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能不能让我多靠近你一点

第三十一章 证据

能不能让我多靠近你一点 青峯林水 2350 2019-02-12 21:43:41

  门又再一次被人推开。

  安然听到后,很不耐烦的吼着,“谁!”

  她转头看向门口,眉头松开,有些惊讶,“怎么是你?”

  钟楠捡起地上扔掉的纸团,在门口望着安然憔悴的样子,“你……还好吗?”

  “你都知道了……”安然低着头。

  他打开刚才捡到的纸团,看着上面的内容说,“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这个方案是我两年前写出来的。”安然的情绪变得很激动。

  钟楠坐到安然身边,想着拍拍安然的背,可又觉得有些不妥,动而又止。

  “我知道,没事的。有我在你怕什么?我会帮你的……”

  安然很想表达她此刻的心情,但又不知该怎么表达,只能特别平淡的对钟楠表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教教我好嘛?”她双手紧紧抓住钟楠的手腕。

  钟楠看着安然那渴望帮助的眼神,鼓起勇气把安然拦入怀中,他抚摸着安然的头发,安慰着心情低落的安然。等到安然情绪稳定后,两人恢复往日的状态,不知该向对方开口。

  “额……你给我仔细讲讲事情经过吧。”钟楠打开话匣子。

  安然原原本本的讲给了钟楠。

  “两家游戏人物场景确实很像,但是你们有改动过方案对吧。除了这个还有哪些?”

  安然起身把她桌子上的原始策划书拿给钟楠。

  “如果你当初没有在项目里进行变动的话,那你们这个做出来那就全部一样。这个方案只有你有吗?”

  “嗯,这是我当时在致航快离职的时候做的,可能是当时有用过致航的电脑,所以应该是从那泄漏了。其他的我就真的想不到了。”安然挠了挠头。

  “你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个是你们自己的吗?”钟楠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没有的话,我建议你们庭外和解……”

  “什么?和解?”

  “这样对公司对你都好。”

  “我为什么要和解,这明明就是我们远航的,为什么要和解?”

  “可是并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谁的,你觉得上了法庭你有证据能说服他们吗?让他们相信你?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一个时间上线,连游戏也一样。”

  “你不相信我!”安然突然站了起来。

  “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啊!谁知道我们两家的是一样的。”安然反驳道。

  “听我的和解吧!”

  “和解?告诉你不可能做不到!为什么你一直向着他们。”安然十分不理解。

  “我是为你好!倒时候官司输了,你们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是乐奇派来的说客吧?你走,我不想再看见你了!”安然转身走到窗前。

  钟楠看着安然倔强的背影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准备离开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到茶几桌上,“你要是不想,就和他联系吧!”

  钟楠走后,安然像泄了气的气球。

  蒋天闻声赶来,“怎么了?我听说钟楠过来了?”

  “别给我提他……”安然坐到办公桌前,双手交叉放于胸前。

  “竟然给我说让我和解……”

  “和解?原来是真的……”蒋天听后小声嘀咕着。

  “什么真的?”安然突然做直身子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诶你走不走?赶快回家睡觉吧!”

  “不走!”安然冲着蒋天吼道。

  蒋天身体下意识地往后缩,临走时看到桌上的名片,偷偷顺走。

  在这个时候,安然又怎么能睡好觉呢?她拿着桌子上放着的画册翻阅。

  “有证据又怎样,这根本就是不能见光的东西。把它拿出去就等于让我出去被人笑话。”安然叹了口气,她把画册拍到桌上。躺到椅子上,看着上面的天花板。

  她想过很多与边远接触的画面,但没想到会是这个局面。如果官司输了,那么她就太对不起远航了,是她自己信誓旦旦的要做这个项目,可现在却……

  安然陷入无尽的自责中。

  边远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可能输赢对他来说真的无所谓。可以为自己争口气,不管打不打得赢至少面子上可以过去。更何况还有钟楠帮他。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沉浸在游戏世界的边远已无暇顾及手机的任何内容。

  这局依然显示着,“game over”的字眼,他把耳机摔倒桌子上。这时的电话又不识趣的响了起来,边远接通电话。

  “谁啊!”

  “边总是我啊!你这游戏都上线了,尾款什么时候给我结了呗。”

  边远一听是那个给他抄袭方案的就来气,“你还敢来给我要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方案是偷来的。”

  “什么偷?我是光明正大的从电脑里拷贝出来的,怎么能叫偷呢?边总这话就过分了。”

  听着他吊儿郎当的声音,就能想到他的那副嘴脸。

  “电脑拷贝?”边远突然发现了什么,“也就是说这个方案是从致航的电脑里拿出来的。”边远想起上次酒会的情景。

  “所以这个方案你同时卖给了两家公司?你可真够可以的!”边远质问他。

  “边总,我可只给你看了?可别乱给我扣帽子。我可等着你的尾款呢。”

  边远直接把电话摔到了地上。

  他点燃了嘴上叼着的香烟,陷入沉思,嘴角微微上扬。

  刘泽远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放空。

  “本以为等风头过了,把那份策划案拿出来,可以一箭双雕,没想到边远竟先发制人。现在事情越闹越大,看来这次又是白忙活了!”

  刘泽远的手机也开始响起来,他被电话吵的心情也变得更加烦躁。

  “喂!”

  “哎呦,刘总您终于接电话了!”

  刘泽远听着说话的声音就能想象到他的那副嘴脸。

  “有事吗?”

  “有啊,当然有了。我给边总打电话要尾款他这一直不结,所以我也只能来找你了。你看你什么时候给我结一下?毕竟这活也是你当初介绍我的对不?”

  刘泽远冷笑了一声,“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在打官司吗?有可能会让你出庭作证呢,毕竟这是你的策划案呢?哦,对了。你现在还在致航吗?那你这拿着公司机密文件出来卖不太好吧,这要是传来了,你在业内估计也没人敢要你,而且自己也得官司缠身。”

  “刘总,当时可是你说的这个方案能赚钱我才跟你合作的,你这是过河拆桥吗?”

  “可是,我并不知道它是远航正在开发的项目。当初还以为你真有本事做出这种策划案,原来你偷的是人家安然的东西。还是人家剩下的?你这么没用活该致航不中用你,我劝你呢,还是脚踏实地点好啊!”

  “刘泽远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你要是真这么有本事,就去公安局说这个是你自己做的策划,把著作权抢回来!我们买一份策划案不算什么,你卖了你公司电脑里的剩余文件,可得坐下来聊聊了!”说完刘泽远便把电话给挂了。

  “看来我得找老朋友了解一下情况了。”刘泽远心里又有了新的如意算盘,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