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84.我家小姐千金之体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80 2019-05-06 21:00:00

  意识到两人的姿势莫名有些暧昧,莫之初微微红着脸,赶紧从赵默的臂弯里退了出来。

  只是刚退出一步,脚腕处传来的剧痛,就让莫之初难以站立,疼得她直皱眉。

  赵默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打趣道:“初儿这是在对我投怀送抱?”

  莫之初一时也觉得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的否认:“才不是!”

  赵默轻笑一声,靠近她的耳边,轻声道“可是我很高兴。”

  “轰——”

  温润的声音就像是魔咒一般,一直萦绕在莫之初耳边,消散不去。莫之初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像是着了火一般,热得她心慌。

  原来她这么不禁撩的吗?

  莫之初伸手摸摸自己的耳朵,想从赵默怀里挣脱出来,于是便轻轻扭动着。

  赵默却有些不悦,抓住她小腿的手微微用力,皱着眉说道:“你脚腕都受伤了,还不安分待着?”

  “哦……”

  莫之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吧,下意识地竟然就不动了。

  赵默单膝跪地,支着一条腿让莫之初坐着,自己则弯下腰查看她的脚腕,果然,已经肿成了馒头。

  莫之初无意识地双手勾住赵默的脖子,愣愣地看着眼前好看的少年,正弯腰替她检查伤势。

  只见赵默心疼地伸出手去触碰,想替她检查一下,可是手才刚刚碰到她的脚腕,莫之初就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赵默抬起头,有些责备地看她一眼,“你才多大?邵玉轩是个男孩子,还需要你去保护他吗?这下好了吧,没有半个月你是别想好了。”

  “这不是情况危急嘛……”莫之初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她甚至都忘了问赵默,为什么他会知道邵玉轩的名字。

  这时,莫之初才想起,阿照和阿星还在一边奋战,还有拂冬那个小丫头,她都把她给忘了。

  莫之初着急地往阿照那边看去,没有拂冬的身影,原本应付地有些吃力的阿照和阿星,在另一个持剑的少年出现后,一下子就扭转了局势,对方的五个黑衣人,没一会儿就都被少年给打趴下了。

  哇……原来这个时代会武功的人都这么厉害的吗?莫之初不禁感叹道。

  等黑衣人一个个都趴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时候,拂冬才紧张地从阴影里走出来,看看躺在地上的黑衣人,还像是不解气似的踹了一脚。

  拂冬看见不远处的自家小姐,此时正被一个陌生的少年抱在怀里,赶紧跑了过去。

  “小姐!您没事儿吧?”说着,拂冬紧张地检查着莫之初,生怕她有哪儿磕着碰着。

  小丫鬟明明自己也被吓得不轻,还能想着她,莫之初心里还是有些触动。

  莫之初伸手拂去小丫鬟脸上的泪珠子,“我没事,别担心。别怕。”

  拂冬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哭了。

  眼下,拂冬自然是没有时间害怕的。小丫鬟一脸鄙夷地打量着抱着莫之初的俊俏少年,“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可以请您把我家小姐放下来了吗?”

  没想到,赵默竟然理都不理她,直接拦腰抱起莫之初,就往不远处的鹤扇居走去。

  幸好这些日子他住在鹤扇居,周围都有人把守着,这才能赶过来。

  赵默一想到方才刚到时,对准莫之初的那把匕首,就心慌后怕。

  幸好他赶到了,要是真的让他看着莫之初在自己眼前受伤,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拂冬显然没想到这位看着俊俏的公子,竟然如此无礼,拂冬生气地鼓鼓嘴,在后面跟着絮絮叨叨地说着。

  “这位公子,所谓男女授受不亲,您还是赶紧将我家小姐放下来吧……”

  “……”

  “这夜深人静的,还请公子为我家小姐的清誉考虑考虑……”

  “……”

  “我家小姐千金之体,公子您……”

  赵默蓦地停下脚步,回头淡淡看着拂冬,虽然赵默一言不发,但小丫鬟还是莫名地就闭上了喋喋不休的小嘴。

  莫之初也觉得自己不过是扭伤了又不是断了腿,也有些不好意思,“言卿,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

  “别乱动!”赵默闷闷地扔来三个字,便继续往前面走去。

  拂冬回过神来,赶紧跟上去。这位公子,长得那么俊,怎么眼神那么吓人……

  赵默直接抱着莫之初走进了鹤扇居的后院,他自己的房间。

  只见房间里除了床和桌椅,并没有其他多余的摆设,房间里一尘不染,空气里飘荡着一股让人心安的淡淡清香。

  莫之初坐在赵默的床上,等赵默再回来时,他手里多了一个碧色玉瓶。

  赵默蹲在莫之初面前,吩咐道:“还麻烦这位姑娘去打些冷水来。”

  拂冬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那位公子竟是对这她说话,应了声“哦”便出去了。

  赵默小心地褪下莫之初的鞋袜,这才发现,莫之初的脚腕红肿不堪。赵默皱着眉头,从玉瓶里取出一些膏体,涂在莫之初的脚踝处,然后帮她按摩,活血化瘀。

  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伴着赵默的按摩,莫之初只觉得脚腕传来一阵一阵钻心的疼痛,疼得她整个人都在发抖,不由地发出像小猫一样的呜咽声。

  赵默心疼地放轻了动作,“要是疼的话,就喊出来。稍微忍一忍,这才好得快。”

  “没事儿……我……啊!!!你轻点儿!!!”

  门口打水回来的拂冬听到莫之初的惨叫急急赶来,就看见莫之初一脑门儿的汗。

  拂冬赶紧放下铜盆,握住莫之初的手,“小姐,您要是受不了了,您就捏我的手吧,拂冬皮糙肉厚的不怕疼!”

  小丫鬟的话着实让莫之初很感动,扬起疼得苍白的嘴唇:“你家小姐,钢铁之躯!”

  说完,莫之初还冲着焦心的小丫鬟咧嘴一笑。小丫鬟心疼地眼眶都红了。

  赵默往掌心注了一些内力,试图以此减轻莫之初的疼痛感。

  最后,赵默拿拂冬端来的冷水,浸湿了毛巾,敷在莫之初的脚踝上,这才坐下来歇一会儿。

  虽然莫之初疼得咿哇乱叫,但好在是坚持下来了,也没有掉一滴眼泪。

  赵默揉揉莫之初的脑袋,嘱咐着:“这几日就在府里好好待着吧,可别再到处乱跑了。仔细你的脚腕,不能走动,更不能乱跑。每日早晚用药膏揉一揉,这样才好得快。要是疼得厉害了,你就差人来鹤扇居找我,我去给你看看……”

  “噗……”莫之初轻笑出声,“知道啦,你怎么比我爹爹还啰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