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生命如此寂寞

第十九章 搭档

生命如此寂寞 风乱野 3066 2019-03-15 06:36:54

  小贾是有些粘。

  去库房取盒粉笔拿个黑板擦他也要跟了来。梁爽说干脆你去吧,我也省得跑一趟了。他又说还是你去吧,库房是你管的,我去了不太好。

  既然知道干嘛还象个跟屁虫似的。这话梁爽没有说出来,就是在心里,也是带着笑骂了一句。

  “梁姐,吃些小金桔。”他捧一把黄灿灿的小金桔过来放到梁爽的桌子上,“这东西败火。”

  梁爽嗯了一声,没有拒绝也没有去拿。

  小贾靠在梁爽桌子边,拿起一个小金桔塞到她手里,“秋天气侯干燥,看你嘴上都起泡了,吃着试试,嗓子疼也管用。”

  梁爽把小金桔塞进嘴里,败不败火她不知道,但她并不喜欢小金桔的味道。

  吃了小金桔,梁爽从包里掏出两个梨来。自从办公室里来了小贾,自从他第一次带零食来,做为投桃抱李,梁爽家里的零食也改到了办公室里吃,为此还在抽屉里备了一把水果刀。

  削了皮把白生生的梨递过去,很简单而随意的一个“给。”

  小贾也很自然地接过去,看来这种礼尚往来是不用谢的,小贾嚼着梨子说梁姐你今天焗头不。

  “还能老焗了,叫头儿看见也不好。”梁爽也嚼着梨答道。

  头儿就是科长。

  “头儿开会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小贾压低声道:“老丁一天泡食堂里,不到下班不回来,小黄只顾着玩手机呢。”

  这个新搭档对这儿的一切比她还清楚。

  说着小贾就过去拿梁爽的盆从净水机上接水。

  “还真弄啊!”嘴上虽这么说,可梁爽的手管不住似的就拉抽屉拿焗油膏。

  “不用你那个。”小贾放下水盆,颠颠地跑过去从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瓶来,“我自己做的,放心吧,保准比你买的好。”

  “你做的?行吗?”梁爽有些将信将疑。

  “用了你就知道了,保证还想用。”

  也许根本就没有怀疑,梁爽把自己的焗油膏又放回了抽屉里。

  洗了头,梁爽一边用毛巾沾着头发上的水,一边朝小贾伸手:“那我就试试。”

  “我来抺吧,你自己不好抺,抺不匀。”小贾拿着开了盖的焗油膏已经站到了梁爽身后。

  “唉呀,我自己来吧。”说是说,梁爽已经坐到了椅子上,哪有点儿推辞的意思。

  “快点儿吧,说归说,真让头儿看到了也不好。”小贾的手已经在梁爽的头上揉搓了。

  “你还会这个!不简单呀。”梁爽夸赞道,接着又问:“你这是用什么做的。”

  小贾一边顺着头发抺着一边答道:“黑芝麻,核桃仁,蛋清,生姜,面粉,橄榄油,放心吧,纯天然的,买的用时间长了会致癌呢。”

  “你还懂的多。”梁爽笑道:“是不是在家老给媳妇儿弄。”

  “才不给她弄呢,懒得要死。”小贾哼了一声,“饭都没做过,还说你站楼下看去,谁家厨房里站的不是男人。”

  “嘿嘿”笑了两声,他接着道:“我看了一下,还真是呢。”

  梁爽笑道:“还不至于吧。”

  就这个问题,小贾再未做回答,又开始了新话题:“梁姐再给你做个面膜,也是我自己配的料。”

  “算了算了,还真把这儿当家了,也别太过了。”

  “那就改天吧,你试试,也是纯天然的,唉呀,特好。”小贾的“唉呀”夸张地拐了一个好大的弯。

  小贾不光是粘而且“娘”。

  但似乎梁爽有些喜欢他的“娘”,也并不讨厌他的粘。

  但这个“娘”和粘也似乎只是针对梁爽的。

  在别人跟前,这个小贾是老实腼腆,科长就夸他说,小伙子不错,老实肯干。

  是肯干,尤其是科长的私事,自从小贾来后,科长就没去食堂打过饭。老丁也觉得小贾不错,那天下雨,就是小贾把他晾外面沾满脚汗的皮鞋收到了自己办公室里,小黄装做没看见,就是看见了也才不收呢。至于小黄,好象还没时间给他做出评价,一天就迷在手机上。

  这个小贾挺讨人喜欢。

  梁爽把头发裹到洗浴帽里,虽然只是偶尔做头发,但洗浴帽是必须用到的,自然是备好的。

  再等半小时水一冲就能看到这款自制焗油膏的效果了。

  梁爽再次洗头,小贾又过来很自然地帮着淋水,“整个冲一遍冲到就行了,不能用劲揉。”象是怕梁爽损坏了焗油膏的效果,他拉开她的手。

  当梁爽的手又一次无意地去搓头发时,小贾抓住了她的手,“说了不能搓嘛,往下绺就行了。”他抓着她的手顺着头发向下绺。

  “我自己来。”梁爽要把手从小贾的手里抽出来。

  “唉。”小贾把梁爽的手抓得更紧了,还把手心翻过来坏笑道:“梁姐,你的手真好看。”

  梁爽猛地从小贾手里抽出手来,还是弯着腰低着头把抽出来的手向后一甩,咯咯笑道:“去你的,我这是干活儿的手。”

  小贾擦了擦梁爽甩到了脸上的水,露出了得意的笑。

  焗油完成了,效果确实不错,刚夸完自制焗油膏,科长也就进来了,他刚开完会,交待了几句工作上的事。出门时又回头象是顺口说道:“小贾不错啊,这几个月工作上就熟悉了,这个月的考核给你们加分。”又转头瞅了瞅隔壁,“那个呀,就知道玩手机。”

  小贾急忙站起身道:“做得不好的地方,科长您可要多说我呀。”

  小贾和科长的关系看起来已经搞得很好,跟他在一个办公室倒是沾他光了,科长夸他考核分却是加给他和梁爽的。

  这天,小贾没来上班,科长进来说小贾有些事,这几天就不来了,他的工作你担待些,考核时再给你加分。

  对科长的交待,梁爽从来都是爽快地答应着。

  小贾再来上班已是三天后了。

  梁爽问你这几天忙啥去了?小贾吞吞吐吐道没忙啥,家里有点儿事,都处理完了。

  那天下午,小贾又象往常一样出了办公室,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梁爽正在记录库房出入帐,小贾靠到她桌边,“梁姐记帐呢。”

  “嗯。”

  “梁姐记得仔细呀。”

  “这不我的工作嘛。”

  “这手就象是个拿笔的。”小贾开着玩笑拉过梁爽的手,“整天去库房里拿扫帚粉笔可惜了。”

  梁爽笑着抽回手,“去你的,就是干活儿的手,再说也没整天去拿呀,不就一周一回嘛。”

  “一周一回也可惜这手了。”小贾又故做叹息拉过梁爽的手:“这么细嫩的。”

  “都老了,还什么细嫩呢。”梁爽笑着把手往回抽了抽,不知是小贾抓得紧还是梁爽根本就没想着抽出来,那手依然握在那只手里。

  小贾在她的笑脸下大胆地得寸进尺,一只手抓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抚弄着她的手指,“多修长的手指,应该弹钢琴的。”

  “还钢琴呢,能在这儿拿拿粉笔就不错了。”她咯咯笑道。

  那天以后,办公室里的闲瑕时间除了吃零食做头发聊面膜服装化妆品外,又常多了一项内容,对手对头发对面部皮肤的研究。他己经能肆无忌惮地摸着她的脸说这起了个小疹子,你得注意另选化妆品了。她也从不拒绝,最多笑骂一句去你的。

  这些事情在这个办公室里,从来没有被人撞见过。

  记得吴亦楚在这个办公室,甚至之前和别人在这个办公室时,自已也偶尔做做头发洗件衣服的,你忙你的,我做我的,也被头儿撞见过,但头儿宽和,又有她的笑脸,头儿最多也故做生气的样子,“又干私活,小心我扣你工资。”但也没有真扣过。

  自从小贾来后,这样的事再也没被撞见过。梁爽忽然想到,小贾一天总要出去转几圈,回来后要么正襟危坐要么赖兮兮笑着开始动手动脚。

  但总有被撞见的时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总还会被他知。

  那天下午,小贾又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后又拉着她的手说:“这只手上怎么光溜溜的,没有个戒指实在可惜了。”

  她笑道:“穷,买不起。”

  他依旧是赖兮兮地笑:“不能让这么好的手闲着,我给你买。”

  有一阵子了,他和她说话已不再用梁姐那个称呼。

  她笑骂道:“滚你的,要你给我买。”

  也有一阵子了,她很随意地指使他干活,很随意地骂他滚你的,当然,这个骂大多是打情骂俏。也有真骂的时侯,一个莫名其妙心情不好的下午,他拖地时拖布碰到了她的鞋子,她骂他拖个地都拖不好。他竟然赖兮兮地笑着蹲地上捧起她的脚拿块布擦起她的鞋子来。

  她骂她滚你的,要你买。

  不是真的骂。

  他忽然两手抓住她的手拉到怀里,“我给你买,给你这样的女人买值得。”

  她咯咯笑着,她推他,但没有推开还是本来推只是个动作,她咯咯笑着,“你干嘛呀。”

  他把她拉进怀里,“我愿意给你买。”

  她笑着推搡着,但没有推开,“你干嘛呀。”

  忽然,门开了。

  他们没有想到,这时候门会开。

  她更没有想到,站在门外会是那个人。

  站在门外的,是吴亦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