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十月梅花寒

第三十章 收房

十月梅花寒 Rain潇潇 3013 2019-03-15 09:26:56

  听到冰清这话,倒不像是随便说说,凌清萧收起嬉笑的心思问道:“你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冰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奴婢只是觉得,夫人带过来的那两个陪嫁丫鬟,总是有意无意的去接近大人,不过奴婢没有证据。”

  凌清萧冷笑了一声,暗道大夫人给她送来的,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呢!

  想到这,她吩咐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她们两个去大人房里侍候吧,就说是我说的。”

  冰清急道:“夫人万万不可!”

  “没关系的,按我说的做。”

  冰清看凌清萧脸上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成分,只能迟疑着下去了。

  当天晚上,当冷青泽看到给他宽衣和上茶的人是个没见过的姑娘时,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正奇怪的时候,给他奉茶的那个侍女手一抖,茶水尽数撒在了他身上。

  侍女惊慌失措,赶忙拿出身上的手帕替他擦着衣裳,身子还有意无意的往他身上靠。

  他心里有些恼火,沉声问道:“你是怎么做事的?”

  侍女几乎靠在他身上,颤抖着回答:“大人恕罪,奴婢不曾近身侍奉过主子,难免有些紧张。”

  冷青泽闻着他身上浓重的胭脂味,厌烦的将她推到了一边,喊道:“平业!”

  平业是冷青泽身边的小厮,跟着冷青泽的年头不短了,此时听主子喊他,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

  他麻利的进到屋里问道:“主子有何吩咐?”

  冷青泽指着地上的侍女问道:“她是哪来的?”

  平业咽了下口说道:“回大人,这是夫人的陪嫁丫鬟,今晨夫人特意下令让她来大人房里侍候。”

  冷青泽听完心里更加恼火,凌清萧这是有意给他添堵吗?

  但是他转念一想,凌清萧进府以来一直都是得体有度,此时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是有什么目的吗?

  联想到这个丫鬟方才的举动,冷青泽渐渐明白了,凌清萧是想借他的手,将这两个不老实的陪嫁丫鬟打发出去呢!

  他心中有些不快,暗想着可不能就这样平白遂了凌清萧的愿,便吩咐平业道:“你出去吧,这个丫头今晚就留下吧,夫人一番心思,可不能浪费了。”

  平业呆了一下,这是他家大人说出来的话吗!

  当天晚上,那个陪嫁丫鬟在冷青泽房里呆了一夜,第二天,这个消息就在府里炸开了锅。

  冷青泽不好女色,那绝对不是装装样子的,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在他房间留宿,哪怕是新婚的七皇子妃凌清萧也是如此,如今却为了一个丫鬟破了例,真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而凌清萧的几个丫头都有些暗暗为她担心,尤其是冰清,那脸上懊恼的表情让人看着就有些忍俊不禁。

  凌清萧看着她,颇为好笑的说:“你这个样子,会让人以为我善妒的!”

  “夫人怎么还笑的出来,如今大人将那小蹄子收了房,府里的人都明里暗里嘲笑夫人呢,夫人当初就不该把那小蹄子送到大人房里去侍候。”

  凌清萧倒是没有冰清这么恼火,不过她还是有些奇怪,冷青泽既然不好女色,为何会对那个丫鬟例外?她还以为那两个丫鬟会因为得罪冷青泽而被赶出府去呢!

  看凌清萧发呆,冰清更是着急:“夫人你快想想办法吧。”

  凌清萧笑的很淡然:“好了,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她昨天虽然在大人房里,可是大人不是没说抬她的身份吗。”

  冰清扬起脑袋说:“这倒是。”

  “既然如此,她就还是个下人。”

  “没错,既然是下人,那就还在夫人手里任夫人拿捏。”

  想到这,冰清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

  而此时那个在冷青泽房里呆了一夜的陪嫁丫鬟,名唤碧萝的,正揉着脑袋呆在房间里,此时的她心中颇有些无以言说的感觉。

  如今府里对昨晚的事情议论纷纷,可是有谁能相信她只是在床边跪了一夜?

  这个七皇子,该不会真的是个断袖吧!不然如何解释这种行为?她正想着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她抬头一看,是同为凌清萧陪嫁丫鬟的碧玺。

  碧玺看着她,表情有些不忿的问道:“你昨天成功了?”

  她看着碧玺脸上的表情,语气不悦的说:“怎么,难道你嫉妒了?”

  “嫉妒?嫉妒什么?就算你爬上了主子的床,身份可有什么变化吗?”

  碧萝闻言眼中怒气上涌,这正是她担心的地方,哪知这个碧玺上来就戳她痛处,便也不客气的说:“我看你就是嫉妒了,你可莫忘了我们两个是来办夫人交代的事情的,可不是让你来跟我争风吃醋的!”

  碧玺被她说的脸颊通红,压着心底的怒气说:“我自然没忘,我是怕你忘了,做起了不该做的梦。”

  “哼,做好你该做的事吧,我做不做梦什么的,不劳你操心。”

  碧玺想了想,没在与她争执,直接甩袖而去了。

  两人不欢而散之后,这里的动静很快就传到了凌清萧耳朵里,知画有声有色的描绘着刚才那两个丫鬟房里发生的事情,逗得几个丫头都抿嘴轻笑。

  凌清萧心中暗想,原本是想借冷青泽的手将那两人都赶出去,可是如今能让那两个人起了嫌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她吩咐道:“如今碧萝身份到底不同了,虽然大人未曾给什么名分,可是也不能跟下人一样了,去吩咐一声,不要叫碧萝做什么太繁重的活了,再去库房取两匹布料,给她裁两套衣裳。”

  冰清急道:“夫人倒是心好,可是若这样不助长了那小蹄子的气焰!”

  知画拿胳膊捅了她一下,然后说道:“夫人吩咐的,你去做就是了。”

  冰清有些不服气,却还是说道:“是,奴婢这就去办。”

  当天晚上,冷青泽回府后,看到侍候他的变成了碧玺,心底冷笑一声,然后说道:“怎么换人了,昨天那个丫头呢?”

  碧玺轻咬贝齿答道:“回大人,夫人赏了碧萝姐姐两套衣裳,如今正在差人给碧萝姐姐量尺寸呢,奴婢侍候大人也是一样的。”

  “你怎么知道是一样的,让她量完尺寸立马过来,你下去吧。”

  碧玺听完之后咬了咬牙,便退下去了。

  碧萝有些心惊胆战的来到冷青泽房里,冷青泽看着她,冷冷的说道:“今晚,你还在塌边守着,知道了吗?”

  碧萝心里发苦,昨晚跪了一夜,她的膝盖已经淤青了,今天若是再跪一夜,她明天还能站起来吗?

  想到这,她问道:“大人,不知道奴婢做错了什么?”

  “怎么,让你睡在我房里还委屈了你?”

  “奴婢不敢。”

  “既然如此,服侍我就寝吧。”

  “是,大人。”

  一连几天,都是碧萝留宿在冷青泽房里,如今碧玺看到她的时候,眼睛红的跟兔子差不多,碧玺想了又想,偷偷的出府来到凌府找大夫人。

  大夫人看到她赶忙问道:“可是有什么消息吗?”

  “夫人,最近七皇子收了碧萝,可是却没抬身份,碧萝整日想着怎么坐上七皇子府上的侧室,还日日与奴婢争吵,夫人交代的事情,她怕是已经忘了。”

  大夫人一听,面上闪过一丝不满,不过很快,她就冷笑着问:“你怎么看出来,她整日想着做七皇子的侧室了?”

  碧玺一噎,脸上有些慌张。

  “夫人......”

  “依我看,七皇子收了她却没收你,你心里不舒服才是真的吧,忘了我交代的事情的人,恐怕不是碧萝,而是你吧!”

  “夫人,奴婢不敢!”

  “不敢?哼,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好好的协助碧萝,不要以为你现在人在七皇子府里,我就不能拿你怎样了,若是你再动歪念头,我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记住了没有!”

  碧萝颤抖着身子回答:“是,夫人,奴婢记住了。”

  “快滚。”

  从凌府出来,碧萝脸上的惊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全是不甘心。

  “哼,此路不通,我还有别的办法,碧萝,你休想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凌清萧午睡刚起身,就听冰清来向她禀报,说碧玺想见她。

  她暗笑了一声,这个丫头,还真是沉不住气啊!

  冰清恨恨的说:“看她的样子也没安什么好心,夫人还是别见了。”

  “你这丫头,心里有什么事都写在脸上,也不知道收敛。”

  “哎呀,夫人知道奴婢就是这样的性子,而且奴婢看见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硬是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就来气。”

  “你既然知道她不怀好意,还生什么气。”

  冰清受教一般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夫人还见碧玺吗?”

  “不见了,你告诉她,这两日我会让碧萝出去办点事,侍候大人的事情,她就费点心吧!”

  “夫人怎么这般好心,还为她考虑?”

  “别问那么多了,去办吧。”

  “是。”

  当碧玺得知了凌清萧的嘱咐之后,眼神中的得意怎么也藏不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