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为什么总不让我养鹅

第五章 胡大吉

为什么总不让我养鹅 济辞 3057 2019-01-13 01:08:22

  牙清清用力的按住脑袋,她感觉脑壳都在发疼,目光一望正对上门边纸箱上的红色风车,她突然想到刘师傅的小孙子刘亮,亮亮差不多和鸭梨一边大,听刘师傅说亮亮今年上了幼儿园学知识,牙清清也想把鸭梨送去幼儿园,倒不是为了学知识,只是想鸭梨有个照顾的地方。

  牙清清也没见过别人送孩子上学,怕遗露什么,就把家里的证件全部都装进了双肩包里。

  时间一晃就到了七点半,牙清清加快手上给鸭梨洗漱的速度,同时心里面也在思虑着鸭梨一会儿出门要穿的衣服。

  一切都收拾好,牙清清犹豫了两秒,最后一咬牙把压在里屋床板下的二百块钱揣在了兜里,加上昨天晚上赚到的零钱,现在她身上也就三百来块钱。牙清清也知道这些钱不够学费的,不过现在是月底,再有一个礼拜就能发工资了,所以牙清清心里倒也有些底,至于别地方的花销全被她忘在了脑后。

  长鹭市挺大,有好几个区,她现在是在东路区,她上班的地方在解放区,新家在黔新区,思考了一下,牙清清最终把幼儿园的地点定在了解放区。

  牙清清出门的时候正是早高峰,一个来小时的路程硬生生坐了两个小时的车,鸭梨虽然坐过车了,可还是觉得新奇,不嫌累地站在牙清清腿上,一边指着不断后退的大树,一边朝着牙清清微笑,还时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

  解放区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林立的高楼都是十分崭新,然而现在阳光正好,照在大楼的玻璃外墙上晃得牙清清睁不开眼,但是对于鸭梨来说,却觉得有意思的紧。

  听到笑声,牙清清前面的一个阿姨,转过身,牙清清看到她怀里也抱了一个和鸭梨差不多大的孩子,心里多了些好感。

  坐在牙清清前面的女人名叫罗云,五十左右的年岁,一身紫色的棉服看起来简洁大方。

  牙清清和罗云的眼神打了个照面,他咧了咧嘴,娃娃脸上浮出两个小梨涡,让人看着就喜欢。

  “你们哥俩都可爱。”

  罗云脸上难掩岁月留下的风霜,一双眉毛有些凌厉,不过看到牙清清这般模样,勾勾唇笑的也是慈爱。

  牙清清正想说话,就看罗云怀里的男孩冲着鸭梨胡乱的摆了摆手。那孩子比鸭梨高半头,身材也壮一圈,两道眉毛带着股英气,鸭梨一看他这副凶悍模样,就把脸给扭了过去。

  不过对于鸭梨的冷漠,男孩毫不在意,倒是热情从小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手送到鸭梨面前又缩了回去,然后偷偷瞄一眼罗云,看她没说话,男孩也就大胆的递给了鸭梨,主动和他玩了起来。

  罗云看到小孙子玩的开心,勾了勾唇角,面色更加柔和起来,又见牙清清也十分乖巧便主动敞开了话匣子。

  “带弟弟出门啊?”

  牙清清也没反驳,稳了一下要摔倒的鸭梨,有些腼腆得开口道:“嗯,我想送他去幼儿园,不过也不知道能不能上。”

  “你是要去晋才幼儿园?”

  罗云推了推眼镜,她虽然说出来的是个疑问句,但是心中却是个陈述句。

  牙清清点点头,有些犹豫但还是问出了口:“阿姨,你知道上幼儿园要准备些什么吗?”

  罗云哈哈一笑,她也是要去晋才幼儿园,看牙清清一脸迷茫,即便牙清清不问,她也想叮嘱两句,不过牙清清问了出来,她也就仔细的说了起来。

  牙清清听着从罗云口中吐出的一样一样的证件名称,脸上的笑容当场就僵住了。

  胡大吉虽然是把鸭梨丢给了她,可是鸭梨的户口、出生证明、疫苗接种证都还在他那里,牙清清心中合计,和罗云道了感谢,就赶忙下了公交,随后坐上大客车去找胡大吉。

  坐在大客车上,窗外是回乡的景色,可是那些她不愿意想起的往事一个劲得向眼前钻。

  牙振去世的那天是除夕,大年三十的晚上,鞭炮齐鸣,漫天的烟花在空中绽放。

  父亲除了买药和交货都很少出门,临到过年那天父亲到了黑天才从外面回来,而且罕见的带回了一盒饺子。饺子已经冷掉了,但对于当时的牙清清姐妹却是个稀罕物,稀罕到她都没有看出父亲的反常……

  “清清,婷婷,爸爸今年给你们准备了压岁钱,开心吗?”

  牙振的手指枯瘦,一层皮松垮的套在粗大的指节上,他的手上握着一张揉旧了的黄色信封,缓缓递到牙婷婷的面前。

  “婷婷,我相信你,相信你一定可以照顾好咱们的家……”

  牙振一句话说得哽咽,他浑黄的眼睛充满了血丝。

  牙清清被鸭梨的叫声唤回神,转过头一滴泪正滴在鸭梨的脑门,鸭梨抬起头,呆呆的看向头顶的车棚。

  牙清清看着鸭梨这副可爱模样,心里面一阵暖流涌动,手臂下意识的收紧。

  鸭梨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就又看向牙清清,双手捧住牙清清的脸,贴上去蹭了蹭。

  “妈妈……”

  鸭梨的声音有些闷闷的,牙清清细细的感受,她能感觉到脖子间湿润的感觉。

  牙清清顺了顺鸭梨的后背,声音温柔道:“怎么了?”

  鸭梨埋首在牙清清的肩窝,磨蹭了半天才带着浓浓的鼻音哭道:“你是不是想扔下我……”

  鸭梨说着,双手紧紧的抱住牙清清的脖子。

  牙清清一时间咙里酸的说不出话,只能温柔地捋着鸭梨弄乱的头发。

  然而鸭梨和牙清清作对似的,刚理好头发,就又给蹭乱了。

  “鸭梨,我不会扔下你的。”

  捧起鸭梨的小脸,牙清清红着眼睛和鸭梨对望,此刻鸭梨还在不停的抽泣,他见牙清清要把他抱到座位上,立刻又抱住牙清清,硕大的泪珠又开始往下掉。

  牙清清心中五味杂陈,她一直以为鸭梨不哭不闹的是性格使然……

  原来鸭梨即便回到了她的身边,他也在不安……

  “鸭梨,我不会不送你走,我向你保证!”

  牙清清盯着鸭梨哭红的眸子,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你的妈妈,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

  牙清清和鸭梨站在大吉面馆的门前。

  走进门,里面七扭八扭地摆着五六张餐桌,桌子表面在阳光下闪着油光,一些破裂的地方填满了黑色的油渍。

  相比六年前,这里又脏上了许多。

  “吃点什么?”

  牙清清刚进门就听见女人拔尖的嗓门。

  牙清清正要说话,突然感觉怀里的鸭梨身子一僵,不禁安抚的亲亲他的额头。

  “我是来找胡大吉的。”

  牙清清声音清冷,见女人斜着眼打量自己,毫无波澜的看了回去。

  女人并没有认出来牙清清怀里的鸭梨,但是心虚,看到孩子便觉得像,当下就没了好气,吼了一声:“这里可没有你说的胡大吉,快走,别耽误我在这做生意!”

  牙清清眼神漠然,露出一声冷笑:“我知道这是他的店,让胡大吉出来。”

  “都说了没这人,别让我再重复,快点走!”

  胡大吉就在厨房和面,女人的嗓门又尖又细,没等牙清清接话,胡大吉就搓着手,从后厨走了出来。

  “王米,喊什么啊?客人都要被你吓跑了!”

  眼瞅着要到饭点了,胡大吉听到妻子外面和人争执,心里面有些不悦。

  “胡大吉!你现在都敢和我喊了!”

  牙清清还没有说话,王米倒是先怒了,上去就是揪住胡大吉的耳朵。

  胡大吉脸上发怒,但是手上却是没什么动作,还小心地扶着王米大着的肚子。

  牙清清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中讽刺,亏她姐姐临死都在为这个男人考虑,她真替姐姐不值!

  牙清清身高一米七,像个柱子似的站在前台,胡大吉一眼就认了出来,一瞬间他的脸色煞白。

  胡大吉也没想到牙清清会找上门,而且还是这么快,这家店月底就要盘出去了,可看着还有几天日子,放不下这里的生意,他就没听王米的话,继续开张了。

  现在他看到牙清清还有在她怀里的鸭梨,一时间胡大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王米也发现了胡大吉的脸色不好,随即坐了回去,朝着牙清清冷哼了一声。

  “撕破脸了更好,我王米今天算是把话搁这了,这个家不欢迎你,也不欢迎他!”

  王米脸上毫无愧疚,慢慢直起身子继续道:“你也看到我这肚子了,等孩子生下来我们一家三口刚好,你识趣的话就把这个小畜生带走,别在这里碍眼!”

  胡大吉默默蹲在角落抽烟,见王米说话也没吭声。

  牙清清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在迅速沸腾,怒火从脚底心直往脑门上窜,她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的攥住裤边。

  “我今天来是迁户口的,迁走户口从今往后,鸭梨就和你再也没有关系了!”

  王米一听牙清清是来办手续的,黑着的脸瞬间笑成了一朵花,直接去了后院的屋子,拿着一个碎花布包,翻找了一会把几个小本本摆到一边,最后从包里拿出户口本递到胡大吉面前。

  胡大吉看着户口本,目光有些复杂,但还是接了过来。

  “大吉,店里我看着,你赶快去办过户吧。”

  说完,王米又把挑出来的几个小本向前推了推,扬扬脖子冲着牙清清说道:“东西拿走,以后别再找我们了。”

  牙清清突然有些后悔带着鸭梨进来了,感觉到怀里颤抖的身体,伸手把证件放到包里。

  “我去外面等你。”

  这话是对胡大吉说的,说完,牙清清便往外走,走到门口,牙清清突然停下脚步淡淡道:“添娃容易,生娃难,祝你长命百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