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49.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50 2019-04-19 21:00:00

  莫之初被刘越抱将军府,练剑赵默等路枫。

  路枫自殿越气势一招一式,禁感叹,殿真才。殿般大,被父亲逼练武呢!虽招式凌厉刁钻,远练剑气。

  赵默无数次练剑被路枫打断,烦胜烦,,凡路枫习武,就直接停。

  赵默飞身而路枫,当即一收剑式,将青云剑收入剑鞘。

  “何?”赵默一,一走一旁石桌,自己倒杯茶。

  今路枫倒吞吞吐吐,立刻就刚刚消息告诉赵默。

  赵默听完,手指轻轻摩挲杯口,默默无言。

  路枫此殿心所,忐忑抬一言赵默。

  良久,赵默薄唇轻启,喃喃道:“醉梦楼,易……”

  “嗯?”路枫其实听清。

  “季修联系一,近日安排间,见,情解决。”赵默吩咐道。

  “!”完,路枫就闪身走。

  赵默端茶杯小酌一口:“啊,烫……”

  ……

  将军府,武康院。

  今日荣威大将军心情错。甚至,心情错。凡长睛怕。

  莫昌建今日何如此舒畅。

  今日早朝,风平浪静,无甚公务,身心轻松。转道军营,将士训练素,莫昌建新兵训练,一精气神十足,让莫昌建甚欣慰。圣密旨,交由手良将兼心腹刘越办,放心。

  今真美一啊!

  莫昌建站武康院院子里,抬湛蓝空,沐浴灿烂阳光,心里。

  今日将军心情错。威虎营武教,将军今日训诫实属温柔。花园花匠,万难一见,将军路居哼小曲儿。武康院人,今日将军午饭比平吃一碗。

  莫昌建觉今日格外舒畅,一切顺利,因而心情顺畅。久种身心通畅感觉。

  虽隐隐觉儿生……

  所谓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就莫昌建情形。

  莫昌建武康院内享受难岁月静,莫七便急急忙忙跑。

  莫七禀道:“将军,刘统领。”

  真稀奇,往除节,刘越营,更别莫昌建府。今日刚密旨一交由刘越,难道快就情况?

  如,莫昌建表情严肃:“领小书房吧。”

  “……”莫七欲言又止,最终道:“。”完,便领刘越。

  莫七实口难言,暂且今日大小姐门居无人报,被刘统领抱……小姐打扮,莫七直觉觉。

  当一脸严肃莫昌建,小书房等刘越莫之初,莫昌建脸色实精彩。

  “爹爹~”莫之初被刘越放,甜甜跟自老父亲打招呼。

  莫昌建刘越尚且银甲披身子,莫之初一身男装,心立刻种祥预感油而生。

  “怎儿啊?”

  “将军……末将今日……”莫之初立刻打断刘越话。

  “方才逛街碰巧遇阿越叔叔,就请咱做客。”莫之初谎带眨,张嘴就。

  而莫昌建显信:“吗?真够巧。如果记错,今日查密旨之?”

  “。”刘越简短答,带军人一丝苟。

  “实招,底怎儿!”莫之初越,莫昌建心里安感觉就越强烈。

  “末将今日因密旨一,突击醉梦楼,……醉梦楼里碰初儿……”刘越虽觉意思,觉莫之初再调皮行,无视莫之初哀求神,如实汇报。

  “哪儿?”莫昌建觉自己耳朵让耳屎堵,听清。

  “醉梦楼……”刘越又重复一遍。

  “莫!之!初!!!”莫昌建一怒吼,莫之初乖乖跪倒。

  “爹爹,您听,一切原因,您先听解释……”

  而莫昌建根本解释机:“莫之初!真奈何啊?!啊?!几门跟人打架,今日就敢青楼?!……气死啊!”

  莫昌建被莫之初气书房里走。

  莫之初赶紧爬,小短腿步跑老父亲身,拉莫昌建手道:“爹爹,初儿错,您别生气,千万别气坏身子……”

  实证明女儿安抚效。莫昌建怒气稍微平息一:“!又怎儿啊!”

  莫之初又情一遍,忘添油加醋一,描述一秦沫万一真被卖青楼惨,及刘越如神般降临帅……

  莫昌建听完,冷哼一,瞪莫之初。半晌:“!跪!让吗!”

  莫之初缩脖子又跪。

  莫昌建语重心长道:“初儿啊,父几次才记住啊?女孩子啊!被人道,别人怎道,怎嫁人?啊?”

  莫之初眨巴眨巴大睛:“就嫁人呗!”转而莫之初,立马哭丧脸,一屁股坐:“道,原爹爹初儿,让初儿赶紧嫁才呢。”

  一听莫之初,莫昌建赶紧解释道:“胡呢!嫁,爹爹就养一辈子!宝贝女儿岂人娶就娶走?!”

  “就!”莫之初搭腔道。

  “……跪!”莫昌建立刻摆位置:“岔话题!莫之初告诉,一次罚,就爹!”

  一旁刘越听久,疼爱莫之初,便劝道:“将军,初儿小呢……您别罚太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