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日月重光:代嫁王妃

第六十九章 镂金龙凤镯

日月重光:代嫁王妃 星落满何等 3084 2019-02-11 17:25:31

  谢舒凡挑眉一笑:“那还真是可惜了!”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镯子递过去:“你可以再考虑一下。”

  十三本要拒绝,看到那枚镯子的样式时愣了一下:“这是?”

  “镂金龙凤镯。谢家传家宝,传女不传男,按祖训要传给谢家大房直系儿媳。传到我这一辈,就是送给我未来妻子的东西。”

  十三接过镯子仔细打量,这镯子一边刻成龙头,一边雕成凤头,中间用金线做出鳞纹样式,两头相错相对,口中各衘着一枚珠子,与张依若当初画下的镯子样式一模一样。

  难道这就是带张依若来到大周的手镯?她记下这镯子的样式刚要还回去,谢舒凡却直接握住她的手戴在了她手腕上:“我之前说的关于做郡王府女主人的话并不是在开玩笑,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在你考虑清楚之前,这镯子都由你保管。若最后你还是不愿,再还我不迟!”

  十三握着手腕上的镯子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摘下来,她确实很难拒绝这枚手镯:“你就不怕我戴着谢家传家宝跟别的人私奔了?”

  谢舒凡洒然一笑,摇着手中扇子傲然说:“若真如此,这枚镯子就是你的嫁妆!”

  十三诧异的看着他,不多时也跟着笑了:“若是谢家祖宗地下有灵,怕不是要被你气活过来!”

  谢舒凡冷哼一声:“当年那两个人为了自己的爱情把我一个无知幼童丢在京城自生自灭,又为了自己的爱情不顾我的意愿硬要接我回王府继承家业,怎么不见谢家列祖列宗出来为我做主?不过区区一个镯子,送就送了,有什么大不了的!”真要论起来,他弄丢了谢家费尽心机保了这么久的王位才真正能把列祖列宗给气活过来!一想到那两人收到这个消息时的脸色,谢舒凡觉得自己都能多吃一碗饭!他谢舒凡从来都不是什么乖乖任人摆布的乖巧孩子!

  对面的十三微微低头眉眼含笑,依稀还能看见当年孩童模样,谢舒凡捻了捻手指。刚刚他握住十三的手掌时,入手粗糙布满老茧,比他的手还要粗糙得多。当年那个精致温柔的女孩,终究还是湮灭在旧时光里难以追寻了!

  这之后,周围监视十三的人手被撤了下来,谢舒凡明显表现出了随她来去的态度。

  十三无奈的笑笑,看来谢舒凡果真是摸透了她的性格,他越是盯得紧,她就越想离开,如今他撒手,她反而不急着走了。

  谢舒凡并未再为她准备男子服饰,而是为她准备了江湖侠女们常穿的衣服样式:“你已经被皇家宣布了死讯,温家也一直在派人寻找你的踪迹,你常年穿衣打扮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还做男子打扮太过显眼,不如换回女装。”

  十三穿上那身与谢舒凡身上衣服颜色相近的衣衫,任由安乐把自己一头长发用发冠束在头顶,头发散在背后,金冠用一枚碧玉簪子固定住。安乐在她头顶两边各编了一条小辫子,又在两颊各留了几绺碎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温柔了许多。

  谢舒凡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十三妹妹果真是明艳动人!不过,还缺了一点东西。”

  在十三好奇的目光里,谢舒凡信手提起笔沾了一点胭脂,在她眉心为她点了一枚朱砂痣。

  “好了!你看看。”谢舒凡放下笔,递过镜子。这还是玻璃面世后工匠们弄出来的东西。镜面水平,映出的人影清晰可见。

  看着镜中眉眼精致的面孔,十三有一瞬间的失神。这段时间,她与温婉言越来越不像了。谢舒凡那一枚朱砂痣就像是点睛之笔,让她整个人气质大变,就连她自己都快要认不出自己来了。

  放下镜子,十三展唇一笑:“郡王果非常人也!”

  谢舒凡眯眼摇扇一笑:“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吧!我们要在扬州停留几日,想不想出去转转?”

  十三刚要摇头,谢舒凡凑到她眼前,伸手捞起她脸颊边一缕碎发,说话时气息喷洒在十三的脸上:“听说,瑞王带着未婚妻来了扬州,出去转时说不定还会偶遇呢!”

  十三侧头避开谢舒凡的靠近,淡淡的说:“郡王既然已经准备好了,何必多此一问?”

  谢舒凡坐在她身边:“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我想……能离你再近一点……”

  十三眉头微蹙,有些不解:“为什么?”

  谢舒凡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失望:“你真的不懂?”

  十三难得有几分茫然不解:“你是在关心我?可我们只有几面之缘,我不能理解这种感情……”

  谢舒凡看了她一会儿,突然笑了:“你不懂没关系。你只要知道,平哥儿喜欢十三妹妹,愿意为她做任何事,这就足够了!”

  十三看着他,依旧执着的问:“为什么?”

  谢舒凡伸手捂住她的眼睛,缓缓凑到她面前。失去了视力,十三所有感觉都被放大。她感觉到谢舒凡离自己很近,两人呼吸间喷洒的气息混在一起。谢舒凡在碰到十三鼻尖的时候,突然偏头凑在她耳边说:“你以后会知道的!”

  十三拉开他的手,看着他平静的说:“如果因为当年教你识字的话,你大可不必如此。你已不是平哥儿,我也不再是十三妹妹。我们都已经变了,不值得!”说完十三推开谢舒凡起身打算离开。

  谢舒凡看着她的背影猛的站起来怒吼道:“值不值得,不是由你来决定的!我愿意,它就值得!”

  十三背对着谢舒凡,脸上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冷漠的说:“可你真正喜欢的不是现在的我。你只是留恋那段简单美好的旧时光罢了!你只是想在我身上找回你曾经丢失的东西,你大可不必在我身上费尽心机,现在的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我也帮不了你。”

  说完十三毫不犹豫的离开,把谢舒凡留在了原地。

  这之后,第三日他们到了扬州。休息了一天,入夜时分,谢舒凡派人来请十三准备出门。

  十三放下手中的书:“郡王可曾说要去哪里?”

  小厮着墨摇头:“郡王没说,只说请姑娘过去。”

  十三起身,在门口看到站在早就备好的马车前的谢舒凡。谢舒凡回身看到她走来,露出个微笑伸出手:“你来了。”

  十三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递了过去:“郡王。”

  谢舒凡满意的握住她的手,凑到她耳边低声说:“我更喜欢你喊我平哥儿,或者喊我的字也行。”

  十三淡淡叹息一声:“我还是喊你舒凡吧。”

  谢舒凡露出个得逞的笑,满意的说:“随你。”

  上了马车,十三抽回自己的手:“不知郡王此次给我安排的是什么身份?”

  谢舒凡无奈的说:“你就是你,做你自己就好。”

  十三似笑非笑的说:“温婉宁已死,十三到处被人追杀,白铁手在被官府通缉,卓七情也不能用了。我该是什么样,我自己都忘了,还请郡王明示。”

  谢舒凡看着她认真的说:“我只是希望你能放下所有的防备,真真正正做一回你自己。仅此而已,你想是什么身份、你想是什么名字,都可以!过了今晚,你去哪我都不会拦你!”

  十三心中念头急转,面上露出个笑:“无名无姓之人,不如就叫我无名吧!”

  谢舒凡愣了一下,突然笑了:“你倒是会偷懒!我记得了尘师太曾为你取法号“无忧”,何不用无忧?”

  十三想起只相处了月余的了尘师太,她唇角露出一丝苦笑:“无忧二字太沉重了,我怕是终究辜负了师太的苦心。”

  谢舒凡笑笑:“那就叫忘忧吧!世间有忘忧草,服之可忘尽烦恼忧愁。忘忧好,就叫忘忧吧!”

  十三笑笑没有出声,谢舒凡握住她的手,面带微笑柔声唤到:“忘忧。”

  马车停下时,就听外面的小厮说到:“郡王,软玉楼到了!”

  软玉楼?温香软玉。十三眼波一转就看到谢舒凡脸上的笑意,心中不由想到,看来她与这青楼果真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当初瑞王初次带她出门就是到的青楼,这次扬州之行郡王初次带她出门也是来这青楼。

  谢舒凡看到她脸上的感慨就猜到了她心中的想法,摇扇一笑:“这软玉楼虽然是声色犬马之地,不过姑娘们大多都卖艺不卖身,全凭自己喜好接待客人。这里也算是扬州有名的风雅之地,说来这里还有一人你一定不会想到。”

  十三勾唇一笑:“看来王爷是带我来见故人的?”

  谢舒凡笑笑否认到:“不,我是来带你看好戏的。”

  说完就带着十三抬脚走向软玉楼。他一下马车就有眼尖的小厮认出了他的身份,立刻就有人进去通报,老鸨不多时就亲自迎了出来:“哎呦!真是稀客啊!郡王您怎么来了?”

  谢舒凡抛出一块金子:“去找个视野最好的雅间来,再沏上一壶好茶,爷带贵客来喝茶。”

  老鸨颠了颠手中的金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确认了真假这才笑眯了一双眼睛:“哎呦!咱们郡王就是大方!您稍等,我马上给您安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