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只为在旧时光里遇见你

第十章 成了好朋友

  “这姜可心莫不是个绿茶吧。”连闵兰兰都觉出不对劲儿来。

  “你小说看多了吧。”白星辰抽空回了闵兰兰一句,然后就在心里一直骂林沧海和许平。

  青春期的小伙子咻,真能惹事。

  不多会儿,比赛就结束了。

  林沧海和许平都是一身汗的半蹲在地上。

  林沧海气喘吁吁的说:“不错嘛,我是很久没有遇到像你一样的对手了。”

  许平听了这话无声的笑了笑,说:“那还不是你赢了吗。”

  说着站起身来,走到林沧海身边。

  朝着他的胸口轻轻地捶了一下。“放心吧,我愿赌服输。”

  说完帅气的一甩衣服走了。

  林沧海看着许平的背影也笑了,这一笑晃了不少人的眼睛。

  其中也包括白星辰和姜可心。

  姜可心看着笑着走向林沧海的白星辰,眼神暗了暗。

  嫉妒冲上心头,连手臂被自己掐出红印来都没有发现。

  而这边的白星辰早就在刚才,就听许可爱说了比赛的缘由。

  知道林沧海是为了她才和许平比赛的。

  他们打赌,谁输了谁就不准打白星辰的主意。显然是许平输了。

  白星辰看见许平走了,才好笑的来到了林沧海身边。

  赢得比赛心情正好的林沧海刚抬头就看见一直喜欢的人逆光而来。

  白星辰居高临下的对他笑了笑,就是居高临下。“林沧海,我们去小树林走走吧。”

  他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闭了闭眼,才呐呐的回答了“好,好啊。”

  操场边的小树林里。白星辰走在前面,林沧海傻傻的跟在后面。

  走了很久也不见白星辰说话,林沧海忍不住咳了咳。

  听见咳声的白星辰停住了脚步,“沧海,我可以这么叫你么?”白星辰回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听她这么说,林沧海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当然可以了。”

  白星辰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不觉得你和许平很幼稚,像两个小孩子么?”

  “你在笑话我?”林沧海反驳道:“这是男人之间处理事情的方式。”

  白星辰听见这话无奈的点了点头,说:“沧海,我知道你喜欢我,也把你对我的好看在眼里。但是我现在还小,并不想谈恋爱,你能明白么?”

  见林沧海愣在那里没有说话,白星辰继续道:“虽然不能恋爱,咱们也可以做朋友,你觉得呢?”

  林沧海深深地看了一眼白星辰。

  心里想到,能做朋友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我可以慢慢来嘛。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想开了的林沧海就回答了一个好字。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往班级的方向走去。

  自从白星辰和林沧海的关系更近一步,闵兰兰和白星辰的二人行不时就会多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天林沧海去帮俩人打饭,闵兰兰神秘兮兮的问道:‘辰儿,你和林沧海是不是有情况啊?’

  “你别胡说,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白星辰也没想到林沧海这么黏人,这都引起兰兰的误会了。

  闵兰兰才不信白星辰的话。“什么朋友啊,你看他对你的照顾无微不至,铁定是有情况啦。”

  白星辰的眼神暗了暗:“我们是不可能的。”

  闵兰兰惊讶的反问:“怎么不可能?”

  “你别管了,就是不可能。”说完这话白星辰就心烦意乱的去找座位了。

  “什么嘛!”闵兰兰小声的嘀咕道。

  看见白星辰已经走远,赶紧追了上去。

  “唉,你倒是等等我呀。”

  ‘星夜长安’一如既往的火爆,只是在一间秘密包厢,包厢里的气压底的有些吓人。

  阿文瞥了一眼邬长夜,连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一会儿,沉寂的包厢里传出一道声音“张景内个老东西,居然敢动我的货。”

  邬长夜越说越低沉,包厢里像是结了冰碴子。冷酷的声音里带着无法忽视的危险。

  “要不是为了处理欣悦内边发生的事,我怎么能容许,容许他接近我的星辰。”

  邬长夜说完这句话便仰头喝尽了杯中的烈性伏特加,转过头把手里的文件扔到了正发愣的阿文身上。

  阿文手忙脚乱的接住文件,就听见里面的人说:“今晚就把张景的事处理掉,把欣悦的股份收回来。我看他还怎么蹦跶。”

  阿文赶紧回了一句:“夜哥,我知道了。”

  第二天邬长夜正想去学校找白星辰,就被突如其来的事打断了。

  “夜哥,今天早上刚把张景在欣悦的股份收回来。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有后招儿。”

  早上刚处理完夜哥交代的事儿,没想到星夜长安又出了事。

  阿文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到公寓拦住了邬长夜。

  “又怎么了?”邬长夜剑眉蹙起,不耐的说道。

  “张景那老家伙和暗夜的黑暗势力有勾结,今早被收了股份,狗急跳墙,带人把星夜长安给砸了。”

  阿文咽了咽口水,继续说:“还扬言说让星夜长安开不下去。”

  说完看了看邬长夜黑的堪比锅底的脸色,在心里默默为张景点了一根蜡烛。

  “张景!”邬长夜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名字。“活得不耐烦了。”

  邬长夜和阿文俩个人赶到星夜长安时,张景还在门口叫嚣,星夜长安里则是一片狼藉。

  邬长夜看见这一幕,怒极反笑。

  “张总可还砸的尽兴?”

  张景听见邬长夜的声音,生气的转过头。

  冲上来一只手指着邬长夜大声骂道:“你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敢排挤我出欣悦。欣悦要没了我,看你一个小毛孩如何撑下去。”

  邬长夜轻轻地拍开张景的手指,说:“这就不劳张总费心了,只是这星夜长安是我的私人财产,张总可打算怎么赔呢?”说完眼睛便危险的眯了起来。

  丝毫没有看出邬长夜眼里的危险,张景哈哈大笑:“你这毛头小子,怕是没听过暗夜的大名吧。砸你一个小小的酒吧算什么,哼。”

  “这么说张总是不想赔了?”邬长夜邪魅一笑。

  继续道:“既然如此,张总就到林哥那喝杯茶吧。”

  说完给阿文递了个眼色,阿文会意,立刻打了个电话。“可以过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