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63.这姐们儿也太刚了吧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40 2019-04-26 21:00:00

  莫之初一看到面前的两个人,就有些轻微头疼。

  这得是什么天大的缘分,才能每次出门都遇上他们俩呀?莫之初很是无奈。

  而且经验和直觉告诉她,遇见这两个人准没什么好事儿。

  莫之初虽然想转身就走,可是眼下的情形是,她必须解决了眼前的情况,让他们俩让路,然后去宫里。

  莫之初在镇北侯府和丞相府的马车后面探头探脑,打算先看看前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只见丞相府的马车在侯府马车稍前的位置,高大的马匹前面,跌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一支拐杖倒在老人手边。

  乔安南扶着老人的身子,问道:“老人家,您还好吧?”

  “哎呀……我的腿……我的腿好痛呀……”

  邵玉轩站在一旁,奇怪地看着摔倒在地上的老人,而相府驾车的小厮则跪在地上。

  “少爷,小的真的没有撞到他,是这个老人家自己突然跑过来的!”小厮急切地说道。

  莫之初算是明白了,得,简单一句话就是,邵玉轩又让人给撞上了呗。

  丞相府的马车撞倒了一位老人,结果此时古道热肠的吉安郡主恰好路过,正义感的驱使下,上前关心老人,于是引起交通堵塞。大致就是这样。

  莫之初“唰”地打开折扇,摇摇扇子走上去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又是怎么了这是?”莫之初语气略带无奈,毕竟这样的场面,近来实在见得有点儿多。

  邵玉轩闻声猛地抬头,只见来人一席月白袍子清秀高贵,折扇轻摇风流倜傥,面容俊俏——行吧,还是莫之初那张欠揍的脸。

  “怎么又是你呀?我怎么走哪儿都能碰上你?!”邵玉轩虽然嘴上嫌弃着,但是看到莫之初的那一刻,心里还是松了口气。

  还好,莫之初还健在。

  “真巧,我也想问问邵公子,您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莫之初摇摇扇子,微风将鬓角的碎发扬起,继续说道:“哟,这是又撞上人了?邵公子,您看我说什么来着,就说让您减减肥吧,您还不乐意。”

  邵玉轩:……???这他妈人又不是我撞的!

  “莫之初,你是不是瞎?没看见本公子今日乘的是马车吗?”言下之意就是,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人不是我撞的。

  “哟,这可真是厉害了,邵公子坐着马车都能把人给撞了,莫之初佩服!”莫之初说着,双手抱拳行了一礼。

  邵玉轩看莫之初那样子真是越看越气,好好的一个姑娘穿什么男装?关键是,穿着还挺好看……

  “没听见我的小厮说这老人家是自己撞上来的吗?还有你,看看你穿的这都是什么?”邵玉轩嫌弃道。主要还是因为嫉妒,嫉妒莫之初穿得比他好看比他帅。

  “邵玉轩,你是不是瞎?本公子穿的当然是衣服了,你看不见?”莫之初把刚刚邵玉轩说的话又还给他了。

  “邵公子,这位老人家也一大把年纪了,谁会傻到自己往马车上撞?”说这话的不是莫之初,而是乔安南。

  莫之初看一眼扶着老人的吉安郡主,心下感叹,哇,原来这郡主这么刚的吗?

  “……”

  乔安南这样问道,邵玉轩也答不上来了。毕竟他坐在车里,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啊。

  今日马车走得慢了些,一路上都走得平稳,就是刚刚停下来,也是慢慢悠悠地停下来的,怎么也不像撞上了人啊。

  乔安南见邵玉轩没话说了,便以为他是默认了,转头对老人家说道:“老人家,您还能走吗?要不我扶您去医馆看看?”

  “哎呀,小姐不用忙活了,老头子身上没什么钱,还是不去医馆了吧……这伤过几日也就好啦……”老人家颤颤巍巍地说道。

  “您别怕,有我给您做主,看诊费啊,谁撞了您就让谁出!”说着,乔安南还故意看了邵玉轩一眼。

  这话邵玉轩可不爱听了:“我再说一遍,我没撞上他!这钱谁爱出谁出!”

  “呵,没想到堂堂丞相府公子是个敢做不敢当的。”

  乔安南轻蔑的语气,让邵玉轩听得火气腾腾直冒:“乔安南,别以为你是吉安郡主,小爷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

  “怎么?敢做不敢当被人戳破了还气急败坏了?本郡主之前许多次都见你欺负弱小,你以为你说没撞我就会信你?!”

  莫之初看看吵得面红耳赤的两个人,觉得再这样下去,今天怕是别想进宫了,赶紧上前做和事佬。

  “别吵了别吵了,这事儿也没个目击证人,谁知道真相如何,你们再吵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那你说怎么办!!”乔安南和邵玉轩突然的异口同声吓了莫之初一跳。

  莫之初想她一个过路人怎么还让这俩当事人甩脸子了呢?

  “干什么!你俩的事儿冲着我喊什么?!赶紧靠边儿,别在这儿挡道!”莫之初委屈又气愤,关她什么事啊?

  然而乔安南不干了:“邵公子今日要是不给这位老人家赔礼道歉,就别想走了!”

  老人家诚惶诚恐:“使不得使不得。”

  邵玉轩一句“有病”,就直接朝着自家的马车走去了,显然不打算再搭理乔安南。

  然而,莫之初也是小看了乔安南。这位吉安郡主,没想到内里根本就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啊。

  乔安南直接上前就张开双臂,挡在相府的马车前,大有“想走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的意思。

  这姐们儿也太刚了吧。

  莫之初觉得还是自己动手处理吧。

  莫之初走到老人家身边蹲下:“老人家,您这伤也拖不得,不如我让那边的小厮送您去医馆吧,看诊钱我来出,您看怎么样?”

  那边的小厮,指的是侯府的车夫。

  “郡主,让你们家小厮送老人家去看诊,想必你也放心,你也要进宫吧?就坐我的马车去吧。”

  莫之初一伸手,阿星就把钱袋子放到了莫之初手上,莫之初转而又把袋子塞到了老人家手里。

  “眼下时辰不早了,还是不要再拖下去了吧。”莫之初说着,看着地上的老人。

  老人一会儿后,微微点点头同意了。

  莫之初“唰”地打开扇子,“行了,皆大欢喜。郡主,请吧。”

  乔安南看了莫之初半晌,这才带着云儿缓缓走向将军府的马车。

  莫之初看着乔安南的背影,摇摇折扇想着,这吉安郡主,真有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