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26.臣有本要奏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60 2019-04-07 21:00:00

  坐在龙椅上的赵寅,眼见着一只略显笨重的小蝴蝶飞进了御书房,一头扎在了莫昌建的身上。

  只见此时的莫之初,浅黄色马口袖内衬搭着莲粉色百蝶天华锦的对襟结扣短袄,配了深紫色银纹绣荷边百褶蜀锦长裙,虽然庄重了些,但丝毫不影响小姑娘浑身散发出来的可爱劲。

  莫之初扑在老父亲身上,伸手就把脑袋上重得要命的头面,能拆的都拆了下来,统统扔进了老父亲怀里。

  没办法,莫昌建只好一手扶着女儿的背,一手接下女儿塞过来的头面。到最后,发髻上只剩了一个还算轻便的围髻。

  ……

  话说回来,自从承元帝宣布了册立太子的圣旨后,朝堂之上的局面真可谓是和以往大不一样。

  如今,大皇子赵晋封了齐王,二皇子赵珝封了太子,文武百官的派别,真的是一眼便知。

  册立太子前,两位皇子虽然背地里有些小动作,但是在赵寅看来,那都是小打小闹,近来,他的两个儿子也真是越发不让他省心了。

  特别是册封大典以来,齐王上来就是各种挑太子的刺。

  不过赵寅也看得清楚,这邵丞相估计就是齐王最大的支持者了,毕竟齐王可是他邵德铭的亲外孙,他当然要支持着。

  太子仁厚,赵寅知道,但是仁厚往往对一个帝王来说又是最致命的。毕竟哪怕你不对别人下手,别人也会对你下手。

  而他的这个昔日好友——荣威大将军莫昌建,现在看起来,倒是个中立的样子,哪一边也不偏向,只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工作,这倒是让赵寅有些好奇。

  赵寅在金銮殿上一边看着底下两派官员,正因为两位皇子争红了脸,一边叹气,这样的日子也着实无聊了些。

  “够了!你们眼里还有朕吗!”赵寅坐在龙椅上一声大吼。

  金銮殿上顿时鸦雀无声,文武百官赶紧闭上了嘴,诚惶诚恐地跪倒在地,高呼:“皇上息怒!”

  今日为了齐王和太子,谁来主持军营粮饷考察一事,两边又是吵得不可开交。也不知道邵德铭哪儿来的消息,今年要重新审核各军营粮饷,这不,早朝上一上来兵部尚书就提起了这事儿,顺带举荐了齐王。

  “看看你们这一个个的!军营粮饷是闹着玩儿的嘛!都不用再说了!此事交由荣威大将军全权负责!”赵寅直接一锤定音。

  “皇上……”邵德铭还想再争取一番,却被赵寅打断了。

  “此事休得再议!有事儿秉,没事儿退朝!”

  底下官员又是一阵两两相望,赵寅也没了耐心,起身准备退朝。

  邵德铭恨恨地剜莫昌建一眼,赶紧趁着皇帝还没走,恭恭敬敬地走出队列,跪倒在地。

  “启禀皇上,臣有本要奏。”

  无奈,赵寅只好又一屁股坐回龙椅上,没好气地说:“说!”

  “臣要参荣威大将军莫昌建!”

  莫昌建奇怪地转头看一眼邵德铭,他又怎么得罪这老狐狸了?

  赵寅一听,也来了兴趣:“丞相这话是什么意思?”

  “臣要参这大将军教子无方,目无王法,放任其子当街对微臣之子暴力相向,求皇上做主。”

  原来是这事儿。这两日赵寅也从德贵妃那儿听说了这事儿,说是自家宝贝弟弟被莫昌建的儿子给打了,虽然他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左不过小孩子打闹玩耍时下手重了些,在他看来实在没什么好在意的。

  赵寅正了正神色,道:“真有此事?莫将军,可有此事?”

  莫昌建拱手作揖:“皇上,此事事出有因,皇上明查。”

  邵德铭此时一副心痛不已的样子,凄凄惨惨地说道:“皇上,臣所言句句属实。莫将军这小儿子着实心狠手辣,将微臣的儿子重伤。皇上也知道,微臣就玉轩这一个儿子,微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微臣哪儿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

  这倒好,前些日子玉轩出府游玩,硬是让莫将军这小儿子打成了重伤,这都高热了两日了还未见好,臣这心里真是不是滋味儿啊……”

  邵德铭这泫然欲泣的痛诉,说得莫昌建都快信了。

  “皇上,末将拿性命担保,事情不像丞相大人说的那般。”莫昌建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邵德铭,真是为老不尊,小孩子打闹,还抓着不放,真是不要脸!

  “莫将军的儿子,朕记得是叫之清?朕认得,看起来是个聪明正直的孩子,想来是不会做出这种事。莫将军,你何时多了个小儿子,朕怎么不知道啊?”

  “皇上,其实这事儿末将也不清楚。末将看来,不过是孩子间打闹罢了,微臣觉得断是没有丞相说得那般严重的。”

  “莫昌建!敢情受伤的不是你家小子,你不心疼!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让你儿子伤成那样试试!”邵德铭愤怒地说。

  要说这邵玉轩高热一事,确实不假,不过不是被莫之初打得,而是昼夜温差引起的体温调节中枢功能紊乱,俗称感冒。

  邵玉轩也真的是点儿背,前几天还天气晴好,温度上升,刚刚吩咐了下人换了床稍薄的被子,结果被莫之初打了的当晚,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气温骤降,于是乎,邵玉轩不负众望地着凉了。

  偏偏邵德铭压根不知道被子的事儿,而且大夫又说邵玉轩气血有些虚,于是邵德铭自然地把儿子的病因归结到了莫之初身上。

  赵寅面对眼前的情况也是有些头疼,话说官员的家事还是第一次被这样拿到朝堂上来说,万一一个处理不好,这两家都不高兴了,那可就麻烦了。

  赵寅正皱着眉不知该怎么办时,贺来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般,俯身过来。

  “皇上,此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好。眼下天色也不早了,可不能让各位大人们都在这儿候着。依奴才看,不若就请了这莫家的小公子来问一问再做决定也不迟,您说呢?”

  赵寅一听,眼睛立马就亮了,清了清嗓子说道:“此事不可断下妄言,莫将军,就请你家这小公子进宫来给朕说说是怎么回事儿,朕再做决定吧。将军和丞相就随朕回御书房处理此事,今日就这样吧。”

  说完,赵寅就起身走了。

  文武百官“恭送皇上”之后,莫昌建和邵德铭就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去了御书房。

  这才有了莫之初被带进宫的事儿,这也是莫之初如今身在御书房的原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