主之宅,有工匠正奉命拆下将军府的牌匾。

  赵默顿时怒不可遏,一个飞身便把站在梯子上的工匠扔了下去。其他工匠见赵默一身风尘的样子,还以为是单纯来捣乱的疯子,一时间大家都冲了上去。

  然而普通的市井百姓又如何是武功高强的赵默的对手呢?

  工匠们被打得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可还是有些身强体壮的朝赵默冲了上去。

  这时,人群中冲出一个青衣男子,救下了被丢出来的工匠,闪身到了赵默面前。

  青衣男子一边和赵默过招,一边打量着眼前满脸憔悴却依旧俊美无双的男子。

  “你是赵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