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64.伞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30 2019-04-26 23:45:00

  莫之初打死也没想到,原来这个时代就有碰瓷儿的了。

  而且始作俑者,大概就是此刻坐在她旁边的吉安郡主,乔安南。

  莫之初摇着扇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乔安南。

  终于被莫之初赤裸裸的眼神盯得受不了了,乔安南说道:“莫公子这般盯着吉安看,不觉得失礼吗?”

  “刚才那被撞倒在地的老人,是郡主安排的吧。”虽然是问句,莫之初说出口却是陈述语气,因为她确定,方才那老人家就是和乔安南一伙儿的。

  乔安南有一瞬间的凝滞,很快便说道:“不好意思,吉安不懂莫公子的意思。”

  “别装蒜了。”莫之初没样子地往后一靠,随意地说道:“你找的这演员,演技不够精湛啊。他好几次抬头看你,向你请示,我都看到了。”

  乔安南沉默了半晌,大大方方承认:“是我的主意,那又如何?”

  “不如何。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不过是教训教训他罢了,让他以后别到处欺负人。”

  “啪——啪——啪——”莫之初都忍不住为她鼓掌了,“郡主真是侠肝义胆,莫之初佩服。”

  “要说侠肝义胆,吉安可比不上莫公子。”

  “所以郡主今日的这一出戏,就是为了教训教训邵玉轩?”

  “对啊,要不他都快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想起前两次看到被邵玉轩欺负的孩子,乔安南气就不打一处来。

  “那照郡主的意思看,邵玉轩今日被教训到了吗?”

  “……”乔安南一时说不出话来,显然,并没有。主要还是因为让莫之初给搅黄了。按照乔安南的剧本,原本应该是把事情闹大,然后宫宴迟到,于是就非常自然地被问起为什么会迟到,再然后,乔安南就把邵玉轩的劣迹都告诉承元帝。

  “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我今日一定向皇上好好说说这邵玉轩!”

  得,敢情还怪上她了。莫之初顿时有些无语,无奈道:“行行行,都怪我,以后我一定不插手郡主的事儿了,您看行吗?”

  “莫之初,你上次还说和我是朋友呢!关键时候你怎么也不帮帮我呀!”乔安南嗔怪道。

  “……”这下莫之初说不出话来了,毕竟上一次那是她随口胡诌的呀。

  “那咱们当然是朋友了,所以这才出手,好让你悬崖勒马啊!”

  “悬什么崖勒什么马?”乔安南一脸不解。

  “你想啊,那邵玉轩就是个混蛋,到处欺负人,那你怎么还能跟着他坑蒙拐骗,给他下套儿呢?那你和他有什么区别?”

  行吧,其实莫之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只不过是想让这位倒霉郡主,可别再揪着她的话头不放了。

  “我怎么就成了坑蒙拐骗了?!”她明明是替天行道了!

  “你看,那老人家是安排的吧,是你让人老人家上去碰瓷儿的吧?那你可不就是坑蒙拐骗吗?你就该光明正大地怼他呀!对了,你可记得把我的银子还给我。那可好多银子呢!”

  莫之初一想到那一袋子银子就肉疼。

  “守财奴!”乔安南骂了一句。

  马车就这样在两人的吵吵闹闹中到了宫门口。

  因为乔安南是郡主,到了宫门口已经有小太监在等她了,她便和莫之初分开了。

  莫之初撩起马车车窗的帘子向外张望,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林青曼的人影儿。

  呵,她就知道林青曼那个女人绝对不会管她,不过这样也好,她也乐得自在。

  宫里有规定,宫外的马车不能驶入宫中,莫之初只好下车步行。

  可是眼下也没个认识的人带,莫之初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走。

  许妈妈看见自家小姐一脸茫然的样子,轻轻拍拍莫之初的肩膀说道:“小姐,这边儿走。”

  莫之初这才想起来,自己可是带了一个大帮手呢!莫之初开开心心地牵起许妈妈的手,走在宫道里。

  夏日的太阳总是毒辣的,虽然眼下还不到午时,但是日头却丝毫不温柔。

  莫之初被晒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任这月华锦再透气,在烈日的炙烤下也只会让人觉得闷热不已。莫之初的额头和鼻子上都是汗珠子。

  许妈妈怜爱地给莫之初擦擦汗,说道:“小姐,就快到了,您在坚持一会儿。”

  “许妈妈,初儿没事儿,咱们走吧。”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莫之初内心早就在嘶吼了,尼玛的怎么这么热!

  突然间,莫之初只觉得头顶的太阳似乎被遮住了,好像也不那么晒了,人也觉得凉爽了一些。

  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头顶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青伞。

  “初儿,真巧,咱们又见面了。”九岁的少年一手打伞,往那儿一站便是风景。

  “原来是言卿啊,真巧。你怎么也在宫里?”莫之初冲着赵默一笑。

  “前些日子给四殿下做的扇子,殿下不太满意,今日我是来送新扇子的。”赵默走在莫之初身边,帮她打着伞,笑着回答。

  “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位四殿下还挺挑剔的,我就觉得你们家的扇子挺好的。”莫之初不过随口说了一句,赵默听了简直想抽自己嘴巴子,这就叫做自己挖坑自己跳。

  眼前的宫道分成了两边,左手边是给临时入宫之人用的,当然这条路就意味着接下来还有许多检查,而右手边是给宫里的人用的。

  许妈妈本想领着莫之初往左手边走,但是许妈妈开口前,赵默已经带着莫之初往右边走去了。

  许妈妈在后面看了一眼莫之初身边的少年,若有所思。

  走了一会儿后,莫之初也察觉出了不同寻常,似乎自从和赵言卿一起走以来,就再没有接受过检查。

  莫之初有些不安:“言卿啊,咱们是不是走错了呀?”

  别说没接受过检查了,就是侍卫见到他们,也没有一个上前来阻拦的。

  “没错啊,这条是入宫的近道。”

  “可是本来不是应该有许多检查的吗?为什么这些侍卫都不拦着我们就直接放我们走了?”莫之初眨巴着眼睛,抬头问道。

  “或许是他们瞧着我觉得眼熟了?毕竟我最近常常来。”

  “哦,原来是这样。”莫之初相信了,恍然大悟道。不仅恍然大悟,还觉得鹤扇居真厉害,居然能让宫里的侍卫都眼熟了。

  许妈妈跟在后面,忍不住想,小姐,您怎么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了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