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72.枸杞银耳羹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00 2019-04-30 21:00:00

  南苑里琴声不绝,眼见着眼下气氛正浓,邵沛柔也适时说起了早已准备良久的事儿。

  “姐姐,”邵沛柔又给孟如烟添了杯茶,“姐姐可还记得臣妾有一胞妹,名唤雪晴。”

  孟如烟喝了一口清茶,只觉唇齿留香。

  “本宫自然记得。方才本宫还奇怪,今日怎么没见着那个丫头呢。”

  “雪晴这丫头,行事马虎。听闻今日茶会,说是要给姐姐弹奏一曲,午前还特地带了琴来,到了妹妹宫里才发现琴弦断了,方才还在准备,眼下已经过来了。倒还想请姐姐莫要怪罪,给雪晴一个机会才是。”

  “妹妹这是说的哪里的话。雪晴琴技出众,本宫听闻已久,却始终无缘得以耳闻,今日有这机会,本宫也很期待。”

  “多谢姐姐大量!”邵沛柔话音刚落,便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一阵悠扬的琴音。

  古有白居易写乐妓的琵琶之音“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如今用来形容邵雪晴的琴声,也是极为贴切的。

  京中但凡有些地位的夫人小姐们都知道,邵雪晴从小师从大昱最负盛名的乐师,一手古琴,技艺高超,柔时辗转不绝,刚时金戈铁马。

  邵雪晴一袭鹅黄宫服,正坐在生云亭不远处的假山旁独自抚琴。

  一曲弹罢,众人还有些沉浸在琴声中,无法自拔。

  邵雪晴施施然走到生云亭中,恭敬地下跪行礼:“雪晴给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淑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众人这才从邵雪晴的琴声中回过神来,再看邵雪晴,人人眼里都是赞赏之意。

  “免礼。雪晴果然弹得一手好琴,没想到本宫竟然如此有耳福,若香,赏!”孟如烟笑着吩咐道。

  这是今日茶会上,第一个获得孟如烟赏赐的小姐,一时间,大家看向邵雪晴的眼神中,又都充满了羡慕。

  孟如烟说了免礼,可邵雪晴却还跪在地上,“雪晴今日迟到了,还请皇后娘娘责罚。”

  “今日不过是普通茶会,没有那么多讲究,就不必拘礼了。再说方才雪晴的一支曲子,本宫看来也足够赔罪了。”孟如烟并不很在意这些虚礼。

  “多谢皇后娘娘。”邵雪晴这才站起身来,在孟如烟的示意下,坐在了邵沛柔身边。

  茶会在各位小姐的展示中进行着。

  月清殿中,等莫之初一觉醒来时,也不知道许妈妈和若云去哪儿了,闲着无聊,莫之初只好起来自己去随处逛逛。

  而这时,茶会也进行了一大半了,趁着大家还有兴致,邵沛柔便让宫女们将先前吩咐炖好的枸杞银耳羹呈了上来。

  “姐姐,妹妹先前差御膳房煮了枸杞银耳羹,眼下消暑正合适,姐姐也尝尝。”

  邵沛柔如是说道,邵雪晴便上前去帮皇后端银耳羹。

  也不知邵雪晴今日是怎么了,好好地端着银耳羹,竟然平地上就一个踉跄,一盅银耳羹,便洒了孟皇后和邵雪晴一身。

  邵雪晴惶恐地上前替孟如烟擦拭,但孟如烟向来宽厚,也不怪她。

  “无妨,雪晴的衣裳也脏了,赶紧回去换一身吧,本宫也回去换身衣裳,茶会就交由妹妹打点了。”

  语罢,孟如烟便起身回去更衣了。

  邵家姐妹俩讳莫如深地对视一眼,贵妃身边的桃婉便上前来给邵雪晴带路。

  路上,邵雪晴有些紧张,忍不住问道:“桃婉,你说咱们这事儿能成吗?”

  “二小姐放心便是,娘娘都已经打点好了。”

  说着,桃婉便带着邵雪晴到了一座宫殿内,她手里也不知何时多了一套衣服,殿内已经备好了热水,而那宫殿的匾额上,分明地写着“月清殿”三个大字。

  莫之初虽然散步去了,但是为了防止一会儿许妈妈回来找不着她,只好绕着月清殿这方圆几十米打转。

  而此时在“月清殿”里沐浴更衣的邵雪晴,在得了“太子殿下来了”的消息后,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莫之初绕着月清殿转了三四圈,敏感地察觉出月清殿附近似乎有些不同,好像多了些什么。

  细细感受下才发现,不知何时,月清殿周围多了几道视线,这种感觉让莫之初觉得很不好。

  而当赵珝经过通往月清殿的岔路口时,就有小太监飞奔到御花园去,准备向德贵妃禀报“大事不好”。

  莫之初原本还不清楚这些视线是怎么回事,可是当她在转角处看到迎面走来的赵珝时便察觉出,这里面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

  不等赵珝开口叫她,莫之初便跑到赵珝面前,“言玉哥哥怎么在这儿?”

  “宫女来报说母后找孤有事,让孤来月清殿,孤便来了。不过孤倒是头回听说宫里还有这么个宫殿呢。初儿怎么在这儿?”

  莫之初其实也说不准到底有什么问题,但是她心里就是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莫之初摇摇头没有说话,跟着赵珝一起往月清殿走去。

  随着两人靠近月清殿,莫之初便越发觉得空气中有一股子越来越浓的香气,而这气味,明明她离开时还没有。

  这时,莫之初突然反应过来,蓦地停下脚步,拉住了赵珝的衣袖。

  赵珝被迫停下脚步,好奇地问她:“初儿怎么了?”

  “言玉哥哥,你相信我吗?”

  这一刻赵珝在这个五岁的孩子的眼里,看到了别样的光芒。

  “怎么了?”

  莫之初想了想,像是下定决心般,说道:“言玉哥哥若是相信初儿,就不要进月清殿了!”

  “为何?”赵珝不解。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种感觉。若是言玉哥哥相信初儿,眼下不要耽误,马上去翊坤宫,可以吗?”

  赵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此刻就是相信了莫之初,点点头,转身往回走。

  见赵珝走了,莫之初坚定地走向月清殿的殿门。

  走到门前,莫之初深吸一口气,抬腿便狠狠地将门踹开了。

  “啊——!!!!”响彻云霄的女声从屋子里传来,也不知方才明明空无一人的院子,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三两个太监和宫女:“什么人!”

  而一早便走出月清殿院子的赵珝,当听到院子里传出的陌生的尖叫声时,目光顿时冷如冰霜。他没有停下,只是加快了脚步往翊坤宫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