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42.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60 2019-04-15 23:30:00

  最终,青楼一事以阿照的落荒而逃不了了之。

  无奈之下,莫之初只好继续做客清风苑,和秦以风这个伤员为伴,谈天说地侃大山。

  秦以风的伤势一开始就是莫之初伪装的,在将军府细心调养了这些天,皮外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原本一身的绷带也都拆得七七八八了,现在也能自己下床走路了。

  看着秦以风营养不良的瘦弱身躯,莫之初每天变着法儿地往清风苑送各种小吃,如今秦以风的脸色看起来也比以前好多了。

  这一天,天气晴朗,而且刚好前一天下了大雨,所以天气倒还算凉爽。

  自从莫昌建答应了莫之初可以进军营以来,莫之初就开始了自己的锻炼计划。不然以她现在这娇生惯养的小身板,进了军营那哪儿受得住?

  估计分分钟就能让武教头给练趴下,还带兵呢……想都不要想!

  于是,莫之初现在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绕着将军府跑两圈。一切,从抓体力开始。

  莫之初跑步的消息也传进了莫昌建的耳朵里,莫七向他禀报:“将军,大小姐近来很是刻苦呢。每日起来都绕着将军府跑步,看来小姐是铁了心要参军了。小姐如今还小,能有这等觉悟,真是让人欣慰啊。”

  莫昌建听了,一脸嫌弃:“那可不是,也不看看她是谁的女儿!”

  莫七呵呵一笑,心下吐槽:您这王婆卖瓜夸得真是顺溜……

  不过莫七也知道,莫昌建这是高兴。这事儿放在谁身上,那都是孩子被夸奖了,比自己得了夸奖还高兴。

  莫之初跑完步回到合欢苑,洗漱后百无聊赖地躺在合欢石上。

  “唉……”这是拂冬听到的第101声叹息了。

  “小姐,您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拂冬有些担心。

  “唉……是啊……”莫之初毫无灵魂地随口回答。

  小丫鬟听了,一下子就紧张了:“小姐,您哪儿不舒服啊?”

  “我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不舒服啊……”

  “那奴婢赶紧找大夫来给您看看!”拂冬说着就要去找大夫,莫之初赶紧叫住她。

  “回来!别急呀!你就是找了大夫来也没用,我这是心病啊……”

  拂冬呵呵一笑:五岁的将军府大小姐能有心病?说出去谁信?拂冬心想,小姐估计是又想往外跑了,害她瞎担心一场!

  “那可如何是好?”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拂冬附和着问道。

  “拂冬啊,你家小姐我啥也不缺,就缺出门一趟,你懂吧?”莫之初支起上半身,看着石头底下站着的拂冬。

  “不好意思小姐,奴婢不太懂。”拂冬笑得温和。

  “……带你一起去!懂了吗?!”莫之初觉得自己真是窝囊,出个门还要受一个小丫鬟威胁。

  但是没办法,谁让拂冬得了大将军的口令,但凡莫之初要出门,就让拂冬告诉他。拂冬这才有了鸡毛,可以拿到莫之初面前当令箭使。

  “懂了懂了!奴婢这就去准备!”拂冬立即点头如捣蒜,赶紧屁颠屁颠准备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粉雕玉琢的将军府“小公子”,带着三个小厮,在许妈妈的目送下,精神抖擞地出府了……

  ……

  上一次莫之初去了平京最繁华的平安街,碰上了邵玉轩那混球。于是乎,莫之初这次学聪明了,绕过平安街,直奔城南,看看城墙去!

  拂冬这个小丫鬟,平素出府的机会也不多。今天好不容易跟着莫之初一起出来,一路上拂冬新鲜感十足,这儿走走,那儿看看,开心坏了。

  然而负责她们安全的阿照和阿星就不那么轻松了,一边要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一边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生怕又发生像上次一样的事儿。

  虽然最后邵玉轩的事儿和平解决了,但是两个小厮心里还是狠狠地捏了把冷汗。

  今日阳光明媚,微风轻拂。莫之初走在平京的大道上,心想着此刻手中若是能有一把折扇,那她这俊俏公子的形象也算是完美了。

  也不知道前些日子在鹤扇居定的折扇,做得怎么样了……

  不过,这件事瞬间就被莫之初抛之脑后了——在又看到邵玉轩当街欺负人小孩儿的时候。

  唉……要不怎么说是冤家路窄呢……莫之初表示她很无奈。

  明明都绕道走了,怎么走哪儿都能碰上邵玉轩呢?

  上一次是秦以风,这一次又是一个小男孩儿,除了罗易明这个在将军府劳役的,依旧是那三个臭小子和一众小厮。小男孩儿依旧是破破烂烂的粗麻布衣,不过身子骨看起来倒还不算瘦弱,起码比起秦以风好多了。

  不过在看到小男孩儿脚边掉落的中药包时,莫之初原本转身想走的想法瞬间消失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腔怒火。

  得,邵玉轩不就是仗着自己人多吗?!她倒要看看这个邵玉轩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莫之初正准备抬腿上前,就被拂冬拉住了胳膊:“公子,咱们还是走吧……”

  莫之初抚开拂冬的手:“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拂冬啊,你没听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

  说罢,莫之初就走上前去了。阿照和阿星对视一眼,无奈地跟上去了。

  阿照还不忘提醒拂冬一声:“你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躲吧,万一情况不对了,赶紧回将军府叫人去。”

  阿照话音刚落,就听见了自家“公子”的声音:“嘿嘿嘿!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干什么呢这是!”

  邵玉轩闻言抬起头来,入眼就是莫之初那张讨厌的脸。

  要说邵玉轩也是真倒霉。大病初愈,头回上街,一心想着可别再碰到莫之初了,辛辛苦苦饶了道,怎么又碰上了呢???

  “怎么又是你啊?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你就不能当做没看见啊?!”邵玉轩毫无耐心,只想冲上去好好教训莫之初一顿。

  但是自从从父亲嘴里听说这莫之初其实是个女的之后,邵玉轩就是有这个心,也下不去手了。

  就比如现在,莫之初虽然一身男装,但是邵玉轩就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莫之初女气得很,当初他怎么就那么眼瞎呢???

  “前两句原封不动还给你!”莫之初简直想啐他一脸,“就你这样的,我就是想配合你演出,也做不到视而不见啊……毕竟占地面积太大……”莫之初摇了摇头。

  邵玉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敢情莫之初这是在骂他胖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