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醉卧君榻,君不知

第七十章 守株待“兔”

醉卧君榻,君不知 小月芸芸 1240 2019-04-09 09:00:00

  “这位公子……我能冒昧问问,您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

  赵子义见他一路无话,亦有些讪讪的,主动跟上前招呼道。

  “嗯,免贵姓吕,字玄机,姑苏人士。”李玉平淡无波的应道,这句话亦是在他心中,徘徊酝酿了许久,就等他问了。

  “哦,玄机兄,你与我结拜兄弟的背影很相像,刚刚……险些认错。唐突之处,还请您见谅。”

  赵子义牵着阿煦,与他拱手,不知道为何,阿煦对这位吕公子有些惧怕,尽量离的远远的。

  “不知公子你……又姓甚名甚?来这韩家村,又有何贵干?”李玉彬彬有礼的鞠躬回礼,若无其事的瞥了一眼那个大马车,这就是送上来的“肥羊”,指望着被抢吧。

  看来,这三人后头……怕是跟着不少的人马,“剿匪”立功来了。

  “玄机兄,有礼了。鄙姓赵,字炅,家中行三。玄机兄称我赵三就是,本就是听说这一代地广人稀,想着可否来做些小生意。”赵子义打着哈哈,却也没有说谎。

  “嗯,赵三兄弟,看样子,你该是汴京的大户人家吧,一口的汴京口音,且这炅字,烈火灼日,也不是一般人家能用的。”

  李玉状似无甚,实则以拳捶掌一下后,又比了一个剪刀姿势,给不远处的王玉岚比了暗号。

  “玄机兄真是好眼力,瞒不过您,家中在汴京是有些商铺……”赵子义微微一怔,他身上有若有似乎的药草香味,怕是世外高人了,虽有心掩藏身份,赵子义却也并无一句假话。

  “不敢当。这山野村民,排外又野蛮的紧,赵三兄弟要是不嫌弃,不如,先到鄙人家中宿上一日,让在下为你去韩家村打点一番,明日再进村如何?”

  “也好……”赵子义顾不上张平使眼色,凭着直觉应下了。

  “主子……这怕是不妥吧。”张平瞥了眼马车上的货物,小声警醒道,“咱们……怕是会给玄机公子添麻烦……”

  “也对。”赵子义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是了,他们已经排查过,这江南义军与韩家村,拖不了干系。

  “玄机兄盛情,炅本不该拒绝,可……这……您也知道,我这还有些……物什。要不,还是麻烦您,先带我们进村吧。”

  “也好。”李玉有些不快,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韩溪载等人戴着鬼头面具,横在进村的路口,拦住诸人。

  “江南义军!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赵子义腾空而起,飞上了马车,取下自己的宝刀……轻轻一跃,落在阿煦身上。

  “噗……”阿煦无缘无故,口吐白沫,跌倒在地,撂了撂蹄子。

  赵子义一个不慎差点摔倒,站在一旁的李玉,似清风扶月,细长的手指轻轻一甩,藏在其中的银针飞出,制住赵子义心口大穴。

  反手又是两针,制住张平与曹武,拱手道:“寨主,人我带到了……银子呢?”

  韩溪载噙着一抹笑,扔了一个荷包过去,摇手告别:“壮士,好走,不送啊!下次有这样的大买卖,记得送来我这儿来啊……”

  “弟兄们,把这肥羊扛起来……咱们今日啊,大丰收啊!”韩溪载一声吆喝,一群人兴冲冲的一拥而上。

  “溪载,你不说咱们以后不用在做这勾当了……”族长匆匆赶来,说好的建功立业,怎么说变卦就变卦了。

  “叔,你不懂!过去咱们名号太大了,要是没有今日这一出……咱们江南义军,永远都是大宋的心腹大患。您别管了,安心去喝您的小茶,哈……”

小月芸芸

小剧场   李玉:老山居士,江南国君,违逆侯,吕玄机……重生一次,我到底给自己娶了多少名字……   小月:狡兔三窟,为了活着,你也是拼了……   赵子义日常三问:我是谁?先生是谁?谁在虐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