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醉卧君榻,君不知

第五十三章 搅浑水

醉卧君榻,君不知 小月芸芸 1224 2019-03-23 09:00:00

  “王管家,侯爷的膳食,必须由奴婢,亲用银针试毒后,才能呈上来的。”

  红苕深深的挡在老王面前,咬唇坚持,不肯让他靠近膳桌。

  “红苕姑娘,如今,侯爷是在咱们大宋,就是得遵从咱们大宋侯府的规矩。再说,也是陛下担心侯爷水土不服,让老奴多照看着些的。”

  老王自然不甘示弱,直接搬出陛下,并且若有似无的瞥了李玉一眼。那意思清楚的很:他李玉说的好听是侯爷,实则是被陛下软禁的监下囚!

  “王管家,这侯府的规矩,怎么也该是侯爷定的。奴婢不懂别的,奴婢只知道,侯爷是主子,主子吩咐的事,奴才就该办好!请你起开——”

  红苕是个倔强性子,又护主的很,自然不会与老王虚与委蛇,小安子事不关己的低着头,蹭脚上的泥,而茯苓则是一脸的迷茫。

  “红苕,你虽是爷贴身的,可……王管家是老人家,道理归道理,该给王管家的尊重,你还是要给的。”

  李玉眯着眼,笑眯眯的招手,让她过来自己身边,“王管家,红苕年幼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粗茶淡饭,也怕被人笑话。”

  王管家上前一看,不过小碟子蒜泥凉拌黄瓜,小碟盐焗花生米,一碗红豆小米粥。

  虽是精致的官窑小蓝碗,可这晚膳,对于一位侯爷来说,实在太过寒碜了。

  “侯爷,您……这个,我让厨房再给您,准备一些吃食。”王管家提起袖子,拭了拭额角,他这晚膳可是大鱼大肉的,若是落入郑恩,张穹两位将军耳中,自己可……不成了“欺主”的管家了。

  “不必了,今日夜深了,大家也都累了,简单点好。明日再说吧。你先回去休息吧。”

  李玉挥手打发他离去,这次王管家也不便坚持了。

  “侯爷……他说到底就是个奴才,您不必对他这样客气。”红苕目送王管家出了院子才道。

  “小安子,茯苓,折腾了一天,你们先回房休息吧。这里,有红苕伺候着,就够了。”李玉面无表情的坐下,执起箸,出其不意的吩咐。

  “侯爷……”小安子惊慌失措的跪下,“侯爷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打骂奴才就是。”

  “没有,下去吧。”李玉不动声色,夹起一粒花生米送到嘴边,不愿搭理。

  “那……那奴才去给小黑小白刷洗,刷洗。”小安子心眼活,又相处的久,自然会投其所好。

  “侯爷,那奴婢也告退了,您早些歇息。”茯苓欠身退下。

  “侯爷……王管家是外人,您落他面子也就罢了,可小安子和茯苓姐姐是自己人,您这样对他们,他们怕是会寒了心的。”红苕乖觉的上前布菜,小声劝道。

  “小机灵……就知道你在为爷找填补。”李玉噙着着一丝笑容,也轻松多了,“坐下,一起用吧。”

  “不用!”红苕忙红着脸摇头,“侯爷,人家说正经的呢。茯苓姐姐该伤心了。”

  “无碍。红苕,现在爷与你说的正事,你务必记牢。厨房的张嬷嬷手艺最好,可最是贪吃,心也大,家中幼子好赌,你从明日开始,就投其所好,跟她拉近乎……”

  李玉干脆搁下箸,细细与她道:“大宋律例,这侯爷的每月俸禄是三百两白银,两百担米面,绫罗绸缎十匹,两个庄子的收入每月大概三百两,如今怕是……都是王管家把持着。”

  “爷要你把这消息,通过张嬷嬷的嘴说破了……搅混侯府的心。能做到吗?”

  “能!爷,您放心……奴婢必定搅浑了他们。”红苕点头应诺,这是她最擅长的事。

  

小月芸芸

小月:李侯爷,自从你来了汴京,汴京的水够混了,“蛇鬼牛神”,已经虎视眈眈的了……今天小月考试去了,勿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