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女帝秘典

第三十一章 饭菜有毒

女帝秘典 释圆童 3158 2019-02-12 23:35:26

  三人身旁便有一张石桌,个中隐情实在是太多,杜明带着两人在石桌旁坐下,慢慢道来:

  “说来,金玲的父亲也是朝中六部尚书之一,因为触怒了皇上,这才被贬,金玲被充为官奴,好在有我照应,才能归来,但是她还是官奴身份,不得自由。”

  慕沉香并不是不想让她呆在自己身边,只是自己的身份!自己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如何保存她人?有些为难道:

  “可是,义父,以我的身份和品阶,恐怕!唉,只怕拖累金玲姐姐。”

  “这倒不怕,以后有事,为父也会尽力帮忙,你们在宫中,也要尽力低调,不要参与其他妃子们的事,更不要与他们营私结党。”

  “什么?”慕沉香疑惑。

  “看来你不知道,那为父还是告诉你一些事情吧,关于这宫中的势力。”杜明礼思虑片刻后说到。

  杜明礼慢慢道来,也让慕沉香对这宫中所有人有一个大致了解。

  杜明礼虽然不是后宫之人,但也是听说过一些的,据杜明礼所言,这宫中嫔妃们也会结党营私,一同分享皇帝所给的宠幸和赏赐。

  真要说来,太后掌握着六部尚宫,皇后掌握着三宫以及所有嫔妃,但是,这个皇后很奇怪,常人所属不开放宠幸,她一点也不去争取,甚至,如果皇帝去她的寝宫,还会被她赶出来。

  “什么!将皇上赶出来?”慕沉香以及金玲同时一惊。

  杜明礼笑笑,又继续说到:

  “没错,这后宫之中,也只有皇后娘娘敢这么做了,没有宠幸,仍然能稳居后位,全靠她的父亲,她的父亲陈显煜手中掌握着三十万大军,皇上自然不敢将她怎样。

  还有景阳宫,离阳宫,正阳宫三宫之中的三位一阶嫔妃,她们的身后,也是在朝中各有各的势力。”

  “哦,原来是这样吗?”慕沉香抿眉道。

  “个中缘由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而已。”

  杜明礼知道的虽然也是模棱两可的,但是,慕沉香已经心中已经明了,这后宫之中所有秀女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那种乌鸦飞上枝头变凤凰是根本不可能的。这后宫之中所有女人都是有着自己的家族的,她们能够得到多少宠幸,全靠自己身后的家族势力在朝中的影响。

  这一切,恐怕在自己进入后宫之前便开始了的阴谋。那些普通人家的闺女,根本连机会都没有,而那个时候宫中几天的动乱,恐怕不进水为了将妄图进入宫中的此刻清理,也是为了将那些妄图进入后宫的普通人家的秀女清理。

  为验证自己心中所想,慕沉香问道:

  “义父可知,景阳宫中其他嫔妃身后的势力如何?”

  杜明礼在心中思索片刻,将自己所知道一切理清楚,回到:

  “比如,景阳宫中赵昭仪,她的父亲只是一个朝议大夫,又比如那个朱昭媛,她的父亲乃是武将,爵位定远将军,都是正五品官职。”

  “嗯,了解了,多谢义父。”

  慕沉香还想再问,忽然远处传来脚步声,两人只好闭嘴不谈,而后相互告辞。

  “既然如此,为父也该走了。”杜明礼起身道。

  此刻已经有人来了,他不能再呆下去了,慕沉香与金玲也向他告别。

  “也好,那沉香也告辞了。”

  “再次拜谢杜伯父。”金玲也感谢道。

  杜明礼大步离去,慕沉香与金玲在那里坐着等待着脚步声过来,但是不远处的脚步声很快就离开了,并没有走向她们,两人不由松了一口气。

  “金玲姐姐,我们回芳华榭吧。”慕沉香道。

  “这!”金玲有些别扭,道:

  “你虽然与他人不同,但在这宫中,我们还是小心些,以后私下里以姐妹相称,平常时还是要注意尊卑礼节,不能让人抓到把柄。”

  “嗯,好,”慕沉香点头,道:

  “玲儿,扶我回芳华榭吧。”

  “是,主子。”

  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间已然没有了隔阂,难得在这宫中遇到一个同生死共患难的姐妹,自然应该携手共进,不能生有嫌隙。

  当两人回到芳华榭之时,巧英,雀儿三人已经将芳华榭打理干净,与之前那个满是尘埃堆积的芳华榭完全不同了,刚刚进入芳华榭,几人便恭恭敬敬行礼:

  “恭迎主子回宫。”

  “诸位姐姐免礼吧。”慕沉香微抬左手,示意她们免礼。

  “是。”

  几人平身之后,雀儿上前道:“主子,御膳房的人已经送来斋饭,你还没有吃,我们不敢吃。”

  “哦?端上来,大家一起吃吧。”慕沉香命令道。

  当她还是采人的时候,经常都是自己去御膳房找吃的,或者等人送过来,在梨园那里也混吃混喝了不少,如今升为宝林,想来,应该会多有几个菜了。

  果不其然,也不知为何,她芳华榭中只有五个人的事已经传遍了其他地方,至少,御膳房已经知道她这里有五个人了。

  按理来说,宫女们应去自己各自的宫里去吃,她们的饭菜应该有各自宫殿的掌房姑姑掌管控制,但是雀儿等宫女已经有了自己的主子,自然应该在主子的宫殿中吃,或者,自己开个燥火也是可以的。甚至,还可以在这宫中买吃的,因为那些高级的太监们可以在这宫中开设赌场,饭摊。

  几人在芳华榭中摆放好桌子,在第二层为慕沉香单独设了桌子,她们是奴仆,是不可以与慕沉香同坐的。然而慕沉香偏偏想与他们同坐,这几个月,她终于不用再一个人吃饭了,可以和几个人吃饭,总比一个人吃饭好,且这里行人稀少,没有多余的人路过打扰,她不必担忧被人看到什么,即便有人看到,无非是两种说法。一者,芳华榭之主心疼下属,常常与下属同坐,二者,芳华榭之主对下属教养不力,竟然让下属僭越,与主子同坐。

  “好了,无论是你们的饭菜。还是我的饭菜,都一同端上来吧。”慕沉香坐在主座上命令到。

  几人将饭菜端上来,一共十八道菜,鸡鸭鱼猪肉全部都有,就是没有一道素菜。

  “全部是荤菜?一道素菜也没有!”

  慕沉香已经吃怕了这些菜,平常人吃不到肉菜,她已经连续吃了快要半年了,早已腻了,此时看到这些菜,竟然有些恶心。

  金玲早已等不及,夹了一道菜在自己碗中吃起来,那是专门给慕沉香吃的一道肉菜,几人也一起动筷子,慕沉香有些恶心,没有动手,金玲嚼了几口,忽然喊到:

  “不好,大家且不要吃,这饭菜有毒。”

  “什么?”众人惊起,纷纷放下手中筷子。

  “这饭菜有问题,且等我试一试。”

  金玲说着,于腰间掏出一包银针,一一刺入十八道菜中,等待片刻之后,再讲银针慢慢拔出来时,有三根银针已经变黑了。

  看到这三根银针,众人皆不敢再吃了。

  “这!金玲,除了这三道菜以外,其他没有毒了吧?”慕沉香指着那三道菜问道。

  “不一定,主子请稍等,容我再试一试方才那三道菜中乃是砒霜,因此银针有用,我且看看其他菜有没有毒。”

  雀儿,巧英,等人将那三道菜倒掉,而后等待着她再查看其他的菜。

  金玲以筷子将所有的菜全部扒开来查看,又从一道菜中挑出一些黑色果壳王的东西,解释道:

  “这是罂粟,虽然有人将它做菜,但是吃了之后极其容易上瘾,千万不能吃。”

  “将它倒掉吧。”慕沉香无奈命令到。

  金玲又继续查看其他的菜,除了银针试读以外,她还将之扒开,有时还亲自尝试一口,终于,又找出一道炒肉菜中的问题,在她将那道菜吃了以后,又立即吐出来,解释道:

  “这是毒物一钩吻,可与砒霜比肩,已经被舂成粉末,因此看不出来。”

  这已经是第五道菜了,此时,几人吃饭的心情已经没了,只是静静看着她慢慢试毒。

  金玲不愧是医女,望闻问切全部用到,即使是菜,她也能找出通过望闻问切,甚至是试吃,找到其中的毒药。

  不久她又挑出两道菜,甚至在慕沉香的饭碗上也发现了毒药的痕迹,那是专门针对慕沉香的。

  “主子,这毒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双龙戏珠,当你吃了两道菜之后,并不会中毒,但是,当你如果你要吃饭,当你的唇齿接触了碗边缘之后,毒药便能从口入了。”

  慕沉香一惊,脸色已经变黑了,所有人不敢再吃了。即便经过金玲慢慢查验,其他的菜没有试出毒药,她们也不敢再吃了。

  “七道菜,四种毒药,主子,你可明了其中的意思?”金玲看着她,问道。

  慕沉香当然明了,七道菜,四种下毒方式,可以确认,有四个人想要害她。她才刚刚崭露头角,便有四个人想要将她除去,而且,她还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主子,要不要禀报皇后娘娘,或者,燕淑妃?”几人问道。

  这是后宫之事,理应由皇后来管,若是皇后不管,也该又景阳宫的掌管者——燕淑妃来管一管。

  但是,慕沉香深思熟虑之后摇头道:“不必了,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也不知道是谁做的,此事,暂且压下,慢慢调查吧。”

  “那,主子,我们还吃吗?”几个人望着慕沉香问道。

  “全部倒掉,我去设法弄些吃的吧。”慕沉香命令四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