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27.皇伯伯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10 2019-04-08 09:00:00

  邵德铭手指着眼前的小姑娘说不出话来。

  赵寅见了也是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说是你家小公子吗?”

  莫昌建把莫之初抱到一边,单膝跪地:“皇上,小女顽劣,还望皇上赎罪。”

  “好啊,原来不是小公子,是小姐,哈哈哈。”赵寅乐了。

  要说皇帝的生活也着实是无聊得紧,整日里不是批奏章、上朝、看着百官斗,就是看着后宫的妃嫔们斗,这突然多了个乐子,让赵寅的心情一下子也好了不少。

  莫之初低着头站在一边,进门前她就看见站在一旁的邵德铭了,此时早在心里把邵德铭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了。凭借着她优秀的大脑,中文、英语、韩文、日语……怕邵德铭的祖宗们听不懂中国话,她还用上各种语言都问候了一遍。

  莫之初一进门就把脑袋埋在了莫昌建怀里,现在又低着头,赵寅真是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儿都看不着。

  “来,你抬起头来朕看看。”赵寅说道。

  莫之初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只见她带一点婴儿肥的小脸蛋儿上,大大的桃花眼一眨一眨的,水灵灵地倒映着御书房里的金饰,看起来格外闪亮,就好像眼睛里倒映了星星一般,小嘴紧张地咬在一起,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赵寅“腾”地站了起来,几步走到莫之初身边蹲下,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

  莫之初在进御书房之时,就在奔向莫昌建的时候迅速地把里面都扫了一遍。

  木制的书柜上满满的都是书和竹简,书柜前是一张巨大的书桌,桌上规整地摆放着文房四宝和几摞奏折,下首的位置还摆着几张太师椅。看起来都是木制的,至于是什么木,莫之初自然是看不出来的。

  坐在书桌后的男人,看起来和她家的老父亲年龄差不多,长得算是玉树临风吧,至少在莫之初看起来,比她爹也就差了那么一点点点点。明黄色的龙袍增添了一丝威严,这位肯定就是承元帝了。

  看起来还挺和善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善了。莫之初心想着。

  ……

  莫之初抬头看了一眼莫昌建,见莫昌建点了点头,才开口道:“莫之初。”

  “那朕可以叫你初儿吗?”

  也不知道这皇帝是什么意思,这一副眼冒金光的样子,真是……

  莫之初迟疑地点了点头,在赵寅看来倒像是小心翼翼。

  莫昌建怕莫之初又像对着邵德铭那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都往外说,担心地提醒了她一句:“初儿,这位是……”

  还不等他说完,赵寅就接过话头说道:“我和你父亲是好朋友,你可以叫我皇伯伯。”

  莫之初心里想着,“朕”都说出口了,还以为她不知道他身份呢?

  不过莫之初心嫌口正直,还是甜甜地叫了一声:“皇伯伯~”

  赵寅听了,满足地摸了摸莫之初的小脑袋。

  “皇伯伯听说你打人了,是真的吗?”

  呵!原来又是这事儿!这事儿还没个完了?!这都过去几天了!

  莫之初转眼没了刚刚的乖巧可爱劲儿,一下子就像一只伸出爪子的小野猫一样,腮帮子鼓鼓地说道:“邵玉轩那小子跟皇伯伯告状了?”

  赵寅想了想说:“对呀,你都把人家打出内伤,高热不退了,人家还不来跟皇伯伯告状?”

  莫之初嗤之以鼻:“哼!我下手才没那么重呢!再说了,我比他还小呢,他还打掉了我一颗牙,我只给了他两拳,都算便宜他了!”

  “哦?还有这种事?”赵寅意味深长地看向左手边的邵德铭。

  邵德铭连忙解释道:“回皇上,当初两人却是因为一些原因……额……有些摩擦……”邵德铭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赵寅心里有了些数,只觉得眼前的莫之初他是越看越喜欢。

  正好此时书桌上有些御膳房送来的糕点,还有南甸进贡的花茶,赵寅抱起莫之初,走到书桌后坐下。

  莫昌建诚惶诚恐:“皇上,初儿大了,怎能让您抱着她……”

  “无妨,初儿这孩子,朕看着喜欢。”

  说着,赵寅还把糕点和花茶端到莫之初面前:“初儿,来尝尝这个。”

  莫之初只觉得这皇上越来越奇怪了,怎么突然对她这么好,真是适应不来……不过莫之初向来不会和吃的过不去,伸手抓了一块糕点咬了一口。

  御书房送来的是莲子糕,用的是上一年的莲子,御厨用了好些办法才保存下来,在这有些闷热的天气做了莲子糕,给尊贵的皇帝消暑。

  这莲子糕软糯可口,带着莲子的清香和淡淡的甜味,既能让人觉得清甜又不至于发腻,再配上花茶,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好吃吗?”赵寅问着。

  莫之初无言地点点头,但是眼睛里溢出的光彩却昭示着,这糕点很合她的口味。

  “那你再和皇伯伯说说,你为什么和丞相家的公子打架啊?”

  莫之初乖巧地吃完了糕点,又喝了一口花茶清清口,这才把那天的事又说了一遍,当然,吉安郡主那茬儿被她省略了。

  等莫之初说完了,赵寅又让她再吃一些点心,莫之初也不客气。

  但是那之后,御书房里却是一阵诡异的安静,安静得邵德铭心里直打鼓。

  好一阵沉默之后,邵德铭连忙跪在书桌前,说道:“皇上,虽然事情确实如此,可是微臣就只有这一个儿子,微臣也是爱子心切,更何况我儿却是至今高热不退,微臣这心里也是着急呀……”

  赵寅叹了口气:“行啦,朕知道了。朕这就让太医随你回府去看看,你先回去吧,此事朕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可好?”

  皇上都发话了,他还能说不好?邵德铭只好谢了圣恩回去了。

  见邵德铭走了,莫昌建也是松了口气,偷偷地瞪莫之初一眼,莫之初就坐在赵寅怀里冲着自家老父亲吐舌头。

  “昌建,你也先退下,朕想和初儿单独聊聊。”

  和她一个五岁的小屁孩儿有什么好聊的啊?!莫之初心里吐槽。

  莫昌建虽然担心,但是也只好退下了。

  莫之初一抬头,就看见一国之君眼冒金光的看着她,莫之初差一点儿就要把手抱到胸前做防御状了,转念一想,她不过一个五岁的小屁孩儿,怕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