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醉卧君榻,君不知

第六十八章 龙翔军

醉卧君榻,君不知 小月芸芸 1235 2019-04-07 09:00:00

  “其实,霖儿,我也可以,和你是一路人……”

  韩溪载默默的压制着他的反抗,将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来,忍着脾气,瓮声嗡气的解释道。

  “这些天,你们讲的道理,我是懂的,李玉也不是我从前以为的昏君。我亦不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大宋兵强马壮,这样强盛,我们不过是些……乌合之众罢了。”

  “你不是。你跟过王将军,韩溪载,你是大将之材。”田霖抽出被捏红的手腕,抵着他沉重的身体,“你先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其实,主上早在登基前就开始部署了,咱们南朝……唯有蛰伏,潜入汴京,挑起内乱从内部分化大宋,才能得以保全。所以,我必须得去汴京,必须入朝为官。”

  “我不管。”韩溪载将头埋进他的肩窝,这一刻二人的亲近,他幻想了很久,亦克制了很久,“霖儿,我可以为了你,豁出去命去。我也不要你这样对我,但起码……你一介文人,手无缚鸡之力,你不能为了李玉,豁出命去。”

  “韩溪载……难道,你一直……是因为这个!?”田霖红着面,死死的绞着腿,生平第一次被人表白,竟然是个糙汉子,别扭的安抚道:“无国哪有家,此事……此事以后再说。”

  “你说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你若是……同意我,我考虑……”韩溪载一个大老爷们,向来是直来直往的,乘人之危也有点难为情了。

  “……”田霖屈辱的昂起脖子,心中千帆过尽,誓死如归:“韩溪载,你要是非要这样羞辱我,羞辱自己……速战速决!”

  他颤抖着张开双腿,无助撇过头,不看他的固执而强势的眸子。

  “你……”韩溪载一声喟叹,瞧见他脆弱又倔强的白皮儿,情^动不已,揽着他的腰^肢,贴的更^紧,“霖儿,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他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将田霖整个人压着,半陷在虎皮里,低头擒住,他细嫩而苍白的唇瓣,辗转,流连。微微,屈着膝,半压着他,陷入……嗯,独自的……不可描绘的欢愉。

  良久,他喘息着咬紧牙关,微微颤抖抬起身来,尴尬的,抬眸,“那个,霖儿,唐突你了……我,我会和李玉好好谈的。”

  田霖吓的面色惨白,无助的抽出身,勉强坐起来,扶着颤抖着腿,下了石榻。拢了拢满是皱褶的袍子,匆匆系好腰带,心中亦是……有些意外,竟能“逃出一劫”。

  “你,你收拾一下,我,我去外面等你。”

  二人一前一后,一路无言的回到韩家村,李玉带着三车的粮食,三车的刀枪棍棒,早已经等在村口。

  “韩大哥,田大哥,你们终于回来了……李玉哥哥,不,主上,已经在这儿,等了你们好久了!”王玉岚远远瞧见他们,便兴奋的招手。

  “你无事吧?田大人。”李玉瞧见田霖煞白的面,不赞同的觑了一眼韩溪载,“可是出什么事了?”

  前世,韩大将军便喜欢戏弄田大人,想来今世也是差不了多少。

  “拜见主上……”田霖咬了咬唇,躬身行礼:“无事……臣已经劝服了韩溪载,对吧,韩溪载?”

  “嗯,是。”韩溪载慌乱的点头,“我同意解散江南义军……”

  “不是,不是解散,是壮大,蛰伏,我需要你与王姑娘偷偷组建一支奇军,以后,我们大南朝就有靠这只奇军,才能夺回自己失去的国土。”

  李玉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泄了两个字,“龙翔……”

  “龙翔军!好……好名字!”韩溪载看着地上的两个字,突然有了归宿感。

  

小月芸芸

小月:清明小长假要结束了~大家归途注意安全~笔芯~别忘了给小月送推荐票,红豆~谢谢大家~爱你们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