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锦风华:摄政王缠身

第二章:苏韵溪找事

一锦风华:摄政王缠身 素云轻 2104 2019-02-11 17:34:19

  这个院子位置极偏,纵是如今炎炎夏日,走进院子也能让人感到一股股的阴凉,双儿抖擞着跟在苏云歌身后,害怕极了,苏云歌心中亦是有几分恐惧,可面色不显,她推开主卧的木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苏裕派人送来的嫁妆就安置在屋子正中间,与周围破旧的东西显得格格不入,这个院子显然已经尘封很久,苏裕倒是真好心,竟是为她寻了这么一个地方,果真是她的好“父亲”

  “去,打水收拾一下。”苏云歌吩咐道,而她则是走上前去,打开箱子,她要看看这个苏裕有没有动手脚,她娘的玉佩就放置在箱子顶上,这个玉佩上尚且带着余香,苏云歌心想应是刚从荣华夫人身上取下。

  荣华夫人连玉佩都可以归还,当真是为了这个女儿费尽了心思呢。苏云歌心中冷笑,该她拿回来的东西她一个都不会落下,想做太子妃是吗,那就满足你。

  “苏云歌,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威胁父亲夺走母亲的玉佩!把她给我绑起来,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牙尖嘴利。”门口一阵嘈杂声伴随着一名女子尖锐的怒斥声传进苏云歌耳中,身着鹅黄霓裳裙的苏韵溪一脸怒容闯进来,不由分说就要让下人将苏云歌绑起来。

  “你们干什么,这是老爷让五叔送过来的,与我们小姐何干”双儿着急的跺脚,这个大小姐真的是嚣张跋扈,差点害死他们家小姐还不满足现在又来找麻烦。

  “废话少说,把她给我绑起来。”苏韵溪怎会理会一个婢女说的话

  苏云歌由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静默的站在那里看着苏韵溪,一双明澈的双眼淡淡的扫过那几个随从,仅仅是一眼,却好似带着一股无形的魄力,几个随从竟是不敢动手。

  “你们还不快动手,都不想活了吗?”苏韵溪怒斥。

  “姐姐,我可是天下人皆知的名正言顺的太子妃,我一日没去像皇上退婚,便一日还是准太子妃,要知道对太子妃动手,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他们,又如何敢动手呢?”苏云歌笑道,不紧不慢的走向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凤眸扫过屋内的人,目光落在苏韵溪身上。

  “你!”苏韵溪被气结,她把这事给忘了,她还要靠苏云歌去退婚她才能名正言顺的嫁给太子,当上太子妃,看到母亲哭诉着父亲夺走了心爱的玉佩一时火上心头,竟是差点毁了自己的前程“苏云歌?你方才,喊我什么?姐姐?”

  姐姐?这个傻子只会喊自己大小姐,就跟下作的奴才一样,会喊自己大小姐,何时喊过自己一声姐姐?思及此,苏韵溪这才冷静下来,目光开始重新审视着眼前的女子,确实是那个傻子的样子,可是她的眼中多了几分精明少了以往的痴呆,她的脸上多了几分自信少了以往的怯懦,眼前的女子身上似乎绽放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让人不容亵渎不敢小视,这当真是几天前自己推下水的那个人?

  苏云歌勾唇“怎么,我不该喊你一声姐姐?还是姐姐因为勾搭了自己的准妹夫心生愧疚,自惭当不起这一声姐姐?”嘲讽的语气不言而喻,气的苏韵溪面色通红,苏云歌却毫不在意,继续道“姐姐不必如此在意,不过是我不要的一个破鞋子,姐姐拿去穿了自是无妨,只是姐姐,几天前,我落水之际无意抓到了一个小小的随身香囊,香囊上绣了姐姐的名讳,哎,方才父亲询问妹妹此事,妹妹实在是难以启齿呢。”

  “你胡说!我的香囊从来都没有绣过自己的名讳,呵,苏云歌我道你有几分聪明,不过却也是如此愚蠢。”苏韵溪得意的笑,她当真以为这个苏云歌变了,却不想和从前一样愚蠢。

  苏云歌玩弄着自己手中的玉佩,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苏韵溪,唇角的讥讽格外刺眼“姐姐当真是很天真呢,明日妹妹便会进宫求皇上退婚,若是无意间透露了此事,百官之下,大殿之中,又有谁会在意这个香囊是否真的来自姐姐之手呢?他们只会说左丞相府的大小姐为了当上太子妃不顾姐妹情深杀害庶妹,太子与父亲的政敌亦会借此机会发表文章,届时,姐姐你心狠手辣残害手足的名声可就要传遍城中了呢。”

  人云亦云,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事情便是人心,便是流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她前生用了一生领悟出来的道理,流言能成就一个人,亦能在瞬间毁掉一个人。

  “你究竟想怎么样?”苏韵溪明显被吓到了,看着苏云歌的眼中也多了几分的恐惧,这个女人的语气分明是轻飘飘的,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只是为何听在心里却又感到杀气凛凛,让人心生恐惧。

  “姐姐此话真是让人伤心,妹妹不慎落水,姐姐心中竟是连半点愧疚都没有吗?”苏云歌看向她,言外之意是想要她道歉。其实啊,她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若是前生的她,敢对她动手,此刻早已身处异处了。

  “你!”苏韵溪被呛得说不出话,她的脸上通红的气色不知是被气的亦或是被当众揭晓糗事之后的羞愧,看着苏云歌胁迫的目光,她咬咬牙,袖口下的手紧紧的握成拳,这口气,她一定会报的“对不起!”说罢便转身离去。

  看着苏韵溪的离开,双儿松了口气“小姐,这个大小姐向来记仇,今天的事她一定会找机会报复您的。”

  “无妨,把东西收起来,好好睡一觉,明儿进宫还有一场硬战要打。”

  苏云歌又如何不知苏韵溪的嫉恨之心,只是她这个人向来有仇报仇,绝不给自己气受,原本想着苏韵溪多少会有点心机,今日一见不过是小孩子的脾性,纵然耍点心机,在她这里都只是小儿游戏罢了,不足挂齿。比起挂心苏韵溪,苏云歌更在意的是明日进宫退婚一事。

  苏云歌的婚事是她娘在世时用性命为她求来的,如今虽说皇上有意另立太子妃,可她退婚相当于驳了皇上的面,驳了皇家的面,她娘求婚,她退婚,难保不会被有心人说成戏弄天子,这才是让人头疼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