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醉卧君榻,君不知

第六十章 白眼狼

醉卧君榻,君不知 小月芸芸 1229 2019-03-30 09:00:00

  “阿煦……主子啊!属下可算是……找到您了……都说李玉刺伤了您,咱们都快将整个汴京,光州翻遍了……”

  张平瞧见阿煦,喜出望外的下了马,喘着大气,便直接冲进了因缘大师的酒窖竹屋。

  因缘大师直接一颗小石子打在他膝盖的鹤顶穴上,张平脚下一酸,“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大师,您与我家主子相交数年,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也……”张平也不起身,毕竟自己数次偷酒,理亏在先,耷拉着脸,无奈解释道:“大师,不瞒您说,我家主子都快被人算计死了。”

  “你家主子可不就是快死了。贫僧还得以德报怨……扒拉他一把。你且与贫僧说说,刺你家主子的是何方神圣,怎能一刀刺了你家主子的胸口。”

  因缘大师身穿灰白色的海清,此刻正坐在廊下,呷一口小酒,配上一碟子花生米,好不自在。

  “大师……那我家主子救回来没有?”张平不敢应话,只能转移话题。

  “救是救回来……嗳,你这小子,怎么学这赵子义一般的不老实,不回答贫僧的话题,就想往里面冲!”

  张平拔腿就往房里冲,因缘大师不乐意了,跟了上去,见赵子义凄惨的扯了扯唇,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因缘大师无奈的摇头,摸了摸光头,感叹一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哎……”

  他替他二人带上门,自个儿去山坳坳,去瞧瞧自己的窖藏美酒了。

  “主子,您没事就太好了。”张平倒了杯茶,递到他手里,“可是,李侯爷做的……”

  赵子义勉力坐起身来,眸子酸涩,强忍着“嗯”了一声,灌了一口的凉茶,呛的咳出口。

  “咳咳咳……不怨他。”

  张平何尝不知道他的性子,伺候他擦嘴后,想了想才道:“我与曹武本是打着您生病的名头,可陛下他,听了赵相与张将军的谗言,下令封了城,又让御医去了咱们王府,您不在府中……这是瞒不下去了。”

  “京中如今的局势,紧张的很,与主子您交好的大人们都低调的很,深怕一个不察,殃及鱼池了……”

  张平左思右想,只有主子才能稳定局势,可细细打量着,主子这身子看着还好,不过精神劲而却不大不如前。

  “嗯。”赵子义心不在焉,似乎不以为意。

  “主子,您打起精神来啊。陛下,与从前不同的了,他如今最是忌讳能威胁到他的人,哪里还有从前的兄弟情深……齐王殿下,亦被他被禁足了。”

  张平见他无动于衷,心知他还在为李玉伤心,亦是沉默了许久。

  “主子,李居士虽有些才情,长得俊俏……可他是南朝的旧主,您想顾着他,他却恨着您。”

  张平叹息了一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主子,那次在香稻居,他就是有意将您灌醉的。属下就不信,以您的修为,闻不出他酒碗里的鸟腥味道……您不知道那是什么?”

  “再说这一次遇刺,属下虽不曾亲眼目睹,可属下就是不信,他动手的时候,不知来的是您,而您,又真是躲不过……”

  “张平……”赵子义呵斥一声,抿紧了唇,“是我赵家先对不住他的,怨不得人。”

  “他要是不想投诚,可以战啊!男子汉,大丈夫,宁可死在战场,也好过他这样,明明是个懦夫,有什么资格记恨您!”

  张平说完又小声嘀咕道:“再说,他要记恨也改记恨陛下,有本事捅陛下去啊,您对他这么好,他捅您就是个白眼狼!”

  “张平,你僭越了!”赵子义一怔,他真正想捅的人怕是……

小月芸芸

小月:喂~有没有人留个言啊~真的没有很虐啊~我怎么会对不起你们的推荐票,红豆豆呢~相信小月……真的是HE~不要再掉收了,哭唧唧……我会没有动力码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