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40.何事如此开心?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60 2019-04-14 23:40:00

  见小丫头高兴的样子,莫之初笑了笑:“不用谢我。是你的终会是你的。”

  莫子衿知道以后姐姐都不会再和她抢罗易明了,小丫头就高兴得不行。

  “还有事儿吗?”莫之初问道。

  小丫头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了。

  “再吃一点儿?”莫之初又把盛着点心的盘子往莫子衿那边推了推。

  莫子衿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高兴地点了点头,伸手抓了一块凉糕。

  小丫头吃凉糕正吃得开心,阿照就进来禀报,说是碧落院的何妈妈来找莫子衿了,就在门口等着呢。

  “让她进来吧。”莫之初无聊地趴在桌子上说道。

  阿照得了莫之初的同意,就出去领人了。

  何妈妈一走进主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莫子衿身边:“诶哟,我的小姐呀!您出门怎么也不说一声呢!可吓死何妈妈了!”

  “何妈妈对不起……”莫子衿小声地道歉。说起来,莫子衿的家教也是真的不错了。

  何妈妈把莫子衿抱进怀里,诚惶诚恐地对莫之初说道:“大小姐,真是对不住,二小姐给您添麻烦了。”

  “无妨……”莫之初跟个没骨头的一样趴在桌上,主要是她现在是真的困了。

  然而她这懒散的样子在何妈妈眼里看来就是没有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何妈妈心底也更喜欢自家小姐了。

  “那我这就带二小姐回去了,大小姐您休息吧。”

  莫之初一抬眼就看见莫子衿的眼睛还盯着那盘凉糕看。

  “嗯……这凉糕也带回去吧……”莫之初说道。

  何妈妈有些惊讶于莫之初的好心,但是莫之初都说了,她也只好道了谢,拿了东西抱着莫子衿走了。

  莫子衿走之前还不忘和莫之初打了个招呼,莫之初懒懒地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等她们一走,莫之初迅速躺到了床上,不出两息就睡着了。

  这是莫之初难得的在房里睡的午觉,拂冬细心地帮她盖上被子,轻轻退了出去。

  ……

  翊坤宫。

  今日,赵珝和赵默两兄弟难得在给皇后请安的时候碰上了。

  自从赵珝坐上了太子之位,赵默是越来越难得见到这个皇兄了。

  今日见是两人一起来的,孟皇后心里也开心。大儿子也是许久没有来看她了。但是儿子如今身在高位,实属无奈,她也能理解。

  两兄弟给孟皇后请完安,一起走在回去的路上。

  “言卿近来课业如何?皇兄近来诸事繁忙,疏忽了你,你不要责怪皇兄才是。”赵珝向来细腻又温和,此时也是对自己疏忽了弟弟而自责。以往,他必定是每日都要问问的。

  “皇兄放心,言卿自然不负皇兄所望。所谓在其位谋其职,皇兄做好太子,我就好好学习,如此才是。”

  “你这么想皇兄就放心了。孤近来也不能时常来看望母后,这点还劳言卿多费心才是。”

  “是,言卿晓得。”赵默说道。

  赵默突然想起前些日子柔贵妃的事,便问道:“皇兄可听说了六月六的茶会?”

  “嗯,父皇说六月六是好日子,还命孤邀请百官之子进宫赴宴呢。怎么了吗?”

  赵默也不知道哥哥知不知道事情的起因,提醒道:“六月六茶会,是柔贵妃的主意,本意是想给你选妃。”

  话说到这里,赵珝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笑了笑说道:“孤知道了,多谢言卿提醒。”

  赵默被自家哥哥中规中矩的话给逗笑了:“哈哈,你我兄弟还在乎这些虚礼?柔贵妃还有个妹妹,年龄上倒是合适,皇兄可要留心。不过若是还不错,皇兄也喜欢的话,收了也不错。”

  赵珝被赵默的话吓了一跳,佯怒道:“说的什么浑话!小小年纪,尽想着这事儿!”说着,还伸手去打赵默的脑袋。

  兄弟间难得的打闹着,倒是让赵珝最近略微沉重的内心放松了一些。

  在其之位,必谋其职。太子这个位子确实有权有势,但是与之相随的责任也重大。赵珝近来接触政务才发现,朝堂之上的事儿真是不好处理,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

  尽管如此,也丝毫不影响赵珝对弟弟的观察。

  “孤听人说,言卿近来心情不错,许多宫女都等着去景华殿看你呢。”赵珝打趣道。

  赵默也不否认:“近来确实心情不错。”

  “嗯……孤也察觉了。”

  “……这么明显吗?”赵默有些不好意思了。

  “嗯,言卿今日话都比以前多了。”赵珝笑着看着自家弟弟。

  “……”

  “近来何事如此开心?能让言卿开心的事儿着实不多。”能让言卿开心到话都多了的事儿那就更少了。

  赵默想起那一日见到的小人儿,嘴角忍不住挂上了一抹甜蜜的笑。

  看到弟弟这个样子,赵珝真是即稀奇又高兴。

  半晌,赵珝了然地笑了笑:“看样子,我们言卿是有心上人了。”

  原本以为赵默一定会反驳的赵珝,实在是没想到,赵默居然默认了。这可让赵珝更加惊讶了。

  这个发现,硬是让赵珝这个太子都忍不住八卦起来:“是哪家的姑娘吸引了咱们言卿,皇兄都好奇了。”

  “将来一定带给皇兄见见。”但是现在不行。毕竟,现在他也只不过和她是一面之缘。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然仅是这一面之缘,也让赵默满心欢悦。

  “好。”赵珝也很开心,弟弟这也算是长大了。

  ……

  这一日,邵沛柔难得的把自己的妹妹召进了宫,美其名曰,许久不见,甚是想念,便让妹妹进宫来陪伴。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进了赵默的耳朵里。

  “殿下,这事儿咱们要管吗?”路枫站在赵默身侧询问道。问的自然是六月六茶会之事。

  “管,自然要管。皇兄的事,怎么着也得管。不过此事倒也不着急,先去查查这个邵雪晴是个什么路数。”

  “是。”

  事情交代完了,路枫还没有走。

  “还有事儿?”赵默侧身问道。

  “……”

  “赶紧说!”

  “是!刚得了消息,大小姐也会参加六月六的茶会!”

  这个消息赵默倒是没想到,毕竟他了解她,能推的宴会向来不参加,突然的这是怎么了?

  不过比起这事儿,“路枫,你说话吞吞吐吐的毛病到底是谁给你惯的?!”赵默有些生气。

  路枫心里委屈,不是吞吞吐吐,是压根不敢说啊。但凡牵扯到那位的事儿,您这脾气真是比孩儿的脸还难琢磨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