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靳家小皇后

第五十八章 入职太医院

靳家小皇后 宛东西 1911 2019-05-15 23:55:20

  莫宁海入职太医院的那天,是阴天。

  天空阴沉几欲落雨,可只是有几片乌压压的黑云盘在上空,交集密布,就好像贺兰睿哲发火时候阴沉的脸。

  莫宁海在太监白公公的带领下,踏进了太医院门口。

  太医院大院里的人看见国母身边当红的白公公,后面还跟着一个一身灰扑扑的中年男子,纷纷凑上来。

  孟太医最是殷勤,“白公公,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白公公一向看不惯医术不精又喜欢巴结的孟太医,都不看他一眼,掐着尖细的嗓音,向大家介绍身后的人,“这不是给你们太医院送人来了吗,快都来认识认识,莫宁海莫大神医!”

  太医院众人面面相觑,这就是治好国母的莫神医?其貌不扬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医术高明。”

  “谁知道呢,莫太医不是说他的方子和咱们太医院给的一样吗?”

  “……”

  下面窃窃私语,没人反应过来欢迎莫宁海,毕竟这可是让他们太医院在太子心里失去信任的恶人呐!

  直到白公公咳了一声,众人才停止说话。

  侧门走出来一个着太医服的人,“都愣着干什么?太医院就这么没规矩!”是莫宁阳,话是斥责他们的,可是脸色,单单用不高兴三个字已经无法形容了。

  他才是最不欢迎莫宁海的人。

  “呦,莫太医怎么亲自出来迎接?”白公公掐着嗓子,半分真诚,半分嘲讽,“莫神医也姓莫呢,这是你莫家的人吧?”

  闻言莫宁阳脸色更黑,“谁说莫姓就是我莫家人?”没有给白公公一点面子,“人都送到了,白公公您就请回吧。我们太医院小,容不下您这尊大佛!”

  很明显的送客姿态,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莫太医今天是吃火药了??

  白公公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对身后的莫宁海说,“你就住那间。”白公公指着莫宁阳身后的房子,那是太医院高级的太医才能住的上房。

  其他的太医何止是惊讶,一进来就住这么好?国母也太重视莫宁海了吧。

  “凭什么他能住上房?”孟太医一着急,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他为皇宫里的贵人累死累活半辈子都没这个待遇。

  虽然不敢有意见,但被孟太医一引,嫉妒因子上脑,越来越多的“就是,凭什么啊!”“不就写了一张跟我们太医院出的药方一样的方子吗?”“指不定是哪抄的呢!”之类的声音越来越多。

  白公公看着大家或者愤懑、或者讶异、或者嫉妒的神情,冷笑道:“都给我住嘴!太子爷吩咐了,怕有人不服气给莫神医安排下等住所,特地让我来给莫神医指定住所,医术高明就有太医院最高的权利和待遇。凭什么?用你们的脑子好好想想!国母的病你们太医院几十号人十几天都搞不定,而莫神医一张方子药到病除,其间还为国母针灸、排毒。今天在场的各位,谁可以做到莫神医的功夫?”

  一段质询的话说出,众太医都哑口无言。

  特别是莫宁阳,脸色就像今天的天一样,阴沉沉的。白公公一口一个莫神医,让他恨不得现在立马就撕了莫宁海。

  而时间的中心人物莫宁海,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安静的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

  半响以后,白公公才继续说,“时候也不早了,莫神医先入住吧。以后你就是国母御用太医。”又扫了一眼众位太医,“那些阿猫阿狗都可以干的事情,就不让莫神医做了。”

  莫宁海点点头,一副谦和的样子。

  “那时候也不早了,我又事儿忙。不过,等等,”白公公眼神阴冷,看着包括莫宁阳在内的太医们,“你们,我说的话可都清楚了?”

  “清楚了清楚了。”孟太医就是柿子挑软的捏,碰到硬的就怂得不行。

  众太医也都纷纷附和,莫宁阳一言不发。

  白公公捕捉到了,故作惊讶,“莫太医没带耳朵出门么?”

  莫宁阳忍住火气,“清、楚。”

  白公公这才满意地打了个哈欠,眼神里满是慵懒,“那我先回去了。”

  “白公公慢走!”

  白公公走后,莫宁阳就立刻转身进门,关门声响彻整个太医院。

  他不高兴,众所周知。

  换谁谁能高兴,本来好好的第一御手,首席太医,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太医,还曾经随靳庄老将军去西北做随行军医,几次立下大功。

  现在就一个治好国母的病的江湖大夫,爬到他头上,他能高高兴兴地说这舒服您多躺会?

  不给他点颜色瞧瞧就不错了。

  可太医们想是这么想,该巴结的莫神医还是巴结。

  毕竟人家现在是国母身边的御用太医。

  虽然都姓莫,一个是太医,一个是神医。

  但明白人都知道,谁才是最厉害的角色。

  特别是孟太医,眼睛都要粘到莫宁海身上了,“莫神医,我带你去上房吧。”

  不等莫宁海拒绝,孟太医就自个把他的行李一股脑扛起来,药仆小童也在后面帮忙。

  莫宁海礼貌性地说着谢谢,跟着他们入住了上房。

  背后看着几人的其余太医,都是一脸艳羡。他们的手速这么久没有这么快呢,是因为太年轻吗?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贺兰睿哲每天皇宫、东宫两头跑,国母的病是好了,身体也比往日虚弱了。而他的亲妹妹贺兰敏之至今还没有任何消息。

  靳稣婷呢,一直不理老将军,无论老将军如何哄她。

  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四,靳熙雯出嫁的日子。

  福宁城将军府和御府交联的两条大街西街东街都张灯结彩地挂满了红灯笼,红绸缎做成的大红花。

  不像成亲,倒像是春节,欢声笑语,人潮拥挤,满满的年味。

  可能是因为春节将近的缘故吧,靳稣婷冷得缩了缩脖子。

  作为靳熙雯的娘家人,她又不想跟那朵小白花待在闺房里。用明妈妈的话说就是,陪着二小姐话话家常,唠唠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