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78.茶会后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210 2019-05-03 21:00:00

  午,皇宫里所人道,所人又装道,四皇子赵默御书房,承元帝密谈近一辰。

  谁道父子俩谈,人道,久之,四皇子赵默就悄无息搬皇宫。

  人猜测,寡言少语四皇子触犯皇忌讳,皇才一怒之就将四皇子驱逐皇宫。人,四皇子肩负皇密旨,宫执行指令。真相又谁道呢?

  几,安稳坐鹤扇居院喝茶赵默,道种种猜测之,忍住嗤笑一。

  当,话。

  一,生月清殿儿,皇帝死令,此纯属误,场任何人将此宣扬,否则果自负,月清殿被重新锁。

  朝代,闲无夫人小姐,除嚼舌根,又干呢?

  虽皇帝,邵雪晴儿纯属误,并且严令禁止情者将此宣扬。久,平京流圈子,道件,人敢明面儿罢。毕竟,站邵雪晴身,当今丞相贵妃。

  ……

  邵沛柔皇帝“哄骗”玉芙宫,桃婉搀扶,脚步虚浮坐软榻。

  “桃婉,……皇,皇道……?”

  “娘娘,怎?”

  自御书房,邵沛柔就一副魂守舍子,一路桃婉敢,邵沛柔自己提,桃婉才顺话道。

  当桃婉并御书房内,至并道御书房里生,小五宫女被拖走。

  “……被皇令打杀……桃婉,,皇道,才旨?”

  “娘娘,您别。此咱办周密,除若锦福满,便无外人道。娘娘……”

  邵沛柔突紧张抓住桃婉手臂,指尖用力,抓桃婉忍住皱眉。“若锦,,若锦!绝让活!明白!”

  邵沛柔惊恐又狠绝盯桃婉,桃婉低,“,娘娘放心,奴婢道怎做。”

  ,未等孟如烟若锦查此,若锦尸体就冷宫一口井被。

  许久,等邵沛柔冷静,再件才,位皇啊,真玩一手权术,让邵沛柔忍住嘲笑自己愚蠢,,位无情。

  赵寅始就,“难道朕贵妃欺骗朕”,,句话根本就吧,警告。

  邵雪晴一本就误,虽小五等人言其实,种宫之并少见,更何况,邵雪晴贵妃女眷,并宫妃嫔。小五等人原本罪至死,呢?

  赵寅打爱护旗号,将人打杀。,早就道人安排才做吧。

  皇似顾及颜面,孩子厉呵斥,打杀所谓“误导”宫人,实际呢?

  实际,孩子伤一根毫毛,甚至连雪晴道歉,就跪一儿。

  呢?除失忠心耿耿部,雪晴清誉,又呢?

  帝王一拥抱,一句安慰吗?真狠心啊……

  赵寅就邵雪晴放太子妃人选之,因此才根本顾及今誉。虽旨禁止宣扬,难道件就真被宣扬吗?

  通邵沛柔忍住玉芙宫大笑,笑请安赵晋一脸茫。

  邵沛柔嘲笑自己愚蠢,竟自己位心,呢?位又真东西放心呢?

  如此一,邵沛柔禁始,孩子底谁?自始至终,赵寅曾身份,赵寅隐藏,又提防呢?

  一细小东西划邵沛柔脑海,并抓住,玉芙宫,期期艾艾度日。

  ……

  而六月初六,虽莫之初临走之悄悄赵寅耳一句,千万别件告诉爹,显,莫大将军道此。

  此,莫之初又被罚跪莫祠堂,一旁站,莫昌建莫之清。

  “莫大小姐,敢世您老人敢做吗?”老父亲笑一脸温,莫之初却一感受温暖。

  莫之初讪笑,“嘿嘿,,比如……”

  “严肃儿!”老父亲一怒吼,“一闯祸就心里难受啊?!啊?!”

  莫之初委屈摇摇。

  “德贵妃,招惹吗?!皇大度,觉祠堂跪吗?!”

  “皇伯伯就肯定让跪祠堂……”莫之初小嘀咕。

  莫之清听,皱眉闭——真啊……

  “!……”,莫昌建又被气轻。

  “莫之初告诉,就老老实实府里待!敢踏将军府半步,打断腿!”莫昌建招莫七,“传令,今令印信,若任何人敢擅自放大小姐府,就等吃军棍吧!”罢,莫昌建就喘粗气儿走。

  莫之初热泪眶,怜兮兮望自哥哥:“哥哥……”

  见莫之清衣摆一掀,就跪莫之初身旁蒲团,“初儿怕,哥哥陪跪。”

  莫之初:“……”

  虽哥哥,您该帮求求老父亲收吗???

  ,莫之初悲催,才一周,又祠堂夜……

  虽又祠堂夜,莫之初,哪儿夜呢?左右老父亲准府,莫之初就放心睡日竿。

  莫昌建虽莫之初府,莫之初再府里随意走呀,而且罚,醒之,就大摇大摆走合欢苑,就昭告“大小姐又啦”似。

  ,合欢苑门口,一似乎该儿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