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糖是凉的

归来池苑皆依旧

糖是凉的 长安司命 2963 2019-02-11 19:00:00

  上午宋糖如约来到宏宇溪园接人的时候,被从小区里出来的许凉吓了一个激灵——

  “你脸色怎么这么差?你这是准备让我带你去医院么?”宋糖站在车前面看着他说,奇了怪了前天还挺活跃的怎么这早上起来感觉好像让人扒了层皮似的?

  许凉摆摆手没说话,直接坐进车里了。不只是自己主观臆断还是怎么的,宋糖觉得他拽车门都有点没力气。

  宋糖也坐进车里,许凉正闭目养神,她又看了看他,问:“没事吧你?真不用我先去趟医院么?”

  许凉睁眼看了她一眼:“没睡好。”

  “没睡好你虚成这样?”

  “还有点胃肠感冒。”

  宋糖一个白眼送给他,给许凉看乐了。

  “笑什么笑。吃饭了没?用不用先去吃饭?”宋糖启动车子,“附近就有早餐店。”

  “谢了,吃过了。”许凉又往座椅里面缩了缩,早上他吃了药和付成翊做的粥,不过他有点担心一会儿会不会吐出去。

  宋糖点点头:“那直接去学校吧。”说着驱车汇入车流,许凉感觉有点发晕,就真晕晕乎乎地睡过去了。

  他是被宋糖给摇醒的,睁开眼看到宋糖松了口气,是真的如释重负那种。许凉冲她笑了一下,下意识地想抬起手摸摸她的头,可当他真的动了一下手的时候,他突然就清醒了。

  还好清醒的及时,刚刚是他恍惚了。

  一下子恍惚到了七年前,他们彼此拥抱的时候去了。

  宋糖又在驾驶位上坐正,目光往别处扫着。许凉终于醒过来朝她笑了的时候她差点扑到他怀里去抱住他,可他像一瓢凉水当头浇下一般突然澄明起来的目光又让她硬生生刹回来了。

  还好没那么做,还好他清醒得早,可能是她正着急,一时恍惚了。

  “我还以为你睡死过去了。”宋糖用说话打破空气中那种微妙的尴尬,“到了,你清醒清醒下车吧,我去跟门卫说一下。”

  许凉看她下车,稍微动了一下感觉浑身僵硬,脑袋还是有点一阵一阵的发晕——他居然真的就这么在车上睡着了,还差点睡死。

  车已经停在了校门口。停在了和当年一模一样的校门口。

  他好像看到校门旁边的栅栏边靠着个人,很像是方遥。他觉得不对,晃了晃脑袋,没有了。

  宋糖招呼他下车。

  进了学校两人先是各自奔向了自己的老师,聊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又在教学楼外面碰面。

  许凉站在教学楼台阶下面,转身向后望着,目光通过了教学楼大厅的玄关,眼神飘忽。

  “凡事一定要有余地,不能总抱着背水一战的心态去活着,记得。许凉,你现在身上有故事了,老师看得出来,记得老师今天跟你说的话。”

  因为考的远再加上出了事儿,大学开学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地方。一别八年,老师还记得他,他已经很高兴了。

  他临走的时候跟老师说了谢谢。

  许凉的状态并没有比之前好多少,宋糖侧头看看他:“喂,你还好吧?”

  许凉仿佛惊吓般从怔忡中回神,看了她一眼,点下头:“挺好的,我们四处走走吧。”

  说着他就移开目光走到前面去了。宋糖看着他的背影想叫住他。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两个人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乱走,宋糖时不时停下来,她今天带了相机来。校园里的布置跟八年前相比没什么太大变化,桃花依旧还在栅栏里开着,只是樱花的短暂花期已过,丁香初上,却架不住多,绿化带周围的空气都有点刺鼻了。

  许凉想起宋糖为他拍的照片,那套照片后来出现在了学校对面书店卖的杂志上,于是当天下午许凉去上学的时候就看到了。

  从来不买那种粉红小说杂志的许凉付了钱,然后拿着书去找宋糖。

  见了面宋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他自己竹筒倒豆子般说了一堆:其实她并没有打算用他的照片只是交稿太急文档给弄混了而且她也不知道编辑部把之前约的风景临时换成人物的事……说了一堆,许凉轻轻皱起眉:宋糖,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女孩抬起头。

  许凉还是那副眉心微微皱起的认真表情,他说宋糖,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觉得照片很好看,我想谢谢你。

  他们对视。

  他们相知。

  ……

  他们,在一起了。

  后来他们在学校的这里、那里、在很多地方拍了很多照片,也有的时候不拍照片。虽然校内是不被准许这么胡闹的,可高三存在特例,只要成绩好都可以上天,再怎么张扬学校都会选择得过且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毫无疑问许凉就属于手持免死牌特赦令的那类人,所以学校并没有找过他。

  可宋糖不是,于是她在高考倒计时剩20天的时候,被休学了。

  “许凉!”

  思绪一下从记忆中抽离,许凉抬起头,宋糖正站在前面不远处看着他。

  “怎么又走神了?”

  许凉摇了摇头:“没事。在想事情。”

  “想事情站过来想。你站那个位置是风口,当心感冒严重。”宋糖的语气有点怅然,似乎有一声叹息化在了里面。

  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实在太多,虽然时光并不长,却细碎而零散,随便走几步都能遇见四处散落的回忆,让拾忆的人筋疲力尽。

  经历了一堆杂七杂八的让人生无可恋的事情之后再回忆起那段最简单的时光并不会让人觉得欣喜或宽慰,只会更加疲累。因为要穿越过那些杂七杂八的让人生无可恋的事情思想才能抵达这里,穿越过那些的过程让人觉得疲累,在终于抵达的时候会猛然发现原来已经离这里这么远了。原来已经经历过那么多杂七杂八让人生无可恋的事情了。

  我们逆穿荆棘而归来,却已经再也无法置身于那段时光。

  所以为什么人要一往无前,因为一旦回去,就会松开武器,就会被掩埋,会无法呼吸,回忆就像是沼泽,而我们沉没。

  所以许凉觉得累。所以宋糖叫醒他。

  事实上他们还没去到那个故事最多最杂的地方。

  那个地方是城市边缘的那道水,是离溪。

  城市边缘的那道水,叫离溪。

  许凉跟宋糖牵手,在这里。

  许凉跟宋糖分手,在这里。

  宋糖把方遥送进医院也是在这里。

  “我就是在这里,把方遥带到了精神病院。”宋糖出神地望着溪水,慢慢地说。

  许凉听见了,他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宋糖看着水里许凉的脸,忽然觉得有些气,莫名其妙地想要冷笑。

  笑给他听。

  “宋糖。”

  “干什么?”宋糖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转过头看他,却发现许凉并没有面对她,他还直直地盯着水面。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只有一个侧影。

  一个极度瘦削的侧影,她没注意到过的。

  在心里的某个地方难过突然就发了芽,它突破土壤时带来一下令人战栗的疼痛,而宋糖说不清原因。

  打在许凉身上的阳光有一丝冰冷的意味,他说宋糖,你觉得你眼里看到的,都是真的吗?

  宋糖说:“一会儿,我带你去,去看方遥。”

  许凉:“他还好么?”

  宋糖:“我不知道。”

  几句没有体温的对白。

  宋糖被强制“休学”的时候方遥体内的洪荒之力爆发跟许凉大吵一架。

  哦,不对,不算是吵架。因为许凉根本就没怎么插嘴。

  方遥洪荒之力的暴走体现为因宋糖被停课而对许凉的极端不爽。

  用一句话概括总结:为什么马上就要高考了你就不能等一等这下把人坑透了你开心?

  许凉也不爽,想了半天,只说出一句:“我对不起她。”

  “早那两天你们就能一辈子了?”方遥不屑,猛灌双倍的黑咖啡。

  许凉攥紧了拳头,却没说话。其实他想说不是他想在这个时候追的,是宋糖说高考之后我就没机会了,你还记得那封告白信么?那其实根本不是告白信是……可他什么都没说,他觉得这种时候说这些像是在推卸责任,他不能把责任都推到那个因他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女孩身上。

  高考这个东西在每届考生眼里是个极其重要的东西,在每届考生家长的眼里也是个极其重要的东西,是个能充当判官笔的东西,一朝地狱天堂。所以高考之前被停课是件很严重的事情,所以他要对她负责任,负大责任。

  大责任要怎么负呢?他耽误了她的前程,所以他——他想要娶她。

  但是后来他们分手了。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宋糖说我绝不会嫁给你这种人,这种把兄弟都逼疯的人。

  许凉说宋糖,我也喜欢你这颗仗义的心,可我从没想过会仗义到我身上。

  你相信你看到的东西,你不问原因,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我。

  你就离开了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