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75.迎接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070 2019-05-02 09:00:00

  赵珝说道:“是母后身边的若锦。”

  孟如烟顿时无言,这若锦也算是她翊坤宫里的老人了,怎么会突然……

  这后宫啊,果然是没有几个能信的人啊……

  孟如烟踱着步子,走到窗前,心里不免有些感叹。

  这时,若香打探消息回来了:“娘娘,不好了!听说德贵妃领了一帮子人上御书房去了,里面还有之初小姐!”

  不过,若香这消息不准,准确地说来,应该是莫之初领着一帮子人去了御书房,里面还有德贵妃。

  看看莫之初此刻雄赳赳气昂昂地领着人往御书房去的样子,说好听了,叫意气风发,说不好听了,就是小人得志。

  孟如烟本还想低调地解决这件事,怎么就突然闹到皇上那儿去了呢?

  听了若香的话,孟如烟二话不说就起身往御书房去了。这时孟如烟还不忘嘱咐赵珝,让他回御花园待着,免得生出其他事端。

  宫里的信息,流通得说快也快,说慢也慢。

  眼下莫之初带着人才刚出月清殿没多远,赵默便得到了消息。

  此时的赵默正代替自家兄长守在东苑,为了防止齐王殿下在太子不在时,闹出什么事儿来,眼下赵默正以幼弟的身份,拉着赵晋下棋。

  赵晋此人,心思阴沉,生性多疑,虽然六艺及不上皇兄,却是下的一手好棋。

  然而赵珝并不擅长棋艺,可是赵默从小却是下棋的好手。因此,单论下棋,赵默和赵晋倒是有些棋逢敌手之意。

  公子哥里最有身份的两个人,此时都在安静地下棋了,其他人自然只能围观。

  一局好的棋,不但是下棋人的棋局,也是围观者的棋局。此时,围观的公子们显然都被这棋盘吸引了。

  人群外,路枫从天而降。

  路枫拨开人群,快步走到赵默身边,将刚刚发生的事汇报给赵默。

  众人只见平素性情清冷的四殿下,转眼间就不见了人影,坐在对面的赵晋也是摸不着头脑。

  路枫还保持着低头耳语的姿势,可是听他说话的人却不见了。

  得,估摸着又是要来一场追击战了。路枫在心里暗暗流泪,却只能认命地追了上去。

  东苑里一时间都是猜测的声音。

  莫之清看着赵默掠去的身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心里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

  御书房。

  当然,宫里的一切消息,自然也逃不过那位的眼睛。

  贺来从外面回来,看看那位有些干涸的砚台,拂尘轻甩,伸手给承元帝研墨。

  “皇上,说是德贵妃在来御书房的路上了。”

  赵寅一边看奏折,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嗯?德贵妃?她不在茶会好好呆着,到御书房来干什么?”

  “听说,来的还有莫家那位小姐呢。”贺来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

  果然,赵寅听了也是顿时来了精神:“哦?看样子是那个丫头又闯祸了?”

  “不愧是皇上!”贺来一边夸着,一边把方才月清殿的事儿说了一遍。

  “这臭丫头,就是故意想让德贵妃在朕面前丢脸呢!”赵寅没好气地说道,“贺来,你说朕要不要如了她的意?”

  “那可就得看皇上,想要一个什么样儿的人来做这太子妃了。”

  “你这老狐狸!朕问你话呢,你倒好,可把问题又抛回来了!”

  贺来只是笑了笑,便不再说话。

  半晌,承元帝才说道:“去,你去外面迎迎那臭丫头。”

  “是。”贺来笑着回道。

  若是这次承元帝顾及了邵沛柔,那么就说明,邵雪晴也是皇帝看中的太子妃人选,而若是皇帝让邵沛柔下不来台了,那么想来德贵妃也明白了,皇帝心里的太子妃另有人选。

  只是贺来知道,那位心里早就有了定论。德贵妃今日,怕是讨不了好了。

  贺来在御书房外候了一会儿,才看见一大帮子人往御书房这儿来了。

  等他们走近了,贺来才发现,原以为这小丫头会受委屈,看来完全是白操心了。

  走在前面的莫之初远远地就看见了贺来,便笑着冲着贺来的方向挥着手臂:“贺公公!!”

  御书房门前的贺来显然没想到,那小丫头今日进宫赴宴,竟然穿的是男装,也没有想到,她那么远就开始唤他。

  贺来有些无奈,眼底却有些欣喜,于是也冲着莫之初挥了挥手。

  改日他可得好好问问那个丫头,这挥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得了回应的莫之初,瞬间撒丫子冲贺来跑了过去,仿佛已经赢了邵沛柔似的。

  贺来又被莫之初的举动吓了一跳,一边张开双臂准备接着这位大小姐,一边说着:“诶哟喂!我的小祖宗!宫里可跑不得!”

  莫之初笑着冲到贺来面前,稳稳地停在他面前,笑嘻嘻地说道:“贺公公好久不见,您可想我?”

  贺来微微一愣,随即笑着回道:“老奴可天天想着您呢!”

  看着莫之初的穿着,贺来也不敢随意地把“大小姐”三个字叫出口。

  “听说您今日又闯祸了?”贺来佯装拉下脸来问道。

  “哪儿能呢!初儿可乖着呢!”小小的孩子,眸色清透,一闪一闪地发着光。

  说着,邵沛柔带着邵雪晴也走近了。

  贺来旋即卸下一脸慈爱的笑,转而低头行礼:“贵妃娘娘,皇上在里边呢,请。”

  邵沛柔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贺来,便带着邵雪晴进了御书房。

  莫之初在后面调皮地抢了贺公公的拂尘,学着贺来的样子站在一边。等邵沛柔走了,才笑嘻嘻地把拂尘又塞回贺来手里。

  贺来在后面无奈地摇摇头,跟着莫之初走进了御书房。

  要说莫之初是何时和贺来混得这么熟的,大抵就是上回进宫的时候吧。

  莫之初一个人在殿外等着莫昌建,贺来见孩子一个人可怜,便拿了拂尘给莫之初玩儿,两人大概就是玩出来的感情吧。

  这拂尘本就不是什么玩物,莫之初却玩得起劲儿,这让贺来都觉得,许是这孩子喜欢吧。

  其实内里早就是成年人的莫之初,哪能对着一个拂尘玩得忘我?只是贺公公一时细心的举动,让莫之初很感动罢了。莫之初向来是这样,你若是予她一枝玫瑰,她便愿意还你一捧鲜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