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29.近乡情怯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30 2019-04-09 09:00:00

  赵寅揉了揉莫之初绒绒的脑袋,说道:“行啦,邵玉轩的事儿你就不用管啦,皇伯伯会解决的。去吧,帮皇伯伯叫你爹爹进来,皇伯伯再和他聊聊。”

  赵寅把莫之初放到地上,莫之初乖巧地点点头跑出去了。

  赵寅一直目送着莫之初出去,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莫昌建走进御书房,行了一礼:“皇上。”

  “行啦,就你我二人,不在乎这些虚礼。”赵寅摆摆手说道。

  “是。”

  “邵丞相这事儿你怎么看?”

  “其实前两天,丞相还带着儿子到过府上,也是为了这事儿,依我看,邵丞相怕是不愿善了了。”

  赵寅摇摇头:“不对。你啊,还是不够了解他。他今日参你一本,不是在生你的气,而是在生朕的气。想来他自己眼下也知道自己丢人了,所以只要给他一个台阶下就够了。就看你,愿不愿意给这个台阶了。”

  帝王心术,谁说玩儿的不是臣子心思呢?

  赵寅这么一说,莫昌建也懂了。

  “我倒是无妨,大不了当朝给他道个歉就是,只要他不为难初儿。”

  “放心吧,还有我镇着呢。话说回来,初儿说她要进军营,和你一起保家卫国呢,你怎么看?”想起莫之初,赵寅忍不住地露出笑意。

  “什么!什么进军营?!瞎胡闹!一个女孩子家家,天天就知道在外面野!……”

  莫昌建狐疑地看着一脸姨母笑的赵寅。

  “你……你你你……你不会……还同意了吧?”

  赵寅笑着点了点头。

  “她一个孩子不懂事儿,你还不懂事儿吗?!”事关宝贝女儿,莫昌建也顾不上什么君臣之别了。

  “初儿可是说了谁说女子不如男呢,还说要带出大昱最优秀的军队给朕瞧瞧,朕心动了。”

  “……”

  两人间突然一阵沉默,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最后,还是赵寅先开了口:“昌建,初儿真像她啊……”

  “嗯……一模一样……”

  最后,宫里传出消息,莫昌建会当着皇上和文武百官的面,给邵德铭赔不是,同时宫里也给丞相府辞赐下了好些珍贵药材,还让小儿专科的何太医暂留相府,等邵玉轩身子好了再回太医院复职。

  如此,也算是给足了邵德铭面子,同时也给了他台阶。这样一来,邵玉轩这档子事儿也算是落下帷幕了。

  ……

  景华殿中院。

  气沉丹田,凝气于臂,骤而剑出,剑气摇晃了夏日的绿叶,也摇晃了宫女的心弦。

  此时,赵默正在院子里练剑,一招一式,干净利落,气势逼人。一把青云剑,在赵默手里,仿佛和他的灵魂融为一体一般。这剑舞的,谁说看着不是一种欣赏呢?

  只是这剑气,随着招招式式的出剑,如有实质,让人不敢靠近。

  不一会儿,路枫就来了。见自家主子正在练剑,路枫只好先在一旁侯着。

  然而有些事儿,还是趁早报告了好啊……可是看看那挥剑的动作,再看看那扫堂腿的气势,路枫也是不敢贸然上前。

  可是一想到万一汇报晚了的后果……请看看他这满眼的红血丝……(路枫:微笑.jpg)

  赵默早就用余光看到了路枫一副踌躇的样子,想上前又突然止住,脚跟都抬起来了又慢慢放下,搞得他都没有练剑的心思了。

  赵默一个收剑式把青云剑收进了剑鞘,走到一旁的石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

  “事儿都办好了?”虽然赵默心里知道不可能,毕竟他那日写下的事儿可不少,但是说不定这一世的路枫更优秀了呢?

  “那倒还没有,已经和季修然联系上了,具体事宜估摸着,还得您去和他谈谈。”

  “嗯。”

  其实那日赵默纸上写的那些,虽然看起来多,但实际上都是些细节性的东西。路枫回去以后好好看了看赵默写的东西,忍不住惊讶殿下近来也没出过宫,上哪儿知道那么多消息去。

  难道是背着他收了新人了?可是他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不能啊……路枫心里想着。

  路枫的办事能力,那也是优秀管家级别的,汇报时自然不需要事无巨细地汇报,那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厮才会干的事儿。

  路枫只需要向赵默汇报事情完成的情况,以及他无法解决的事情就行了。至于他是怎么完成的,找谁完成的,赵默不用知道,不然还要路枫干嘛?

  路枫此时一瞬间心里又紧张了一下,语气不过短暂一窒,但凭借这么多年来的了解,赵默自然知道路枫还藏着什么大事儿没说呢。

  “还有事儿?”

  “那个……殿下……”

  “有话快说!”到底是谁给他惯的这说话吞吞吐吐的臭毛病!

  “是!殿下,那位进宫来了。”

  赵默听了,猛地放下手里的茶杯,紧张又担心:“怎么回事儿?”

  路枫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赵默这才知道他心心念念、魂牵梦绕的人现在就在宫里。

  赵默很想去看看她,但是想到这么突然就要见到了,不知道为什么,赵默莫名有些怕了。

  他也觉得很奇怪,明明回到这里的这段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想见她,想要见到她的声音一直在心里叫嚣着,可现在眼见离得这么近,他为什么,突然,不敢去见她了呢?

  赵默只是不知道,这不过是一种近乡情怯罢了。

  他怕见到的她会和他认识的不一样,他怕自己会一时控制不住自己,他更怕,他记得他们之间的所有,但看到的却是她陌生的眼神……

  路枫想象过很多种他把这件事告诉殿下之后,殿下的反应。或许是表面淡然内心激动,或许是自乱阵脚,又或许是立马过去见她。但路枫实在没想到,殿下听了之后居然呆住了!住了……了……

  这一点儿也不像殿下。

  喜欢一个人原来会把人变得这么奇怪的吗?那他以后还是不要喜欢别人好了……路枫心想着。

  “殿下,您不去看看……吗……”路枫简直想抽自己嘴巴子!

  他话还没说完呢,赵默已经衣摆一飘不见了……

  “殿下!!这可是宫里!!!”路枫苦逼地去追他家殿下了。

  这可是宫里啊!!!普通人跑两步都不行,他家殿下就直接用轻功飞了???一会儿指不定让人当成刺客,把御林军给招来……

  他的命怎么这么苦啊……(ಥ﹏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