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醉卧君榻,君不知

第八十章 洁癖?

醉卧君榻,君不知 小月芸芸 1254 2019-04-18 08:00:00

  “从前,我是太子,住在宫里,有很多奴才跟着,哪儿也去不了。全汴京只有子义哥哥,他经常进宫教我骑射,带我出宫狩猎,父王也放心他,有时候还有子芳哥哥……”

  柴子训垂头低语。大半年前,一切还是他自小熟悉的,他对赵子义还有着深厚的慕孺之情的,因此才更矛盾。

  “你不知道,子芳哥哥自小就长得灵透,特讨京中老太太的欢心……可若是要嫁闺女,孙女……老太太们都是中意子义哥哥的。”

  “你小小年纪,懂的倒是……不少。”李玉揉了揉他脑袋,心中嗤笑,哪里只是老太太们中意他,从王家嫡女,到英儿,这满汴京的未出阁的闺秀,哪个不是被他的“表象”所迷惑了。

  “自然懂得……我在宫里,听得多,看得多,有些事儿,大人不必说清楚,我也是懂的。”柴子训仰起头,天真无邪的望着李玉,“哥哥,外面的日子,一定很精彩吧~你,能不能,不要将我送回去。”

  “我才溜出来,就被宿州府尹抓了,还没有去金陵感受过江南的风情呢……哥哥,你带我去吧?”

  “安王殿下,你的家人,你的母妃,一定很担心你。”李玉低头,不禁想起了自己前世的幼子仲宣。仲宣就是在柴子训这样的年纪,永远的离开了自己与娥儿。

  因娥儿身体不适,将仲宣留在别院。仲宣贪玩,独自跑去佛堂,劣猫碰倒了供桌上的大琉璃灯,惊的仲宣从供桌上摔了下来,惊吓过度,又伤了肺腑。

  小小的仲宣,就那样软软的躺在自己怀里,自己却是无能为力。这是……李玉上辈子心底的最深处的痛。

  即便,御医给仲宣灌了许多的汤药,可终不能抢回年幼的仲宣,娥儿亦因此自责伤怀,最后,病情加重,香消玉殒。若是……一切重来……不!娥儿已经进宫了。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柴子训按着“咕噜,咕噜……”叫唤的小腹,不好意思的将他自前世唤了回来,羞愧低头说道:“哥哥,子训饿了……”

  “好,哥哥带你去用膳。”李玉缓过神来,挤出一丝柔软的笑容,即便面具下,无人能见。

  此生,为复仇而生,注定无子,不如,对这个与自己同命相怜的孩子,好一点吧。

  “客官,砀山黄牛肉,盐水虾,虾皇炖豆腐,糯米鸡,毛豆烧丝瓜,鸡丝小混沌,您的菜,都上齐了!您与小公子,慢用。”小二舔着笑,嘴皮子利索的报了菜名,顺走桌角摆着的二两银子。

  柴子训急不可耐的拿起筷子,想一饱口福,却被李玉“吧嗒”一声,打落筷子。

  “哥哥……”

  “子训,这世上有许多人想要你的命,所谓病从口入……哥哥这里有一根银针,你且收好。”李玉从袖中拿出两根银针,一根递与柴子训,另一根则依次插入各美味菜肴。

  “下毒的方式有千万种,便是这杯碗瓢盆,亦是容易沾染些不干净的。”李玉倒了一壶热茶,细细将餐具浸泡后,倒出热茶,继而从袖中掏出一块洁白的冰蚕丝帕,将碗筷一一擦拭干净。

  “哥哥,您是江南贵族吗?你这一套,可真讲究啊……嗯,比本殿下,从前住在宫里,还要讲究呢!”柴子训托着腮膜童言无忌的赞美,亮晶晶的眸中是膜拜。

  赵子义后知后觉的追了过来,看到这温馨的一幕,虎躯微微一震,僵硬在客栈大门前。

  刚刚满腔的懊悔,若这位玄机兄真是先生,那他会如何对子训?若不是,他又是何企图……不想,一大一小,竟然相处的如此和谐……

  “玄机兄……您这是……有洁癖?”

小月芸芸

小月:悄悄改了更新时间,早上8点~我估摸着,快上架了(上个月月底白兰大大就让我上架了,我拖了拖),上架之后和《孤》一样的老规矩,一天四章,0点,8点,12点,3点,各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