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小狐狸虐夫记

误打误撞

小狐狸虐夫记 亦生YO 3197 2019-03-15 05:10:00

  白伊鸣蹲下身仔细看着她:“烟冉?我怎么没见过你。”

  筱硕走了过来望向他说:“我帮你挑的不满意吗?若是不喜欢换一个人贴身伺候你便罢了。”

  “不是不是,喜欢喜欢,多谢筱硕师兄我很喜欢。”白伊鸣扶起地上的烟冉,她羞涩又胆怯,唯一能和白洛相比的也许只有那眉眼相似了。

  他满意的扬起嘴角:“原来伊鸣喜欢的女子是这副模样的。”

  被看破心思的白伊鸣心虚的躲闪:“筱硕师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对狐族没有女子能与洛洛相比,长的像洛洛也不是什么坏事

  “我明白,所以不用紧张。”筱硕看透了他的心思。

  舔舔嘴角的白伊鸣忽然看到白洛和银岚在骑马:“姐姐?”筱硕顺着目光望去果真是白洛和银岚,她一身正红色长裙肌肤雪白煞是好看。

  银岚在马上看到了筱硕忽然扬起鞭子拍打了白洛的马:“君上去找他吧,不然你永远回不来了,去魔族,去找君上心里想要的人这里交给属下。”

  白洛回过头看着银岚那颗泪清晰可见。

  明白什么的筱硕摇着头想阻止:“不,不是的,洛洛,银岚……”

  握着剑的筱硕一跃而起飞过去,银岚跳起来一脚将筱硕踹在地上不让他过去,白伊鸣吓的连忙跑过去:“银岚,你干什么?”

  牵着马的银岚看了眼远去的白洛挡住了筱硕的去路:“君上不该被上神大人控制君上要的根本不是上神大人,她爱的人是魔族君上所以,属下斗胆给君上自由。”

  “姐姐被控制了?”白伊鸣还不知道。

  银岚点着头说:“小殿下,银岚从不骗人的,控制君上的就是上神大人。”

  愤怒的筱硕怒视着他:“给我滚开,否则我连你也不会放过。”

  看到他生气还是白伊鸣头一次,白伊鸣不想银岚受伤:“筱硕师兄,我觉得姐姐有她自己的想法,不如让姐姐自己选。”

  “洛洛是个孩子她根本不懂,伊鸣,我对洛洛没有恶意。”筱硕似乎对着白伊鸣生气不起来。

  姜少琪的出现显然是阻止他的:“筱硕她已经不是孩子了,她成了女帝,独当一面有子民和伊鸣需要她守护,这些年我一路看着陪着,她要的是庆宇。”

  筱硕握紧剑怒视着他:“少琪,你执意和我作对吗?”

  “作对?筱硕,我本该庆幸你回来,可现在你令我感到害怕了,你如今的样子我更希望曾经的筱硕已经死了。”姜少琪痛心疾首的看着他。

  笑起来的筱硕看了眼手中的剑:“你们都盼着我死不是吗?只有她一人望我回来。”

  晕倒在魔族边界的白洛被小凡发现慌张的跑过去:“上神大人,您怎么了,别吓我啊上神大人。”

  见她不醒小凡一把抱起她往宫殿跑。

  自从那次一别南庆宇整日郁郁寡欢,南庆夜也没办法不知道怎么劝他才好。

  “殿下,君上……”小凡气喘吁吁的抱着白洛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南庆宇脸上不知是喜还是忧,他放下手中的笔忙接过小凡怀中的白洛:“她怎么了?”

  小凡摇着头缓了缓:“不知道,怎么叫都醒不来,而且上神大人身子虚弱的很。”

  南庆夜安抚着他:“别慌,先抱进去让魔衣看看怎样了。”“一定不能有事,小凡传魔衣。”南庆宇喃喃自语。

  检查了一番魔衣摇着头叹气:“君上殿下这位姑娘好像是被什么法术控制着心智,而且身子太虚又郁郁寡欢很久,未能及时补回来,加上姑娘她身上似乎有旧伤还很严重若不能解开这法术怕是命不久矣,老奴只能用汤药吊着她的魂魄,这姑娘应该是神族的人看着仙气浓郁纯净,君上和殿下应该让神族的药神看看。”

  听完这话的南庆宇更是不安:“怎么会这样的,她明明有药神一直在调理身子。”

  魔衣皱起眉头觉得奇怪:“君上这话老奴就惶恐不安了,有药神调理身子,姑娘身子还能虚弱成这样,怕是与这控制姑娘心智的法术有关了,那人着实歹毒,竟有此方法不仅控制了姑娘还吞噬着姑娘的魂魄。”

  “你说什么?吞噬她魂魄?苏筱硕应该不会这样对白洛的。”南庆夜震惊不已下一秒反应过来。

  南庆宇不明白的看向南庆夜:“哥为何如此肯定苏筱硕不会?”

  解释着的南庆夜站起来说:“苏筱硕说苏上神的儿子,自幼看着白洛长大,他对白洛的情谊不会有假的,更不会想杀了她,而且苏筱硕就算要杀她这样的手段姜少琪上神也会看的出来,他不会蠢到这样的地步,白洛是女帝,杀了她对苏筱硕不会有好处。”

  “除非他也不知道这法术会害死洛洛或者他是被人利用了?”南庆宇和南庆夜想到了一处去。

  想了想的南庆夜点着头:“是,被人利用是不太可能,毕竟苏筱硕虽温和但性子冷淡不爱与其他人接触,也许他也不知道这法术不仅能控制白洛的心智也能要她命。”

  慌了神的南庆宇握住了她的手:“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她?魔衣,我不知道这法术是如何控制她的,我也没办法解开,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有是有,不过很危险,必须有一人进入姑娘的梦境唤醒她的心智,否则她会永远困在里面直到魂飞魄散,如果失败了那个人也无法回来了”魔衣实在无法。

  南庆夜自告奋勇:“让我去,我还欠着这臭丫头的人情。”

  床上的白洛梦呓着:“不要扔下我。”

  南庆宇听到这话红了眼眶:“洛洛!”

  魔衣行着礼说:“若君上和殿下想好了明日老奴就施法,这姑娘的命拖不起。”

  “好。”南庆夜以为南庆宇是答应了。

  醒来的白洛目光还是呆滞无神的躺在床边,南庆宇端着粥坐在床边想喂她喝,白洛看着他微微歪着脑袋:“庆宇?”

  他差点没忍住掉下眼泪来:“我在。”

  白洛回顾着四周又问:“筱硕呢?”

  “筱硕他托我照顾你,洛洛,饿了吧喝碗粥好不好。”南庆宇心疼这样的白洛。

  点了点头的白洛自己端了过来吃了几口忽然她捂着胸口伏在床边吐出一口血,南庆宇彻底乱了神:“洛洛,你别吓我。”

  南庆夜进来时也吓到了:“怎么了?怎么吐血了?魔衣,魔衣。”

  匆忙进来的魔衣帮她把脉:“君上,姑娘无碍,她这是虚弱的无法进食了,魂魄在反抗和挣扎。”

  红着眼眶的南庆宇抱着白洛声音哽咽着说:“我不管,总之我一定要她平安。”

  魔衣跪下来惶恐的说:“老奴明日一定竭尽全力保姑娘和殿下平安。”

  南庆宇别过脸去:“洛洛,别怕,你一定会没事的,我带你出去走走。”白洛只是呆呆的任由他为自己梳妆打扮牵着。

  “白洛,要活下去。”南庆夜望着远处的南庆宇和白洛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走着走着白洛莫名一阵心慌:“筱硕,筱硕呢,我要去找筱硕。”南庆宇拉住她的手腕摇着头说:“洛洛,你身子很虚弱,等你身子好了我就带你去找他好不好。”

  愤力推开他的白洛不肯:“我能感受到筱硕他在找我,他需要我。”

  南庆宇想帮她不想看她这样:“洛洛你被控制心智了,洛洛你听我……”

  重重的一巴掌落在他脸上,南庆宇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昔日的爱人变成这样,白洛愤怒的看着他:“都是你们,伤害筱硕,都想拆散我们,我等了他几千年,终于盼他回来你们为什么不愿意放过我们,他是这世上待我最好的人,我恨你们。”

  “洛洛~”一声洛洛装满了他的委屈和无奈,南庆宇声音哽咽的走上去:“我没有我没有洛洛,我们好好的好不好,等明日过后我尊重你的选择,我只要你好。”

  曾经他也是高傲冰冷,如今只为她变得卑微奢求了。

  捂着胸口的白洛疼的喘不上气:“庆宇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我难受,我好疼庆宇。”白洛跌在地上痛苦的喊着,南庆宇心疼的抱着她哭着说:“洛洛,没关系没关系,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再忍忍。”

  “我疼,好疼。”白洛掉着泪疼的像是要将她撕裂一般。

  南庆夜手中的黑烟涌进白洛身体,她平静下来又昏睡过去。

  南庆宇泪眼朦胧的望着南庆夜:“哥我忍不了,我不能看着她这样子,让我去吧,无论结局如何,死,我要和她死在一起,你也看到了,她等不起。”

  “我知道你心疼,庆宇,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平安的带她回来,我等着吃你们的喜酒,所以你们不能有事。”南庆夜勉强笑。

  抱着白洛的南庆宇重重的点头:“我保证会平安的带她回来的。”

  一切准备就绪,南庆宇躺在白洛身边牵着她的手扭头看着白洛的侧颜:洛洛,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知道紧紧的牵着你不放手。

  “魔衣,动手吧!”

  一阵眩晕,南庆宇昏迷了过去。

  烟雾缭绕的桃林里,南庆宇看到了树上的白洛,她躺在树上喝着酒,白洛也看到了他故意摔下树。

  南庆宇一惊施法将她悬在半空飞过去接住她缓缓落在地上,白洛冲他笑着勾住他的脖子靠近他的唇:“庆宇,你来了?我在等你很久了。”

  “真的吗?我来了。”南庆宇微微一笑想吻上她的唇,白洛从口中吐出一口蓝烟忽然就从他怀中消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