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32.民间家事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090 2019-04-10 21:00:00

  孟皇后正纳闷着,邵沛柔已经在桃婉的搀扶下,拖着长长的裙摆进来了。

  邵沛柔堪堪跪下,柔柔一笑,向孟如烟行礼:“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孟皇后虽然心里对邵沛柔不喜,但面上还是笑得温和。

  这大概就是后宫吧,就算你再讨厌后位上的那位,就算你再不喜欢哪一位妃嫔,也不能表露出来,否则就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平身吧。若香,赐座赐茶。妹妹今日怎么有空来了?”孟如烟笑着问道。

  邵沛柔起身才看到坐在榻上的赵默。

  “妹妹也好些日子没来给姐姐请安了,想着今日无论如何也得来看看姐姐。倒是没想到四殿下也在,是妹妹唐突了。”

  “无妨。今日也是本宫让言卿来用午膳,这孩子才来看看本宫。”

  “姐姐也是好福气呢。生得言玉和言卿都是一表人才。”言玉就是赵珝。

  “妹妹有了言乐也是好福气。”言乐是大皇子赵晋的字。

  两人一番皮笑肉不笑的商业吹捧,赵默就坐在一旁安静地听着。

  终于,邵沛柔沉不住气,说明了今天的来意。

  “如今言玉贵为太子,至今也没个婚配,姐姐不为太子考虑考虑吗?”

  原来是为了这事儿,这邵沛柔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邵丞相一家本就子嗣稀少,大女儿如今身为皇贵妃,还为皇上诞下了大皇子,这地位也算是稳固了。

  丞相府除了邵玉轩那个混不吝的公子哥,还有一位嫡二小姐。今年十二岁,名唤雪晴,看着倒是个干净温和的姑娘。想来这德贵妃是想给自己的胞妹找个归宿?

  但是邵沛柔这手,未免伸得有些长。暂且不说孟皇后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以后能娶个真心喜欢的姑娘,所谓父母之言,媒妁之命,言玉的婚事自然不用她来操心。

  “如今言玉尚未及束发,婚配一事倒也不急……”孟皇后说道。

  “姐姐,这您可就不知道了,这京城好人家的姑娘,哪个不是婆家早早就看中的?姐姐可得留心呢!”邵沛柔说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言玉如今贵为太子,那姑娘家也得讲求一个门当户对才行。姐姐,您说呢?”

  “……只要言玉喜欢就好。”孟皇后实在不喜邵沛柔这样,端起茶盏喝茶。

  这时一直坐在一旁默默无言的赵默突然开口:“母后,儿臣近日闲来无事,听了许多民间家事,不若儿臣给母后也说说吧?”

  孟皇后如今听到小儿子说听了故事的话,反而觉得有些好笑,仿佛小儿子压根就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一般。

  “好啊,那就给母后说说吧。”

  “儿臣有个叫路枫的护卫,想来母后也知道。路枫今年也十五了……”

  在皇后殿外警戒着的路枫,突然听到殿下叫了自己的名字,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呢。没想到殿下却说了一句他今年十五了。

  殿下,您摸着自己的良心再说一遍,我今年多大了???

  十二岁的路枫无语望天,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是他长得……显老吗?

  “前些天路枫外出时看上了一个姑娘……”

  “噗——”门外路枫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一来二去,两人都看对眼了,于是路枫就回家和他爹娘说,想娶了人家姑娘。”

  这路枫,孟如烟也知道,是她父亲特地挑选送到言卿身边,为他办事的。这么快就已经十五了吗?她印象里怎么觉得他还小呢?

  孟皇后一听是喜事:“那可是好事儿啊!”

  “母后,您知道路枫说了之后,他爹娘怎么样了吗?”

  “当下去请媒人说亲了?”

  “才不是呢!”赵默一脸兴奋,“路枫让他爹娘臭骂了一顿!”

  “哦?这是为何?”孟皇后不解。

  “路枫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如今都还未成家,这自古以来哪儿有弟弟比哥哥先成家的道理啊!路枫这么不懂事儿,当然要被爹娘骂了呀!”赵默说完,还看了邵沛柔一眼。

  赵默说这事儿,无非就一个意思,赵晋都还单着呢,邵沛柔不该先操心操心自己儿子的婚事?更何况,赵晋今年都十六了,这年龄过了十五分水岭,可就不一样了。

  赵默话音一落,邵沛柔的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滞,虽然还挂着笑,但是眼神怨毒地看了赵默一眼。

  说来,邵沛柔也是个极聪明的,邵德铭调教出来的女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一点,却玩得比邵德铭还彻底。

  眼下这招被赵默三两下给拆了,邵沛柔当即又心生一计。

  “言卿说得也对,言乐的婚事,本宫也是心里着急。姐姐,不妨咱们借着六月六,在宫里办个茶会,请京城的姑娘们都进宫来,咱们再好好瞧瞧如何?”

  六月六是天贶节,传说这一天上天会赐福,虽然大昱并不兴办这一节日,但是大昱人民常借着这一日举办花会等等,图一个热闹和吉祥。

  孟皇后向来知道这邵沛柔不是个会服软的,她想做的事儿,一定得做到了才罢休。

  不过这宫里也确实冷清,请京城的大家闺秀们进宫来热闹热闹也未尝不可。

  “嗯,妹妹这个主意不错。此事就交由妹妹安排了,妹妹费心了。”孟皇后和气地说道。

  “姐姐客气了,为姐姐分忧是妹妹应该的。那妹妹这就不打扰姐姐母子相聚了,妹妹告退。”邵沛柔起身行礼后又施施然走了。

  “言卿觉得德贵妃今日之举如何?”孟皇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和一个九岁的孩子讨论后宫之事。

  “想来德贵妃是想有什么动作,不过母后是皇后,只要母后稳坐后位,德贵妃还是翻不出您的手掌心去。皇兄的婚事重要,母后可得好好把关。”赵默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也是在提醒孟皇后要万事小心,但是只要有母后的后位在,皇兄的婚事自然由母后和父皇说了算。

  孟如烟只觉得言卿自从言玉当上太子以来也稳当了许多,可靠了许多,作为一个母亲,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的孩子的成长更开心的事儿呢?

  “看来言卿也长大了。”孟如烟欣慰地说道,慈爱地伸手摸了摸儿子柔顺的长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