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07.逼她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160 2019-03-26 09:00:00

  听了莫之初的道歉,小姑娘显然还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更委屈了,哭着说道:“讨厌姐姐!呜呜呜……”

  林氏连忙喝住女儿:“子衿!不得胡说!”

  莫子衿被娘亲的厉喝吓得一窒,一会儿后,张嘴就哭得更大声了。

  娘亲从来没有这样呵斥过她,莫子衿只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同时,也更加讨厌莫之初了。

  莫之初不知所措地看看哥哥,又看看自家的爹,哄小孩儿她是真不会!

  林氏也知道可不能由着女儿继续这样闹下去了,赶紧说道:“将军,妾身先带子衿下去休息了,将军和之清、初儿慢用。”

  莫昌建点点头:“去吧,好好安抚子衿。”

  “是,妾身晓得。”说着,抱着哭得昏天黑地的莫子衿施施然走了。

  莫之初心里叹了口气,其实她特别喜欢那些声音软软细细的小孩儿,即便哭闹也不会闹得人心烦,她本来挺喜欢莫子衿的,真是可惜了……如果莫子衿正直善良地长大,她也并不会介意她是父亲续弦所出,可惜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莫子衿有爹有娘,又不是没人管教,莫之初自然也没有闲得蛋疼到打算用自己的爱去感化人家的地步,是睡不着觉还是饭不好吃?

  莫之初向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别人对她好,她也会对别人掏心掏肺。当然了,要是对她不好,她也不会客气就是了。

  就比如现在,林青曼带着莫子衿刚刚走,莫之初就乖巧地从哥哥膝上滑下来,自己站到旁边的小圆凳上,给哥哥盛了碗汤:“哥哥,初儿已经吃饱啦,哥哥也吃。”

  “好。”莫之清笑得一脸心满意足。

  一旁的老父亲喝着自己给自己盛的汤,突然淡淡地开口问道:“清儿今日习武的功课可都练完了?”

  “是的父亲,早晨就练完了。”莫之清回答道,开心地喝着妹妹给他盛的汤。

  “哦,还没啊。那吃完饭就抓紧练功去吧。”大将军淡定地夹菜。

  “……爹,孩儿已经练完了。”

  “嗯?不够?那回头爹让刘越给你加点量。”刘越是莫昌建的副将,出身江湖,一身功夫出神入化,莫之清从小就跟着他习武。

  “……???”莫之清满头问号。他是怎么招惹父亲了???

  莫之初在一旁听得嘴角直抽抽,这是什么爹啊?

  一顿午饭就这样结束了,吃完饭莫之清带着妹妹“饭后百步走”消食去了,莫昌建也准备回军营。

  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清儿一会儿来军营报道。”

  “……是!”

  所谓“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莫之清为了能让妹妹活到九十九,很是认真负责地带她百步走。

  而且是真情实感的“百步走”,一步不多,一步不少。数着步子到一百步了,伸手把莫之初抱了起来,又给一路抱回合欢苑去了……

  下午莫之清到军营报道去了,莫之初继续躺到巨石上思考人生——思考老天到底为什么不把她送回去。

  拂冬就站在石头下面守着她。

  春末午后的太阳暖洋洋的,把人也晒得懒洋洋的。小丫鬟拂冬站在巨石下,脑袋一点一点的昏昏欲睡。

  “拂冬。”突然,小丫鬟头顶传来了稚嫩的声音。

  “……是,小姐!”拂冬精神一震,她没有睡着!对,没有!

  “你说,如果有人把你扔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你的地方,但就是不让你回来是为什么?”莫之初实在想不出头绪,想得脑子都快炸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随便找个人聊聊天先。

  而随便找个人,自然是找了个此时离得最近的拂冬了。

  拂冬还以为是自己偷懒被发现了,没想到小姐竟然只是问了她一个问题……

  “嗯?小姐,您说什么?”拂冬有些不敢相信。

  “我说……唉……算了……没什么……”算了,莫之初也没真打算从拂冬那儿就得出答案。

  “……小姐?”但是莫之初既然问了,小丫鬟还是会认真思考的。

  “嗯?”

  “您说,会不会因为是那人的任务没有完成,才……不让他……回去呀……”小丫鬟不确定地说道,忐忑地声音愈来愈小,抬眼小心地撇着上方。

  虽然入眼根本没有人,只有石头。

  “……”莫之初闭着眼想了想。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双手重重地击了一掌。

  于是,又把下面的小丫鬟给吓了一跳。还好巨石足够大,不然她真怕小姐一个鲤鱼打挺就从上面摔下来了。

  莫之初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急忙从巨石上爬下来,站到拂冬面前的梯子上。

  站在梯子上,莫之初这个小矮子也和拂冬一样高了。

  莫之初有些激动,捧过拂冬的脸,“吧唧”在小丫鬟脸上亲了一口:“拂冬!你可真是我的宝贝!”

  轻浮的动作和语气,愣是把小丫鬟的脸给闹得通红。

  但是现在,莫之初已经分不出多余的注意力给她了。

  莫之初在院子里绕着圈走,心里盘算着。

  对啊,为什么不让她回去呢?估计就是因为任务没有完成。可是有什么任务呢?

  这天大地大的,也没个人来给她说明一下,哪怕晚上拖个梦也好啊!

  然而并没有。

  既然把她送到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肯定是想让她来改变什么。可是前世她过得很佛性,从来没闯过祸,需要改变什么呢?

  莫之初手捏着下巴,如果硬要说,需要改变的恐怕只有那一点,就是莫家最后的卖国通敌的污名。难道是这个?

  莫之初突然有点儿蔫儿。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洗澡吗?想来能给莫家安上这顶帽子的,估摸着也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呀……

  难道真要让她这么条又瘦又弱的胳膊去拧人家的大腿?

  这不是在逼她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吗!

  莫之初无语望天,她心好累啊……

  过了好一会儿,莫之初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一手叉腰,一手指天:“好!我就姑且答应你了!总之我一定竭尽所能。当然了,万一我中途就被人搞死了,你可不能耍赖!这次可一定要把我送回去!”

  好吧,虽然莫之初也是心疼她那倒霉爹和贴心哥哥……

  所以,放马过来吧,她接招了!

  不过!万一一个不小心中途就翘辫子了,那可不能怪她了。

  一旁的拂冬看着自家小姐神神叨叨的,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恶寒:小姐……真吓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