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愿,逐月华,流照君

第44章 梦醒方回

愿,逐月华,流照君 时玖姑娘 1419 2019-05-16 00:42:34

  午夜,虫鸣,人静。

  白日,流顾影一直在流照君身旁等着,流夫人也在一旁陪着。

  两个女儿都昏迷了,这让流夫人内心甚是忧伤。她看到流照影,便想着怎么生儿子那么好养大,想养个女儿就这么难呢?

  后来花隐溪来了,看了会儿流照君后,就坐到院里的梨花树下,一坐便是大半日,不曾离开。

  “你还在啊?”流顾影慢步而来。

  花隐溪抬眸,点了点头。

  “其实你不必在这等的,毕竟也无关你的事。”他在花隐溪对面的石凳上坐下。

  花隐溪眼眸暗了几分,他抬头望着月亮,不语。

  流顾影冷哼了一声,扇着枫染淡月扇,拿了块石桌上的梨花糕扔嘴里。

  一盘梨花糕摆有九块,是梨花的样子,一块也没少,看来,花隐溪一日未进食了。

  “呆子!”流顾影嘴里含着梨花糕,冲着花隐溪轻喊着。

  花隐溪眼角含笑,眼里满是月光。

  流顾影见他笑,有点气恼,扇子扇的风更大了。他倒了杯水,一口咽下。

  一阵银铃的声音从屋内传来,流顾影的眉头跳了跳,接着便起身奔向屋内,花隐溪跟在他身后缓步而至。

  流夫人在软榻上睡着了。

  流顾影手撑摇篮床边沿,低头睁大眼睛,望着摇篮床里的流照君。

  流照君已经睁开了眼眸,她呆呆的,眼神空洞无神。

  “妹妹?”流顾影极温柔地轻声叫唤着她。

  流照君凝眸看向流顾影,没有说话。

  流顾影转头,视线越过花隐溪,看向娘亲。

  他回过头来,歪头示意着流照君要不要去外面。

  流照君点了点头。

  于是,流顾影把流照君裹在被子里,抱了起来,朝外走去。

  “等下娘亲若问起来了,你们便同她说,妹妹被我抱走了。”流顾影直接走向君华院出口。

  不一会儿后,流顾影他们的身影就走远了。

  “小霸,你说三少爷为什么这么黏着四小姐啊?”黑柒传声给树上的黑霸。

  “不知。”她清冷地回道。

  “因为喜欢呗,你个不通情理的人怎么会懂,诶,要我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我也一定抱着就不愿放手了。”她羡慕地说。

  黑柒眯了眯眼,妹妹吗,她有啊,可是妹妹已经被卖了,和她自己一样。

  落影院。

  墨玉石台上,流顾影盘腿坐着,流照君坐他腿上,他单手抱着她。

  “妹妹,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流顾影有些担忧。

  “我没事,只是我做了个梦,一个很重要的梦,我想不起来是什么了。”她皱着眉头,苦苦地回想梦的内容。

  流顾影手指点了点她的眉心,安慰她道:“梦都是对现实的反应,你定是梦到我了,或者梦到吃的了,因为你现在的生活里,只有我和吃的最重要。”

  流照君听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感情她就不能有其它重视的东西了,不是吃货,就是兄控。

  “你昏迷前,发生什么事了?”花隐溪问。

  “嗯?溪哥哥?”她才注意到花隐溪在她身边。

  花隐溪眼眸暗了暗,压下心中的酸痛感,又问了她一遍。

  “我,我抓到了一只小嘟噜,我记得它咬了我一口,在这里。”她把右手虎口对着月光,她眼眸一闪,又问道,“小嘟噜呢?哥,你有见到小嘟噜吗?”

  “妹妹,你忘了我看不见它吗?”

  流照君有点失望地低垂着头。

  “我猜它是和你契约了。”流顾影揉了揉她的头,柔声说道。

  “契约?”流照君和花隐溪二人异口同声惊讶疑问道。

  “你内视下,你识海里应该有它。呃,我忘了,你还没有引气入体,也许你看不见它。”流顾影扇了扇扇子。

  “哦。”流照君闭眼内视。

  “呀!它在!它睡觉了。”流照君感到十分惊喜。

  她从前是有空间的人,竟不知道识海也可以存在活物。

  它比白天见着的时候更透明了,粉色更淡了,很安静,没有“嘟噜,嘟噜”的叫。

  流照君的灵魂体伸手戳了戳它的小鼻子,它的呼吸微弱,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她做了一个梦后,突然觉得它有一种亲切感,让她想靠近。

  她到底做了个什么梦?

  梦醒方回,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又好像什么也没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