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夫人说的都对

006.吃了妹妹喜欢的蛤蜊,真是对不起

夫人说的都对 叶月十二 2256 2019-03-25 09:00:00

  莫之清看看怀里一声不吭拿手指绞着他衣襟玩儿的幼妹,再看看那边,好似幸福的一家三口的样子,真是心疼地无以加复。

  莫之清把自己的衣襟从小魔头手里解救出来的时候,早已经皱巴巴的不成样子了。

  “初儿,来,哥哥陪你玩儿。”

  莫之初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刚刚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你那么喜欢她,她最后还不是眼睁睁地看着你尸骨无存?

  小孩子其实极容易受父母的情绪影响,莫之初本来还以为没人会注意自己了,没想到哥哥一直关注着她。

  莫之初感动于莫之清的细心,可是又不想在林氏面前表现出自己是吃她女儿的醋了,于是只好拂了哥哥的好意。

  “可是初儿饿了……”

  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让人以为她是饿了才不高兴的罢了。

  莫之清听了微微松了一口气,温柔一笑:“好,初儿不急,马上就开饭啦。一会儿有初儿喜欢的糖醋排骨,初儿一定要多吃一些好嘛?”

  莫之初天真地扬起笑脸:“嗯!”

  这时,林氏被兄妹俩的对话吸引了目光,一抬眼就看到了莫之清皱乱不堪的衣襟。

  “呀,之清,你的衣襟怎的这么皱了?初儿也真是的,可太不想着哥哥了。”林氏笑着嗔怪,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生母和自家孩子开玩笑呢。

  莫之初心里恨恨一抽,一团怒火窜上心头——怎么不理她她还作妖呢?!

  “无妨,不过是一件衣服罢了,只要初儿喜欢,我什么都愿意给她。”说着,莫之清伸手捏了捏妹妹柔嫩的小脸。真好,他怎么就那么幸运,能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呢?

  莫之清的话生生浇熄了莫之初的一腔怒火,温润的声音害得莫之初不由得又红了眼眶。

  莫昌建听了儿子的话倒很是满意,也很是赞同,搭腔道:“就是,不过是一件衣服罢了。他们兄妹俩可要好着呢,比我这个爹还好!”

  莫之初嘴角一抽,这是什么爹啊?说着说着怎么还能吃上自己儿子的醋了……

  不过林氏听了这话,心情就不太美妙了。

  说来林氏也是个厉害的,愣是这样的情况下也不把自己当外人,一副自己是当家主母的样子,好生扮演着“娘亲”这个角色,笑得一脸和蔼可亲。

  “将军怎么这么说呢,咱们呀怎么着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说实话,莫之初看着这样的林氏,都忍不住有些佩服她了。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这个女人了,再一次见面相对,依旧觉得这个女人不得了。

  轻轻一句话,就把自己刚刚意图挑拨离间的事儿给揭过去了。

  当然,能揭过去也有她那个乱吃飞醋的爹的功劳。

  不一会儿,小厮和丫鬟就端着饭菜来了。

  上菜的时候,莫之清还特地嘱咐丫鬟把糖醋排骨放在了他面前。

  下人的动作很快,一下子就上完了满满一桌的菜。

  莫家是武将之家,饭桌上向来不用人伺候,他们也不习惯吃饭都让人伺候着,因此用膳的时候,下人一般都在武康院的门口候着,以备不时之需。

  莫之清把莫之初抱坐在自己膝头,问了莫之初想吃什么,然后一点一点喂给她。注意力全在她身上了,自己还一口没吃。

  莫之初今年也五岁了,说来也是可以自己动手吃饭的年纪了,不像莫子衿,连筷子都还用不利索,于是被林氏抱在膝上喂着。可是莫之清就是乐意宠着她,乐意这样应着她的喜好喂她吃饭。

  说来也奇怪,小孩子就是喜欢些带着甜味儿的东西,就比如——糖醋排骨。

  莫子衿也是极喜欢,可偏偏现在那道菜离着她十万八千里。平时林氏对她的管教也严,无非食不言寝不语。莫子衿愣是想吃糖醋排骨,可是林氏却不夹给她。

  餐桌上只有莫之初小声地和哥哥说着自己想吃的菜的声音,还有莫之清宠溺的应“好”声。

  看着一边吃得香的莫之初,小小的莫子衿有些羡慕,又有些嫉妒,甚至有些怨念。

  为什么哥哥只对姐姐好?哥哥难道不是她们两个的哥哥吗?她也好想吃糖醋排骨呀,可是哥哥为什么不来喂她呢?

  如果莫之初知道莫子衿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想像女魔头一般,双手叉腰站在她面前,无情地告诉她:“因为哥哥就是喜欢我啊!因为我才是他亲妹妹啊!”

  当然了,这也就莫之初邪恶的内心作祟,她可干不出这么恶毒的事儿来。再者,她也是个小怂货,可不敢在人面前这般大放厥词。

  也不知是不是莫子衿的心理作用,觉得但凡自己想吃的菜,莫之初就一定会让哥哥喂给她。再看看自己娘亲夹来的菜,都是她不爱吃的。小姑娘心里更委屈了。

  由于桌上有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于是大厨做菜时就贴心地给孩子们做了一个蛤蜊蒸蛋,味道鲜美又营养丰富,容易消化,适合孩子。

  嫩黄的蒸蛋水灵灵的,中间还点缀着四颗蛤蜊。

  莫子衿也是盯着那道菜许久了,可是林氏就是不夹给她。

  莫之初察觉到哥哥还什么都没吃,佯装自己想吃蛤蜊,让哥哥帮她夹。莫之清自然不会拒绝。

  等筷子递到莫之初嘴边,莫之初伸手抓下那颗蛤蜊,塞到莫之清唇边。

  莫之清看着自家小妹亮晶晶的眼睛,心里高兴,张嘴咬下了蛤蜊肉。

  莫之清以为莫之初是特地让给他的,连忙又夹了一颗给莫之初,但是又被莫之初塞进了他的嘴里。

  老父亲看着兄妹俩的互动,在一旁瞎哼哼。

  莫之初想装作看不见都不行。赶紧抓起筷子给自家老爹夹了一颗蛤蜊,讨好说:“爹爹,您尝尝这蛤蜊,可好吃了。初儿这是让哥哥给您试毒呢。”

  莫昌建傲娇地收下女儿的好意,“哼!看你就是眼里根本没我这个爹爹!……味道不错。”

  “……”

  老父亲自然知道莫之初还一颗蛤蜊都没吃上,于是自己亲手把最后一颗蛤蜊喂进了女儿的嘴里。

  一旁安静吃饭的莫子衿,在积累了一整顿饭的委屈,和眼见着蛤蜊一颗颗少去却没吃到的不甘后,终于哭出了声。

  边哭还边小声说着:“蛤蜊……呜呜呜……”

  林氏拿起绣帕给女儿擦眼泪,本来就不太美妙的心情,被女儿一哭弄得有些烦躁:“哭什么!菜多着呢,怎生得这般娇气。”

  莫之初显然没想到小姑娘就这么哭了,坐在哥哥膝头“真心”道:“吃了妹妹喜欢的蛤蜊,真是对不起……”

  莫之初当然不会承认,她就是报复性的欺负她,虽然记的是上辈子的仇,也就是因为看到她盯着那盘蛤蜊蒸蛋才让哥哥夹的。但后来的发展可真不关她的事儿啊。

  莫之初为了舒缓自己心里因为看到小女孩儿哭而产生的罪恶感,还美其名曰是怕小孩子吃得太好了,营养过剩闹肚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