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82.来玩玩咯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60 2019-05-05 21:00:00

  莫之初心心吃刨冰,拂冬拉,让尝尝。

  其实赵默此人,真破绽,莫之初静就,赵默许“太寻常”方,莫之初显根本注意。

  莫之初吃心,方逛逛呢,便赵默道别。

  赵默依旧一路目送莫之初远。

  今日七夕,道,,心里人巧,踩日子就。枉特让人宫里运冰。

  红豆生南,此物最相思,道小丫。

  随,又笑笑,小丫心肺性子,道,便期待吧。

  ,莫之初算真撒欢,带拂冬、阿照阿星,平京最名酒楼芙蓉楼,吃便宜美味心,茶楼午休,又茶馆里听书,真快活。

  终,夜幕降临,华灯初,莫之初带人,立离醉梦楼远处巷子口。

  “小姐,……咱吧……”拂冬直觉醉梦楼就。

  “呢!!儿哪儿小姐?乖,叫公子!别忘啊!”莫之初侧拂冬道,睛却离醉梦楼方。

  阿照阿星无奈视一,算,估计拦住。

  四人抬步往醉梦楼方走。

  醉梦楼门口揽客姑娘见迎面走几人,虽一瞬间所措,专业素养促使,亲昵挽住阿照、阿星拂冬胳膊,一口一公子,热情唤,搞人自极。

  特别拂冬,一尴尬笑,一伸手扒姑娘挽手。

  莫之初却站一生气,人管?明明才最钱吗?

  莫之初气愤抬腿就往醉梦楼内走,愁被姑娘缠如何轻人,顿觉松口气赶紧跟。

  梦今日堂内招呼,尖似乎太高兴莫之初走。

  莫之初,梦其实纠结,因该拿态度面。该将捧宾呢,将轰?

  梦做惯生意人,身子早就智之做决定。

  梦热络赢,“诶哟喂,莫公子吗?日见,今日吹风您吹!”

  一风情万种青楼,一孩子喊“您”,场面实滑稽。

  莫之初随口一,“邵公子今日?”,邵玉轩真。

  “原您寻邵公子,呢,您随。”

  罢,梦便朝带路,领莫之初人往雅间。

  雅间一次间,莫之初怀疑,雅间该留邵玉轩专用吧?

  梦敲敲雅间门,巧道:“邵公子,您客人。”

  梦半扇门,莫之初便见邵玉轩半躺软榻,一手举酒杯往嘴里送,一手支脑袋,屋子里几名乐妓演奏,邵玉轩悠闲拿脚打节拍。

  本该一幅风流公子,流连人间画卷,偏偏被邵玉轩肥硕身体破坏。

  “邵公子真兴致啊。”莫之初“唰”打折扇走雅间。

  “噗——”

  邵玉轩抬清何人,一口果酒喷。

  “……儿干!”邵玉轩跌跌撞撞软榻,指莫之初道。

  “玩玩咯~”莫之初摇扇子,走桌,拿邵玉轩酒壶闻闻,甜蜜果香带酒精味道扑鼻而,哦,原果酒。

  “邵公子真与众,小小纪又青楼又酒,爹管管?”

  “呵,资格吗?……”

  “?”

  “算!本少爷一般计较!哼!”邵玉轩最终句“女呢”,又躺软榻,继续听乐妓演奏。

  莫之初见外,一屁股坐雅间内圆桌,伸手自己倒杯果酒。

  论谁,屋子里突一自己付人,舒服。

  就比如,邵玉轩几次抬皮,莫之初一脸享受子,听找乐妓演奏音乐,喝找人辛苦酿制果酒。

  “,底儿干嘛?!”邵玉轩耐道。

  “嘛,玩儿啊。”

  “倒自己房间啊,雅间干?!”

  “钱啊。”莫之初所当。

  邵玉轩:“……”

  当,并因钱,觉凡拉邵玉轩当垫背,比较放心。

  “诶,邵玉轩,青楼,爹道吗?”

  邵玉轩斜瞥莫之初一:“管!”

  “就道。堂堂丞相府公子,怎就养小小纪逛青楼习惯呢?”

  “呵,如果本公子记错,比本公子小岁呢吧。敢情就准往青楼跑?”

  被莫之初一闹,邵玉轩顿兴致,扔手里酒杯,身抚平衣摆。

  “本公子见准儿!”罢,邵玉轩抬腿就走。

  邵玉轩实,莫之初居跟。

  “干!”邵玉轩一脸惊恐。

  “走结账,才干呢!”,莫之初反倒走邵玉轩面。

  将军府丞相府平安街之,一方,,邵玉轩莫之初行一段路。

  此夜虽算深,平安街店铺早早就关门,平安街零星店铺门口挂灯笼散光亮,无风无云晴朗夜空,月亮高高挂,免种夜黑风高,适合杀人感觉。

  阿照阿星跟莫之初身,意识警觉。

  邵玉轩越越觉莫之初今夜实古怪,忍住又一遍:“今晚底干嘛?!”

  莫之初扭邵玉轩胖双皮脸,刚话,就听见阿照一大喊:“小姐,小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