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38.今天吹得是什么风?龙卷风吧?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090 2019-04-13 23:30:00

  “但是!只要我觉得你不行了,我让你回来,你就得给我回来!”莫昌建终于还是妥协了。

  莫之清看了一眼自家父亲,他还以为父亲到死都不会同意呢,怎么突然就松口了?

  就算爹松口了,他也不舍得把自己娇生惯养的妹妹送去吃苦呀……

  莫之初心里一喜,赶紧点头如捣蒜。

  现在父亲都同意了,还不赶紧顺着他的心意?反正到时候要让她回来,那也是到时候的事儿了。

  到时候的事儿,现在哪儿说得准啊?莫之初得意地想着。

  “你是个什么打算?”莫昌建居然问起了莫之初的意见。

  不过莫之初也不慌,这事儿她也早就思考过:“嗯……我现在还小,总之就先跟着哥哥习武,等我长大一些了,再试着练兵也不迟。”

  莫昌建一听,果然这小丫头真不是闹着玩儿的,这一点,倒还真是和她母亲一模一样。下定决心要做的事儿,就不会单纯以想法结束,一定会付诸行动。

  “那你明日就随之清一起……”

  “爹爹!”莫之初打断他,“我虽然说了要进军营,可也没说马上就进军营啊……”

  “大,小,姐,那你想怎么样啊?”莫昌建没好气地问她。

  “那个……您看……这进了军营,以后可就都没什么时间休息了。不如您就让初儿再享受享受最后的自由时光?”莫之初笑得谄媚。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夏天到了,热。

  “哼!我看你是怕这大夏天的太阳晒得慌吧?”莫昌建一眼看出女儿的小算盘。

  “嘿嘿……”莫之初吐了吐小舌头。

  “行了,这事儿我再安排安排,你先回去吧。这段时日给我老老实实待着,要是再整出什么幺蛾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莫昌建假装“凶狠”地说道。

  莫之初见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赶紧甜甜一笑,提起裙摆跑了。

  莫昌建看着女儿小蝴蝶一样地就飞走了,竟然忽然觉得有些伤感:“唉……”

  “爹,您怎么突然就答应让初儿去了呢?”莫之清不解道。

  莫昌建看着莫之初离开的方向:“之清,初儿就是太像她母亲了……”

  虽然自莫之清记事以来,母亲就一直在家陪着他,直到后来有了初儿,再后来就去了。但是莫之清也听过一些母亲的事,虽然只是一点零星的事,但他也知道,母亲和一般女子不一样。毕竟,那可是敢女扮男装混进太学的女子啊……

  “初儿就是太像你母亲了,我怕拦着她,她那个小脑袋里呀,指不定有什么鬼主意呢。与其到时候提心吊胆,还不如一开始就答应她,好好看着她。”莫昌建无奈地说道。

  莫之清知道了父亲的打算,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爹放心,还有我跟着呢。”

  莫昌建回头看看最近又窜高了的儿子,拍了拍儿子尚且瘦弱的肩膀,点了点头。

  “有你看着初儿,我也放心。行啦,这事儿就先这样吧,你也回去休息吧。”

  “是。孩儿告退。”说罢,莫之清也走了。

  ……

  莫之初回到合欢苑,习惯性的又爬上了“合欢”石。

  如今夏天到了,阳光也不如阳春时节温和,反而毒辣了许多。

  阿照和阿星为了让莫之初能一如既往的在合欢石上休息,特地在合欢石旁支了篷子,给莫之初遮阳用。

  此刻,莫之初享受着阿照和阿星为她创造的舒适条件,躺在合欢石上午休。

  莫之初心里细细地盘算着自己眼下要处理的一系列事宜。

  参军一事,姑且算是解决了。只等八月十五之后,就可以去报到了。至于为什么是八月十五,莫之初也说不上来,总之就觉得是这日之后。

  其次是罗易明,眼下罗易明一如既往地讨厌她,嗯,很好,按照轨迹在走呢。

  以风的事儿,还真是个大事儿。不仅是个大事儿,还难办。恢复信心这种事儿,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是真难……这事儿她可得好好思考思考。

  还有六月六,也不知道林青曼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不过这都进宫了,她总不敢太嚣张吧?

  莫之初闭着眼睛想还有什么事儿,耳边突然响起拂冬鬼魅般的声音:“小姐?”

  莫之初一个惊醒,整个人被吓得跳了一下。咿……西……

  只见拂冬人站在梯子上,俯着脑袋打量着她。莫之初只觉得心肝儿疼:“拂冬啊……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拂冬此刻心里想着,您也知道被人吓着是什么滋味儿了吧!

  “奴婢这不是怕您还睡着呢嘛……”拂冬有些委屈。

  “什么事儿啊?”莫之初问道。

  合欢苑的人都该知道她的脾气,都不会轻易打扰她午休才对。

  拂冬这才爬上合欢石,在莫之初耳朵边小声说道:“小姐,二小姐来了……”

  嘿,这可真是稀奇了。莫子衿可从来没来过她这合欢苑,今天吹的是什么风?龙卷风吧?

  “林青曼到我这儿来干嘛?”莫之初理所当然地认为,一定是林青曼带着莫子衿来的。毕竟莫子衿一个三岁的小毛孩子,林青曼放心她一个人到处乱跑?

  莫之初这可就想错了,莫子衿还真是一个人来的。偷偷来的。趁林青曼午睡溜出来的。

  “二小姐是一个人来的……”拂冬小声说道。

  莫之初听了,不敢相信地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拂冬。

  拂冬觉得小姐此刻看着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一样。

  “真的!这会儿还在门口没放进来呢,是阿星发现的。”拂冬解释道。

  对于莫子衿一个人来找她这件事儿,莫之初立刻脑补出了一场年度大戏——受到生母压迫的小女孩儿,终于忍受不了母亲的虐待,无奈之下,偷偷溜出门向长姐求助,虽然不是亲的……

  虽然,莫之初有一瞬间这样的想法,但是瞬间就被她自己给推翻了。

  要想莫子衿和林青曼闹翻,那难度就好比撕开一对连体婴儿,除了皮肉相连,还有神经呢。

  “那还愣着干什么?请进来呀!看看人不远万里找过来是为了啥。”莫之初说道。

  拂冬应了“是”就去了,心里却委屈巴巴:明明是你说的外人想进合欢苑,必须得到你的同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